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5.17 , 14:50

肠易激综合征的病因和缓解方法

肠易激综合征(IBS)是一种常见的大肠紊乱症。IBS会引发胃疼和排便不规律。

许多专家认为IBS是“无法治愈的”。肠易激综合征的症状有:

· 腹胀
· 腹痛/腹绞痛
· 屁多
· 不规律的排便习惯
· 胃鸣
· 腹泻
· 便秘

IBS一共有4种:
1、IBS-D,腹泻增加的IBS;
2、IBS-C,便秘增加的IBS;
3、IBS-M(混合型),由于IBS,频繁的出现便秘和腹泻;
4、IBS-U(未分类),症状不适用于上述类型时就属于这一种。

IBS是伴随一生的吗?许多胃肠病学家都声称IBS是一种伴随一生的病症。不过有些医生不认同。前沿研究表明,许多患者的IBS都能被治愈。

IBS能被治愈吗?

根据研究和我们的第一手经验,如果能够找出并治疗IBS的根本原因,那么患者也许能被治愈。

有人的IBS被治好了吗?在传统医学中,病人的IBS不会被“治愈”。你能控制IBS,但你无法根治IBS到无需再控制的地步。

不过,初期证据表明,许多种类的IBS都能被治愈。基于IBS病人的病因,此前有人被治愈过。

为什么医生说IBS无法被治愈?

传统医学不知道如何对诱因完全各不相同的疾病进行分类或详述。由于IBS同样的症状能因十数种不同的根源所诱发,因此不存在一种单独的IBS疗法——而是有十数种。

针对不同的IBS病人有十数种IBS疗法,于是传统医生就说IBS没法被治愈。

甲减也是同样的情况,病因有很多种。由于同样确诊的甲减病人有着多种治疗方法,所以传统医生也说甲减没法被治愈。

IBS和IBD是一回事儿吗?

千万不要把IBS和IBD(炎症性肠病)混为一谈。IBD有IBS恶化后的一些症状。但是,IBD只会引发腹泻,从不会引起便秘。

IBD特有的症状如下:
· 发热
· 乏力
· 食欲减退
· 体重下降
· 大便中有血和黏液

治疗根源问题在于肠道菌群失衡的IBS

IBS的一个根源诱因是肠道中有益菌群的失衡。治疗肠道菌群失衡可以缓解IBS症状。

有益菌群对身体有着重要的作用:
· 防止感染
· 支撑免疫系统
· 调节消化
· 让你有饱腹感

肠道菌群失衡可能会涉及多种不同的病症:

1、肠道菌群失调症,就是有害菌群压制住了有益菌群;
2、肠漏综合征,有害肠道菌群会让你的肠壁变薄,毒素就能从消化系统通过变大的紧密连接(TJ)蛋白进入血液。
3、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小肠中有过多的菌群生长。大部分的肠道菌群都应该在大肠内生长。
4、滥用抗生素会杀死更多的有益菌群。使用抗生素可能会引发肠道菌群失衡。

通常用益生菌来治疗肠道菌群失衡。益生菌是“有益菌群”的另外一种叫法。如果你服用益生菌——无论是通过膳食补充剂还是通过酸奶、德国泡菜这类食物——那么你的肠道就能开始重新恢复有益菌群的数量。

简单五步永久摆脱IBS

说可以彻底治愈IBS是有争议的。关键在于第一个步骤:检查IBS的诱因。IBS的潜在诱因有十数种,每一种都要用不同的治疗方法。

5步彻底摆脱IBS:
1、检查IBS诱因
2、咨询药物治疗
3、开始低-FODMAP(发酵性碳水化合物)饮食或者其他的抗炎症饮食
4、改变生活方式
5、服用治疗肠道的补充剂

需要多久才能摆脱IBS?对于许多患者来说,要彻底摆脱IBS需要数个月的治疗。不过有些患者在一天内,IBS的症状就有所减轻。这要取决于那种IBS诱因导致了不适。

1、检查IBS诱因

以下诱因中的一个或是数个可能是罪魁祸首:

· 慢性压力
· 抗生素滥用
· 肠漏综合征
· 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
· 酵母菌过度生长
· 寄生虫
· 荷尔蒙分泌失衡
· 迷走神经紧张性减弱
· 甲状腺功能不全
· 食物过敏
· 食物中毒
· 酒精摄入过多
· 咖啡因摄入过多

有些IBS的诱因更为常见。比如说,多达84%的IBS患者都有SIBO。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对IBS患者进行SIBO筛查。

在一些病例中,一个IBS患者的症状可能是由于多个诱因导致的。

2、咨询药物治疗

许多药物都有令人担忧的副作用。但毫无疑问,有些药物非常有利于缓解IBS症状,尤其是某些抗生素。

· 普芦卡必利(普伐布匹普片)和低剂量的环丙甲羟二氢吗啡酮是促进胃肠动力的药物,用于治疗IBS-C和SIBO(如果有)。这些药物能够帮助肠道肌肉健康蠕动,缓解便秘和腹胀。这两种药物都是治疗IBS的“适应症外”处方药。

