@ 2021.01.28 , 22:00

不眠故事系列_02 当你对着星星许愿时 (长篇)

骡子:应部分读者要求翻译,不代表译者骡子或煎蛋网赞同文章或作者观点或立场,亦不为文中提供的信息或模仿文中的任何行为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承担任何直接或连带责任。仅供批判用。本文内容可能引起你的不安。

含有怪诞和超自然内容,请谨慎阅读。

不眠故事系列计划翻译每年由reddit/nosleep 评选出的每年/每月最佳恐怖故事。随缘更新。

2011年十一月最佳故事

当你对着星星许愿时

第一部分

我一直怀疑我的脑袋有问题:我生病了... 心理扭曲了。我需要把这些话说出来。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一生的经历,直到此时此刻。我想这是一个完美的开始,完全匿名的地方。我为我的文字提前道歉。

尽管来自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但我小时候还是渴望得到关注。我想这是很自然的,我的妹妹们都是天生的特殊需求者,我觉得自己有些被家人忽视了。我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来吸引父母的注意:强迫自己呕吐,故意走到茶几上擦伤皮肤,无缘无故的哭泣,用该死的小牙齿撒谎。我说过,我是心理扭曲的。这在我小时候就很明显了。总之,这些愚蠢的行为总是意味着我的父母会立刻关注我,所以我的行为并不是没有目的的。在做出这样的行为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他们世界的中心,好像我是一个必要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装饰性的肉体,用来垫在圣诞卡前面的全家福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父母看穿了我的把戏,并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兄弟姐妹身上,让我坐在迪斯尼的录像带前,拿一袋糖果让我饱餐一顿。我最喜欢的是《匹诺曹》。你还记得它的那首老歌吗?里面的歌词,“当你对着星星许愿...你的梦想会成真 。”

我八岁的时候,我父亲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我们搬到了英国的另一边。我在二月份一个寒冷的星期一开始上新的学校——学年已经过了一半。我不容易交到朋友。孩子们是很善变的,虽然第一天我对他们来说很有趣,但他们很快就对我感到厌烦,对我和他们的不同感到恼火。他们也开始不理我了。

我清楚地记得,周四下午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踢着人行道上形成的水坑,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很有趣,值得他们花时间。回家的一路上,我无调地哼着《匹诺曹》里的歌,当我走进家门,马上就有 "看在上帝的份上,让开 "的声音迎接我时,我决定看看愿望是否真的能实现。我比谁都希望自己没有实现。

那天晚上,在被疲惫不堪的乡亲们亲吻了晚安,掖好被子后,我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下来,走向窗户。我的眼睛在天空中搜寻着,寻找着一颗星星来许愿。我不想选最亮的——大家都会对着那颗星许愿。那就太浪费时间了。我选择了一颗几乎看不见的星星,半藏在我们花园背靠的房子屋顶后面。它看起来就像天空中的其他星星一样,但有一丝淡淡的红色。我很喜欢这一点。这颗星在寻找突出的地方,就像我一样。我闭上眼睛,开始喃喃地许愿。虽然现在的我已经成年了,但急躁的我,那时候的注意力却远不如现在。为什么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为什么我对爱、关注和奉献的愿望没有立即实现?为什么我的父母还在楼下依偎在一起,没有我的身影?我生气了。我骂着星星,告诉它,它不可能让我的梦想成真。它是一颗愚蠢的、不值钱的星星,难怪大家都喜欢看那颗亮晶晶的星星,而不是你。我把窗户关上,拖着窗帘,蹬蹬蹬地回到床上。我拉过被子盖在头上,钻进自己的小窝,在里面静静地发泄。很快,我就睡着了。 接下来我梦到的事情将永远改变我的生活。

我只想花点时间为自己拙劣的描述方式道歉。即使在14年后的今天,我仍然难以释怀。

我的梦开始的时候很正常。我搭车去学校,因为雨下得比我见过的还要大。我妈妈差点闯红灯,由于姐姐们在车座上尖叫,无法集中注意力。我从停车场跑进我的教室。由于学校主体正在进行建筑工程,教室被临时安置在一个破旧的移动单元里,窗户漏水,风从门下的缝隙里呼啸而过。我走进教室,没有人抬头;我的 惠灵顿靴沮丧地啪啪响着,我穿过湿漉漉的地毯,坐在课桌前。老师走了进来,让我们落座,拿出铅笔盒。我抓起我的铅笔盒,感觉手掌被狠狠地刺了一下,等我低头一看,血已经开始滴在身下湿漉漉的地毯上。我叫了一声。老师让班上的另一个女生陪我到护士办公室去清理手掌,看看是否需要去医院。 我们离开教室,开始步行。一路上,我们停在了女厕所里,因为她想使用设施。从隔间出来,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我洗了洗手。鲜血混着水的颜色,正是明星的淡红色。我自嘲的笑了笑,想着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以为对着星星许愿真的会有用,这时,一股凉飕飕的气流在我的颈部打过。我抬头,对着镜子。

