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3.16 , 17:12

菠萝到底是怎么跑到披萨上的?

无论你觉得披萨上放菠萝是个绝妙点子,还是个反人类罪,我们都要达成一个共识:这个话题的观点能两极化成这样,真就挺怪的,不是吗?感觉就像有一天,整个网络毫无预兆的就被拽进了一场菠萝披萨的圣战中,自此我们就都深陷在了“美味”和“恶心”的战壕中拼个你死我活。这样一个无伤大雅的话题是怎样催生出一场永无止境的网上争论的?这要回到源头来捋上一捋了……

一位希腊移民受美式中餐的启发,在加拿大创造出了“夏威夷”披萨

长久以来,夏威夷风味的馅料都让菠萝披萨的批评者们困惑不已,但结果表明这个备受争议的作品不应责怪夏威夷:是加拿大干的。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怪希腊裔加拿大籍的餐厅老板Sam Panopoulos,1962年时他受美式中餐那种酸甜口儿的启发,决定在披萨上撒点菠萝和火腿。据他本人所说,“一开始谁都接受不了”,而且人们跟他说:“你这么干真是疯了。”但是几个月后,他的顾客又求着他说多来点搞快点。(我们的反菠萝读者们现在肯定现在想:“一定是斯得哥尔摩综合症作祟!”)

至于“夏威夷”这个名字,Panopoulus是从他用的菠萝罐头上的品牌起的,然后这名字就流行起来了。至少这是夏威夷披萨的起源故事中被反复提及次数最多的。其他人则认为夏威夷披萨是从“夏威夷吐司”演化过来的,这是一种德国零嘴,由一片吐司、一片火腿、一片菠萝、一些融化的芝士和一颗樱桃组成。这种狂野的创新菜品因50年代的电视厨子Clemens Wilmenrod而流行开来,据说这导致了德国人把啥玩意儿上面都bia上一片儿菠萝,然后称其是“夏威夷风味儿”。很显然,其中也包括披萨。

与此同时,一本1976年的书宣称夏威夷披萨是在美国加州发明的,还有一本1978年的著作将地点缩小到了圣地亚哥的卡内基A-440披萨店(现代广告证实了“菠萝和火腿”披萨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出现在他们店里的菜单上的,但没证据表明1962年前就有了)。当然,非常有可能全世界有这么一拨人是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单独想出了同一个点子。我们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不是夏威夷人干的,因为他们尤其不喜欢这款同名披萨。而且他们也不是唯一这么想的……

“菠萝不配出现在披萨上”这个梗由来已久

早在70年代时,菠萝和披萨不该放一起就已经出现在流行文化中了,但菠萝恐惧症运动花了很久才真正起势。1998年时,传奇作家Terry Pratchett在其小说《最后的大陆》中的一个脚注中写道“没有道理将菠萝放在披萨上”。同年,比尔·克林顿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也致辞为迪斯科音乐道歉,还有“我们对冥王星长久以来的忽视”以及“披萨上的菠萝——这些东西就都错的令人发指”。

在90年代网上的文章和评论中,你偶然能发现说菠萝放披萨上要“遭天谴”会偶尔遭到反呛,但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长期争论的源头。2002年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文章中,一位意大利裔美国籍的厨子说,他唯一一次做夏威夷披萨是因为一位怀孕的顾客求着要吃,“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做。”2005年《爱尔兰时报》上的一篇报道说,一位来爱尔兰旅游的意大利学生问:“我真搞不懂这儿的披萨。真奇怪。为什么要把菠萝放到披萨上呢?”根据《经济学人》上一篇针对此争论的详细调查,这些观点暗示出为什么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地拒绝菠萝披萨的核心原因:因为它是传统意大利披萨的“私生子”,是“不地道、快餐和口味差的代名词”——一个我们已经远离圣光的象征。

此外,正如《华盛顿邮报》所说的那样,很多夏威夷披萨的做工都很烂,罐头菠萝里面低劣汁水与其他的食材极为不搭,超出了我们对酸甜口的接受极限。但这篇文章的作者也透露说,包括菠萝披萨质疑者再在内的一些同事,在吃完专业悉心打造的菠萝披萨后(你在外面大概率吃不到的那种),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挺喜欢的。

2005年时,菠萝支持者一方拿到了“一胜”,在《好汉两个半》的一集里,Charlie Sheen“认可”了夏威夷披萨,把它当做一个“搞笑"同性恋“笑话”的免责声明。

另一方面,在2010年时,《飞出个未来》的全体船员暴露了他们的反菠萝披萨立场,他们被困在遥远星球的一个洞穴里,能吃的只有菠萝披萨。

顺便说一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这一话题才真的开始激烈起来……

2010年起:反菠萝披萨成为了一个网络迷因

根据Know Your Meme网站的“侦探们”所说,我们所知的这个争论在2009年末开始逐渐升温,脸书上“菠萝不配放在披萨上!”组织的成立引来了大批反菠萝迷因。和所有网络迷因一样,一旦壮大到一定规模,就会被媒体捕捉到,向新受众传播什么成为了网络上最新潮的梗,增加了两极分化。然后这个话题在2017年被政治化了,时任冰岛总统跟一些孩子说,要是可以的话,他会禁掉夏威夷披萨,这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愤怒”。

加拿大总理在推特上表明自己是菠萝披萨阵营的一份子,不过考虑到论题的是一项加拿大人的发明,这很容易被看作是项民粹主义举动。

2019年,事情的走向愈发离谱,美国国土安全局下属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发布了一张信息图,把披萨上的菠萝争论当做例子,展示俄罗斯和其他外国特工如何利用两极化的话题在美国民众间播下分裂的种子。

当然,国土安全局选择这一话题是因为……谁管你对菠萝披萨是支持还是反对?其实这对我们剩下这些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除了可能会影响到你在我家占用厕所时间的长短。这也解释了该“争论”在过去10年中剧烈爆发的原因:夏威夷披萨是一种容易使人生厌、捍卫起来又没什么成本的东西,所以我们在这一话题上会允许自己更加过火,因为心里都明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始终都只是一个梗。所以啊,这个争论可能会继续火热下去,但是放轻松,无论你是支持菠萝披萨,还是有着功能正常的味蕾,没人会真的因为你的选择而批判你。

https://www.cracked.com/article_32841_how-did-pineapple-end-up-on-pizza.html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