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3.16 , 14:10

为什么日本困在了工资停滞上?

注:为了阅读方便,本文中的价格均已换算至人民币。

“廉价日本”,《新潮周刊》的头条中写着,剩余部分的标题是:“为什么日本是30年里唯一一个没有涨工资的国家?”

“廉价日本”——在张三的直销店里不便宜的商品,在李四的直销店里可能降价了,在王五的直销店里的售价可能更低,张三的直销店就会面临一个严酷的抉择:降价或者面临破产。

打折,促销,充斥着各个店面。网络直播、电视节目、社交媒体上的网友搜寻它们、热情高涨的讨论它们——收视率和其成正比。正如《新潮周刊》指出的,网络上对很多东西都有热情,但是很少有东西能像打折促销——或者颇具争议的物价上涨——这样能引发人们的强烈反应。

“鸡胸肉,1.4公斤,只要33块5!!”屏幕里的文字似乎洋溢着消费者的兴奋之情。立马就有人响应了。“2两肉才2块3啊!”“平时都要4块3!”“厉害了!”

折扣网站数量众多——这些网站提供折扣、宣传折扣、讨论折扣、要求更大力度的折扣、表扬有折扣的店、咒骂抠门的店。“在过去,”一名电视制作人说,“儿童节目和动物节目的收视率最高。现在成了折扣促销”——光是食物就有鸡肉串、炸鸡和蔬菜拉面。折扣力度越大,反响就越强烈。收视率能上升到两位数。

这样挺好的,难道不是吗?对收入微薄的人来说,所有东西中食物也应该是能负担得起的。“廉价日本”反映了日本的深层社会道德——对吧?《新潮周刊》却抱有质疑。他们以头条标题提出的问题为中心展开讨论。迫使物价下降的消费者压力也使得薪水下降。低廉的价格和微薄的薪水不能脱贫,反而会使贫困持续存在。

《新潮周刊》猜测,折扣促销的壁垒“从早到晚”改变着人们的心智。在人们心中,廉价和“合理”密不可分,而价格上涨则与“剥削”挂上了钩。由此导致的“仇恨价格上涨”持续恶化成为了慢性通货紧缩或者近通货紧缩,在标题所提到的30年间中一直困扰着日本。

日本举了个麦当劳的例子。1971年,这家美国快餐汉堡巨头在日本的首个店铺开张,一个基本款汉堡的售价为11块钱。纸醉金迷的80年代坠入了90年代的经济衰退期,2000年时一个同款汉堡的售价跌到了3块5。一个汉堡包,只要3块5!离谱——起码在当时看是这样的,但后来就不是了。很快这成为了一个新常态,后来当麦当劳悄没声息的在2002年将汉堡的售价提到4块5后,当时的网民抗议说:“太特么贵了!”

虚拟网络——以及虚拟愤怒——在当时还相对比较新颖,而且也相对低调;我们现如今大规模的抵制仍在持续,包括语言暴力、有组织或自发的消费抵制。

东京大学经济学家Tsutomu Watanabe提出了一个切题的研究。他对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和日本的消费者展开调查,测试他们对“一家经常光顾的商店”的产品售价假设性上涨10%的反应。除了日本之外,普遍的反应都是耸耸肩:“那也没办法呀。”“这都是难免的。”日本消费者则像是被敲诈了一般,表示:“再也不去那家店了。”

人们不禁琢磨,为什么日本在这方面毒树一帜呢?出人意料的答案竟是:贫穷。经合组织(OECD)收集的数据显示,英美两国的工资自1990年上涨了40%,日本则只涨了4%。韩国在1990年的工资水平比日本低,但是后来涨了1.9倍,2015年时的平均工资已经比日本高出了2万元。

问题又出现了:为什么单单是日本卡在了工资停滞上呢?《新潮周刊》说,问题就在于日本世界知名的大型企业在总体经济中占比极低——只有0.3%。99.7%都是“小型和中型企业”,其中许多企业都在挣扎中,有些濒临破产倒闭。日本劳动力中70%是被小企业雇佣。为什么叫“廉价日本”?这至少是部分原因。

本文译自 JapanToday,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