· 利福昔明(昔服申)是获得FDA批准的IBS-D治疗用抗生素。利福昔明是一种对IBS-D有效的处方药,同时对IBS-C也有疗效。

· 新霉素是一种潜在的抗生素,可用于治疗产甲烷为主的小肠细菌过度生长而引发的IBS-C。

· 甲硝唑和替硝唑是抗寄生虫的抗生素,如果患者确诊有寄生虫或者是产甲烷为主的SIBO,就会用这两种药物治疗。

· 抗痉挛剂可以缓解痉挛。它们可能会引发便秘,所以这类药物只会开给IBS-D型患者。

· 洛哌丁胺(易蒙停) 次水杨酸铋(Pepto-Bismol牌)是医生通常建议用于治疗腹泻的两种非处方药物。

· 轻泻剂,比如洋车前子这类,能够在粪便中增加可溶性纤维。这会从肠道中吸收更多的水分,可能会形成便秘。在服用轻泻剂后要喝足够的水。

· 生物膜破坏剂,比如说牛至、肉桂和姜黄素,都是削弱有害细菌生物膜的安全方式。生物膜对抗生素有抗性,因此就需要利用一种生物膜破坏剂来中和有害细菌的防御。

3、开始低FODMAP饮食

有少许有效的IBS饮食。如果你对谷物或者乳制品过敏,你可以干脆不吃这些东西,看IBS是否会有好转。

但是,低FODMAP饮食是最常见的IBS饮食。

低FODMAP是所有IBS患者的福音,许多主流医生都会建议他们的IBS患者遵循低FODMAP饮食。

FODMAP是缩写,全称是“可发酵的低聚糖、二糖类、单糖和多元醇”。总而言之,FODMAP是可发酵的碳水化合物。当这些FODMAP食物在你肠胃中发酵的时候,它们会加剧IBS的症状。

低FODMAP要避免如下的食物:

· 小麦/黑麦
· 乳制品
· 豆类/扁豆
· 大蒜
· 洋葱
· 芦笋
· 菜花
· 球芽甘蓝
· 蘑菇类
· 水果
· 糖/含糖酒类

从技术层面来说,人工甜味剂不是FODMAP食物,因此IBS患者可以安心食用。但是,有证据表明人工甜味剂有毒性,因此我们建议用甜叶菊和罗汉果来做对IBS友好的甜味剂。

低FODMAP饮食注定是一种排除饮食,但不一定要作为长期饮食。如果进行这种饮食时IBS症状消除了,你可以逐步缓慢的重新食用其他食物,来判断哪种食物是你可以接受的,以及吃多少是可以承受的。

在用抗生素治疗SIBO的患者,不建议使用低FODMAP饮食。在你吃FODMAP食物的时候,抗生素的作用才会更强。

4、改变生活方式

永久治愈IBS需要终身的生活方式改变,将你的生活变得更好。

对IBS的生活方式改变可能包括:

· 每日放松技巧
· 定期锻炼
· 间歇性禁食

放松技巧能缓解压力,降低IBS的风险。大约一半的美国人每天都能感到压力。长期压力会对你的免疫系统和肠胃系统造成不良影响。

缓解压力的7种方式:

· 冥想
· 瑜伽
· 针灸
· 生物反馈
· 认知行为治疗
· 一整夜的好睡眠
· 在户外遛遛

越来越多的人类研究表明,锻炼似乎能够减轻IBS症状。研究表明,运动多的人患IBS的可能性比运动少的人低。

近期研究结果显示,低强度到中强度的锻炼能够减轻IBS症状,可能是因为锻炼本身抗炎症的特点。

间歇性禁食可能有助于缓解IBS症状,因为它能让肠胃得到休息。肠胃休息是激活肌移动复合波(MMC)的所需,而MMC会促进蠕动——这种肌肉收缩会帮助食物在消化道中移动。

如果你进食过多、过快或者过勤,那你的消化道就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妥善处理食物。

早上或晚上禁食都能改善这一点。目标的禁食期要至少维持12小时。逐渐努力将晚餐和第二天早餐/午餐间之间的禁食期延长至16小时。

大多数人都能经受住这样的禁食。但在开始任意的禁食计划前,都要咨询一下医生。孕妇或体重不足的人都不建议进行禁食。

5、服用治疗肠胃的补剂

治疗肠胃的补剂作为减轻IBS症状的纯天然方式受到了追捧。根据多年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这些家庭疗法为许多IBS患者带来了缓解。

有助于IBS治疗的肠胃治疗补剂包括:

