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1.28 , 21:40

不眠故事系列_01 气球

骡子:应部分读者要求翻译,不代表译者骡子或煎蛋网赞同文章或作者观点或立场,亦不为文中提供的信息或模仿文中的任何行为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承担任何直接或连带责任。仅供批判用。本文内容可能引起你的不安。

含有怪诞和超自然内容,请谨慎阅读。

不眠故事系列计划翻译每年由reddit/nosleep 评选出的每年/每月最佳恐怖故事。随缘更新。


2011年十月最佳故事

气球

几天前,我在/nosleep这里发了一个叫 "脚步 "的故事。有些问题让我对我童年的某些细节感到好奇,于是我问我的母亲。她被我的问题激怒了,她说:"如果他们这么感兴趣的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那些该死的气球呢?" 她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很多我已经忘记的童年往事。这个故事将为前面的故事提供一些更大的背景,我认为你应该先读这个故事。虽然顺序不是至关重要的,但先读那个故事会让你更身临其境,因为我先记住了《脚步》的故事。如果你有问题,请随时提问,我会尽量回答。另外,两个故事都很长,所以要注意一下。我只是犹豫不决,不想漏掉任何可能很重要的细节。

我5岁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根据我的理解,这所小学非常坚持通过活动学习的重要性。这是新项目的一部分,旨在让孩子们按照自己的步伐成长,为了促进这一点,学校鼓励教师提出真正有创意的课程计划。每位老师都有来创建自己的主题的自由度,这些主题将贯穿整个年级,所有的数学、阅读等课程都将按照主题的精神来设计。这些主题被称为 "小组"。有 "太空 "组、"海洋 "组、"地球 "组,还有我所在的 "社区 "组。

在幼儿园里,除了如何系鞋带、如何分享之外,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所以大部分都不是很记得。我只记得很清楚的两件事。我最擅长用正确的方式写自己的名字,还有气球计划,这是社区小组的标志,因为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来展示一个社区如何在基本的层面上运作的方式。

你可能听说过这个活动。在今年年初的一个星期五(我记得是星期五,因为我对这个项目很兴奋,而且是周末),我们早上走进教室,看到每个人的课桌上都用绳子绑着一个完全充气的气球。我们每个人的课桌上都放着一支马克笔、一支铅笔、一张纸和一个信封。我们的任务是在纸上写一张纸条,把它放在信封里,然后贴在气球上,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可以在气球上画一幅画。大多数孩子开始争夺气球,因为他们想要不同的颜色,但我开始了我的笔记,我想了很多。

所有的纸条都必须遵循一个宽松的结构规定,但我们被允许在这些范围内发挥创意。我的纸条是这样的 "嗨,你找到我的气球了!我的名字是[姓名],我在某某小学上学。你可以留着这个气球,但我希望你能给我回信! 我喜欢Mighty Max,探险,建堡垒,游泳,还有朋友。你喜欢什么?尽快给我回信,这里有一美元!" 在一元钱上,我就在正面写了 "用来买邮票吧",妈妈说没有必要,但我觉得这很天才,所以我就写了。

老师给我们每个人拍了一张带着气球的宝丽来照片,让我们把气球和信一起放进信封里。他们还附上了另一封信,我猜想信中解释了这个项目的性质,并真诚地感谢任何人参与回信和发送他们的城市或社区的照片。这就是整个想法——在不离开学校的情况下建立社区感,并与其他人建立安全的联系;这似乎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这张照片比较清楚,但我还是不明白。照片的角度很高,拍到了一栋楼的顶角,其余的画面被太阳的镜头光晕扭曲了。

因为气球没有飞得很远,又因为都是同一天放飞的,场面变得有些凌乱,于是对还在交换信件的同学的规则变成了可以把照片带回家。我最好的朋友Josh到年底拿回家的照片数量是第二多的——他的笔友真的很配合,把周边城市的照片都发给了他,Josh拿回家的照片,我想,有4张。

我带了近50张照片回家。

这些信封都被老师打开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我甚至不再看这些照片了。不过,我把它们保存在我的一个抽屉里,里面放着我收集的石头、棒球卡、漫画卡(Marvel Metal卡,有些人可能还记得的),还有我在T-Ball比赛结束后从Winn-Dixie的自动售货机里拿出来的迷你棒球击球头盔。随着学年结束,我的注意力转向了其他事情。

那一年的圣诞节,我妈妈给我买了一个小的雪筒机,而Josh真的很想得到它——以至于他父母给他买了一个稍微好一点的作为他的生日礼物,那是在学年结束的时候。那年夏天,我们萌生了摆雪筒摊赚钱的念头,我们认为卖雪筒1美元就能赚大钱。Josh住在不同的社区,但我们最终决定,我的社区会更好,因为有很多人关心他们的草坪;我的社区的院子稍微大一点。我们连续做了5个周末,直到我妈妈告诉我们必须停下来,我后来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5个周末,我和Josh在数钱。因为我们都有一台机器,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叠单独的钱,我们把这些钱放在一起变成一叠,然后我们把它平均分配。那天我们一共赚了16美元,当Josh付出我的第5美元时,一种深深的惊讶吞噬了我。

