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5.10 , 08:05

What if:水中呼吸

新的一天,新的脑洞。如果我们在水里无需屏住呼吸或者佩戴笨重的潜水用具,那该有多酷?

将有无限可能。我们可以在珊瑚礁周围没完没了地游来游去。我们可以和海豚玩耍而不被淹死。我们可以搞明白Ringo Starr(披头士的鼓手)在《章鱼花园》那首歌里到底说的是啥。不过虽然海底探险很有趣,有了鳃之后将会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出乎意料的是,几乎没有。灵长类动物并不适合水生生活。我们的四肢不适合游泳;我们没有足够的体毛和皮下脂肪,在脱水和体温过低之前我们在水里待不了多久。除此之外,大多数湖泊和河流还不够清晰,不足以让我们在水中视物。在清澈的浅水中游泳很有趣,但对于大多数深水区人类来说,除了坐在泥泞的河底期望有一只有趣的乌龟游过之外无事可做。没有潜水器保护,即使在清澈的海水中我们也只能在水下几百米范围内活动;当我们尝试下潜到更深处时虽然不会缺氧了,但200米之下的深海将是一片漆黑,那里的水温只有15℃甚至更低。

浅水区下的水下生活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们的眼睛和耳朵能在空气使用,但在水下的交流会很困难,因为我们在水中没法说话了,因为声带振动需要很多空气。在水中我们可能全靠打手势。另外吃饭才是最糟糕的部分,尝试一下坐在湖底吃三明治?

不过,尽管面临着种种挑战,能够在水下生活和呼吸仍可能以一些有趣的方式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建筑方式。首先,它可以让我们不用担心在水下生活会让我们丧命。对于有胆量的人类来说,采矿将是一个相对容易的事:不用担心淹没在淹没的隧道里,而且水下施工会更便宜更安全。没有人会被淹死在洪水中,在正在沉入亚得里亚海的威尼斯城里人们可以继续生活。

也许我们可以将水纳入我们的基础设施中。既然我们能在水中呼吸,我们可以把公共交通系统变成一个巨大的水滑道,可以用无休止的水管循环系统来替代火车和公路。想象下你从一个站跳进水里,飞快的游几分钟后从几英里外的水管里跳出来,身穿氯丁橡胶连体衣(为了保暖)的商务人士在流水管中跳进跳出,在半小时长的水上滑道上来回通勤。是不是比坐地铁好多了?

我们必须要解决一些重大的工程障碍。遍布全城的抽水系统需要大量电力,但最大问题将是污垢。想想看地铁和公交车上的肮脏状况。在我们的水管系统里细菌和污垢颗粒悬浮其中,每一次出行都好比在纽约地铁车厢的地板上洗个海绵浴;水中的病原体也会成为问题(比如霍乱、伤寒),在未经处理的水中有很多病原体,必须对水进行不断的清洁,过滤和氯化处理。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建立一个以水为基础的基础设施,运河系统有潜在的好处,尤其是在沿海城市,可以通过潮汐来清洗和补充。有了时髦的氯丁橡胶连体衣和人字拖,我们可以舒适地在城市里溜达,在炎炎夏日里躲避酷暑,减少对空调的需求。我们会变得更加注重水的管理。我们的污染也会减少。

我们可以完全改变耕作方式。随着海水通过运河系统流向内陆, 我们自然会想方设法为它寻找其他用途, 而在盐水中耕作对人类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优势。目前,盐水农业的途径很少,但将盐水引流到内陆将产生一个内置的农业系统,种植耐盐作物。盐生植物(比如生长在含盐土壤中的大叶植物)通过使自己的盐分比周围的水更高来吸收淡水,它们每英亩的植物产量是向日葵的1.7倍。散布在盐水作物之间的小池塘可以用来养鱼和虾,这是稳定的蛋白质来源。

盐水养殖最大的好处将是减轻淡水负担。干旱不会影响到我们生产盐水作物的能力。在现实世界中,大量的水用于灌溉牲畜饲料的土地——每公斤小麦要消耗1114升水。而我们提议的盐碱地农民可以在不占用干旱地区的土地、不消耗地下水的情况下,为牲畜种植饲料。我们还可以种植生态友好但昂贵的燃料植物(如生物柴油)而不占用传统粮食作物所需的空间和水。

总而言之,能够在水下呼吸可能会对我们的生活方式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我们会游更多的泳多吃更多的鱼,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处理和用水方面要更加小心。

原文:https://science.howstuffworks.com/science-vs-myth/what-if/what-if-humans-could-breathe-underwater.htm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