· 益生菌,尤其是多菌种的益生菌补剂,能够改善肠道菌群多样性,肠道菌群失衡是IBS的一个常见诱因。

· 薄荷油是一种针对IBS患者疼痛的有效疗法。

· 纤维素补剂,比如洋车前子,对于改善IBS症状安全有效。

· :治疗便秘,对IBS-C患者有帮助。

· CBD(大麻二醇)在IBS-C治疗上显示出了潜力。

· 维生素D补剂能够改善IBS症状,提高IBS患者的生活质量。

· 消化酶能够帮助消化。

· 牛至油可以治疗SIBO、酵母菌感染和肠漏症。

· 黄连素(小檗碱)可以治疗酵母菌感染和SIBO。

· 蒿属植物可以消灭寄生虫。

· 圣洁莓能够治疗荷尔蒙失衡。

· 草药混合物,比如Dysbiocide或 FC-cidal都已经出现在了治疗SIBO的临床试验中。

在服用一种新的补剂前一定要咨询医生或是注册营养学家。

文献出处:
1. Mu, Q., Kirby, J., Reilly, C. M., & Luo, X. M. (2017). Leaky gut as a danger signal for autoimmune diseases.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8, 598.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40529/
2. Jadallah, K. A., Nimri, L. F., & Ghanem, R. A. (2017). Protozoan parasites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case-control study. World Journal of Gastrointestinal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 8(4), 201.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680167/
3. Bonaz, B., Bazin, T., & Pellissier, S. (2018). The vagus nerve at the interface of the microbiota-gut-brain axis. 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 12, 49. Full text: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nins.2018.00049/full
4. Reding, K. W., Cain, K. C., Jarrett, M. E., Eugenio, M. D., & Heitkemper, M. M. (2013). Relationship between patterns of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among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08(2), 270.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697482/
5. Ghoshal, U. C., Shukla, R., & Ghoshal, U. (2017). 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an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bridge between functional organic dichotomy. Gut and liver, 11(2), 196.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347643/
6. Martín, D. B., De La Torre, I., Garcia-Zapirain, B., Lopez-Coronado, M., & Rodrigues, J. (2018). Managing and controlling stress using mHealth: systematic search in app stores. JMIR mHealth and uHealth, 6(5), e111.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966650/
7. Hirotsu, C., Tufik, S., & Andersen, M. L. (2015). Interactions between sleep, stress, and metabolism: From physiological to pathological conditions. Sleep Science, 8(3), 143-152.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688585/
8. Thompson, C. W., Roe, J., Aspinall, P., Mitchell, R., Clow, A., & Miller, D. (2012). More green space is linked to less stress in deprived communities: Evidence from salivary cortisol patterns.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05(3), 221-229. Full text: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9204611003665
9. Johannesson, E., Simrén, M., Strid, H., Bajor, A., & Sadik, R. (2011). Physical activity improves symptoms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06(5), 915-922. Abstract: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1206488/
10. Maleki, B. H., Tartibian, B., Mooren, F. C., FitzGerald, L. Z., Krüger, K., Chehrazi, M., & Malandish, A. (2018). Low-to-moderate intensity aerobic exercise training modulates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through antioxidative and inflammatory mechanisms in women: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ytokine, 102, 18-25. Abstract: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274540/
11. Dale, H. F., Rasmussen, S. H., Asiller, Ö. Ö., & Lied, G. A. (2019). Probiotics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n up-to-date systematic review. Nutrients, 11(9), 2048.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769995/
12. Alammar, N., Wang, L., Saberi, B., Nanavati, J., Holtmann, G., Shinohara, R. T., & Mullin, G. E. (2019). The impact of peppermint oil on th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meta-analysis of the pooled clinical data.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19(1), 21.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337770/
13. Mori, S., Tomita, T., Fujimura, K., Asano, H., Ogawa, T., Yamasaki, T., … & Fukui, H. (2019).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n the effect of magnesium oxid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constipation. Journal of neurogastroenterology and motility, 25(4), 563.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786451/
14. Fabisiak, A., Włodarczyk, M., Fabisiak, N., Storr, M., & Fichna, J. (2019). Gastrointestinal Adverse Events of Cannabinoid 1 Receptor Inverse Agonists suggest their Potential Use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with Constip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Gastrointestinal & Liver Diseases, 28(4). Abstract: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1826058/
15. Jalili, M., Vahedi, H., Poustchi, H., & Hekmatdoost, A. (2019). Effects of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in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 10.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390425/
16. Zou, Y., Xiang, Q., Wang, J., Peng, J., & Wei, H. (2016). Oregano essential oil improves intestinal morphology and expression of tight junction proteins associated with modulation of selected intestinal bacteria and immune status in a pig model. BioMe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6.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903144/
17. Liu, X., Ma, Z., Zhang, J., & Yang, L. (2017). Antifungal compounds against Candida infections from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ioMe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7. Full tex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763084/

本文译自 PrimeHealthDenver,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李小明
赞一个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