那块钱上写着 "邮票"。

Josh注意到了我的震惊,问他是不是数错了。我把这块钱的事告诉了他,他说:"太酷了,伙计!" 我想了想,我同意了他的说法。一元钱经过这么多次的转手,竟然又回到了我的手里,这个想法让我很震惊。我连忙进屋告诉妈妈,但我的兴奋加上她刚刚被一个电话弄得心烦意乱,她没心情听我的故事,只是说:"哦,哇! 真整齐啊!" 我沮丧地跑回外面,告诉Josh我有东西要给他看。回到房间,我打开抽屉,拿出一叠信封,给他看了一些照片。我从第一张照片开始,我们看了大约10张,然后Josh就失去了兴趣,问我要不要在他妈妈来接他之前去沟里玩(我家街边的一条土沟),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

我们打了一会儿 "土仗",但几次都被周围树林里的沙沙声打断了。那里住着浣熊和流浪猫,但这发出的声音有点大,我们互相猜测是什么,企图吓唬对方。我最后的猜测是它是一个木乃伊,但最后Josh一直坚持认为它是一个机器人,因为我们听到的声音。在我们离开之前,他有点严肃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听到了吧?听起来像个机器人。你也听到了吧?" 我听到了,因为听起来是机械的声音,所以我同意它可能是一个机器人。现在我才明白我们那时听到了什么。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Josh的妈妈正和我的妈妈在厨房的餐桌上等他。Josh把机器人的事告诉了他妈妈,我们的妈妈笑了笑,Josh就回家了。我和妈妈吃了晚饭,然后我就去睡觉了。

我在床上没呆多久就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由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决定重新看一遍信封,现在整个事件似乎更有趣了。我拿起第一个信封放在地上,把那张模糊的宝丽来照片放在上面。我把第二个信封就放在它旁边,把一个建筑物顶角的角度奇特的宝丽来照片放在上面,每张照片都这样做,直到它们形成一个大约5X10的格子;我一直被教导要小心对待我收集的东西,即使我不确定它们是否有价值。

我注意到,这些图片渐渐变得更容易被解读。有一棵树,上面有一只鸟,有限速牌,有电线,有一群人走进某个建筑。然后我看到了一些让我非常烦恼的东西,以至于我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能清楚地记得,我感到头晕目眩,只能有一个重复的想法。

"为什么我在这张照片里?"

在这张进楼的人群照片中,我看到自己和母亲手拉手,在人群的最后面。我们在照片的最边缘,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是我们。当我的眼睛在宝丽来照片的海洋上游走时,我变得越来越焦虑。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这不是恐惧,而是你遇到麻烦时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被这种感觉淹没了,但我坐在那里挣扎着,明显感觉到我做错了什么。而这种感觉只有在我看完那张给我强烈冲击的照片后,继续看其他的照片时才会更加强烈。

每张照片里都有我的身影。

没有一张是近距离拍摄的。没有一张是只属于我的。但我在每一张照片中——偏旁、后面、画面底部。有些照片只拍到了我脸部最细微的部分,在照片的最边缘,但无论如何,我都在那里。我一直都在那里。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小时候,你的思维方式很有趣,但我有很大一部分是害怕惹上麻烦,只是因为还没起床。因为我已经有了做错事的迫在眉睫的感觉,我决定等明天再说。

第二天,妈妈下班了,用了大半个上午的时间打扫家里的卫生。我看着动画片,等我认为给她看宝丽来照片的好时机。当她出去拿信的时候,我拿了几张照片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我坐在那里等她回来。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拆信了,把一些垃圾信扔进了垃圾桶,我说。

"妈妈,你能过来一下吗?我有这些照片——"

"给我一分钟,亲爱的。我需要把这些记在日历上。"

过了一两分钟,她来了,站在我身后,问我怎么了。我能听到她在我身后摆弄邮件的声音,但我只是看着那些宝丽来照片告诉她。随着我一边指着照片一边解释,她频繁的 "嗯 "和 "好的 "减少了,她突然完全安静了下来。静得只邮件发出的一点声音。接下来我听到她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她在一个没有空气的房间里努力喘气。最后她挣扎的喘息声终于平静下来,她把所有的邮件丢在桌子上,跑到厨房去拿电话。

"妈!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事! 不要生我的气!"

她把手机贴在耳边,一边来回走/跑,一边对着手机大喊。我紧张地摆弄着放在宝丽来旁边的邮件。最上面的信封里有个东西伸了出来,我漫不经心地焦急地拉着,直到它出来。

那是另一张宝丽来照片。

我迷惑不解,以为她把邮件扔下来的时候,我的一张宝丽来照片不知怎么就滑进了邮堆里,但当我翻过来看时,才发现我以前并没有见过这张照片。令我惊愕的是,是我,但这张是更近距离的拍摄。我被树木包围着,正在微笑着。但我注意到,不仅仅是我。Josh也在那里。这是昨天的我们。

我开始喊我妈妈,她还在对着电话大喊大叫。我不断地喊她,直到她终于回答我说:

"怎么?"

我只能想到问:"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在和警察说话,亲爱的。"

"可是为什么呢?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做什么的......"

她回答我的是一个我一直不明白的回答,直到最近我被迫重新回忆起这些我生命中最早的事件。她从桌上抓起信封,我和Josh的照片旋转着滑落,落在我面前的其他宝丽来照片旁边。她把信封举到我眼前,我看着所有的颜色从她脸上流失。她眼里噙着泪水说,她要报警,因为没有邮戳。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