一个女人站在我身后,低着头。

虽然她的头发在脸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面纱,但很稀疏,足以看清她的面部细节。她的颧骨是我见过的最突出的,不过也许是脸颊的空洞突出了她的颧骨。她的皮肤灰暗无力,看上去在脸部的骨骼上显得捉襟见肘,上面布满了老年斑和淡红色的小伤痕。一张薄薄的、扭曲的嘴徘徊在她的鼻子下面,颤抖着。

我喘了口气,转过身去。那里没有人。这一定是灯光的原因。也许这一刀比我最初想象的要严重,我失血过多,让我产生了幻觉?我并不在乎这是不是真的,我需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浴室。我关了水龙头,又傻傻地抬头看了看镜子。她在那里,更近了。她的头几乎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叫了一声,她睁开了眼睛。她的瞳孔只是血色眼球中心的针孔。她对我笑了笑,热乎乎的气息洒在我的肩膀上。她有三排牙齿,很像鲨鱼,每一颗都被腐蚀得发黑。它们很尖,在我眼前越来越长。她仰着头,慢慢地,向前伸手,透过镜子,狠狠地推了我的胸口一下,我向后倒去。 我的头撞到了干手器上,我醒了,结结实实地躺在湿透的床单上,干呕着。父母冲进房间,抱着我,直到我昏昏沉沉地睡去。

光是这些就足以让任何一个8岁的孩子吓破胆,但这些仅仅是个开始。

我是自己醒过来的。我听到爸爸在楼下唱歌,妈妈在楼下笑,还闻到了我最喜欢的早餐——煎饼的味道。我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把我那可怕的梦境忘得一干二净。我吃着煎饼盯着窗外,雨下得比我以前见过的还要大。我穿上我的惠灵顿靴和雨衣,蹦蹦跳跳地走出前门,却把自己泡在一个巨大的水坑里。雨水滴在靴子里面,把我的脚趾头粘在一起。我喜欢这种感觉——黏糊糊的。母亲坚持要送我上学,在送姐姐们去托儿所的路上。她在路上闯了一个红灯,我的皮肤刺痛了,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把它压在脑后,我跑到教室,在教室里我挤着坐到了座位上。老师虚张声势地摇着伞走进教室,让我们把铅笔盒拿出来。我依言拿出了我的,感觉手掌心一阵刺痛。我的心脏稳稳地开始加速跳动,血滴在湿漉漉的地毯上,我还没来得及低头看。我的脸色一定是变白了,因为老师发现了,让班上的一个女生带我去护士室。我们走得很慢;整个过程中,我都在告诉自己,只要不在卫生间停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在浴室门外停了下来。

"求求你,别进去!" 我哀求道。

"为什么不进去?你一个人在外面害怕吗,大宝贝?" 她嘲讽道。

"你应该带我去护士办公室,而不是停下来对着镜子亲吻自己!" 我大发雷霆。

这下好了。她瞪了我一眼,把我推到一边进了卫生间。

我真希望能跟着她进去,但我不能。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像是被她走进那间屋子的那一刻起就被什么东西超强的粘住了,我的脚粘在地板上,我的舌头粘在嘴顶上。就连我的血液似乎也粘在了我的体内——我的手掌已经停止了滴血。

一分钟后,我听到一声绝望的尖叫。不是典型的高亢的好莱坞恐怖电影中的女孩的尖叫声,而是一个真正的,喉咙里的尖叫声,来自一个惊恐的八岁女孩。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绝望。我发现自己能动了,就跑去找护士。

女孩被发现时蜷缩在地上,头部被干手器狠狠地撞了一下,流血不止。水龙头是开着的,插头是插着的。地板上到处都是水。护士说她一定是在水里滑倒了,然后向后摔倒。她的头骨骨折,臀部骨折。我清楚发生了什么。

趁她昏迷的时候,我去医院看她。我想道歉,想对她大喊大叫,因为她不听我的话,想哭,想拥抱她。众多的情绪同时袭来。最后,我只是坐在她的床边,尽量不与她哭泣的母亲进行眼神交流。我恨自己。受伤的应该是我。

我自己从医院走回家,像那天一样踩在水坑里,在一切改变之前。我低头看了一眼,我发誓我看到一个老妇人在自顾自地笑,然后我的脚把她溅成了无数淡红色的水滴。

不是每个人都能准确地指出自己的生活永远改变的时间段,但这是我的。我还有很多回忆,但我想现在就可以了。

翻页: 1 2 3 4 5 6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