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8.04 , 09:59

美国的基础设施到底有多糟?

如果你近期关注过华盛顿特区的新闻,可能会知道一项两党基础设施提案在国会的通过上遇到了层层障碍。但是7月28日周三时,参议院投票接受了一项1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来为海量的项目提供大约5500亿美元的资金——从更换铅制供水管和修路修桥到打造全国的电动汽车充电站网络,并且为没有宽带的美国家庭接通宽带。

在一项声明中,总统拜登称这一揽子交易“是近100年中美国对基础设施和竞争力最重大的长期投资。该交易做出关键投资使得全国范围内—城市、乡镇、城郊社区还有沿海和平原—的人们有工作可干。”

这场喧闹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前任总统川普曾保证花费1万亿美元用于重建美国的道路和桥梁,后来又将金额增加到了2万亿。但川普政府推动计划的努力遭遇了多次挫败,到最后“基础设施周”成为了徒劳无功的委婉说法。

拜登的基础设施交易在成功立法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要形成正式的法律条文,并且要通过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最终投票。但这次参议院的投票对于拜登来说是一项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为他的首个重大法案在两党的通过奠定了基础。

什么是基础设施?

当然,这一切都引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基础设施是什么?所有被称作基础设施的东西修理或是升级需要花费多少?为什么政客在完成这项工作的协商上如此费劲?

基础设施是一个笼统术语,包括各种各样大东西——道路、桥梁、隧道、铁路、水坝、建筑物、供水供电系统等等,是我们这些老百姓日常生活所必须的。

Joseph Schofer解释说:“它是维持我们生活的建筑环境。”他是一位土木和环境工程学教授,也是西北大学工程学院的助理院长。“如果没有基础设施,你就得坐在大空地上祈雨了。”

根据韦氏词典,当基础设施这个单词首次在19世纪第一个十年末流行开来的时候,它的意思是一个建筑物、道路或是铁路线路的地基或者是底部构造。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欧洲各国开始大力建设北约部队所用的空军基地、营地、铁路、仓库和其他设施的时候,这个术语才开始覆盖更广的含义。

美国基础设施的工作报告

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的基础设施并不糟糕。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9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在141个国家中,美国的基础设施位列第13,但仍在多个项目中获得了满分,其中包括路网连接、电力覆盖以及饮用水的安全。道路质量满分7分,美国是5.5分。

但难道不该更好一些吗?同样一份报告,在综合所有因素后,将美国排在第二位,仅次于新加坡。

数十年以来,人们都一直在吐槽基础建设的惨状。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废墟中的美国》这本书就提醒说公共工程项目的开支在削减,美国的“公共设施”在不停地损耗,比更新换代的速度还要快。这本书的共同作者之一Pat Choate曾提醒国会说,美国的桥梁每5座中就有1座需要大修或是彻底重建,纽约市的供水线路由于年代久远,每天会损失掉3.78亿升的水。

但后来的工作报告并没有太多改善。2015年时,布鲁金斯学会提示说,中国在维护和改善基础建设上的投入是美国的4到5倍,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和欧洲国家也投入了更多。

2021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给全美基础设施状况打的分是70分。他们警告称43%的美国道路和高速路处于“差或中等的”状况,全美超过4.6万座桥梁状况极差,需要再花费5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全部的维修工作。保护众多社区不被洪水侵袭的堤坝和雨水系统得到了65的分数。

公共运输系统的分数刚及格,有近5分之1的交通工具和6%的轨道线、隧道和其他设施处于较差的状况。全国饮用水系统每天流失的水量可以装满超过9000个游泳池,即便每年有1.9万公里长的供水管道被更换。电网的状况还不错,但抵御恶劣天气的能力很差,在最近4年中,发生了638起大规模停电。

“数年来,ASCE针对基础设施的成绩单都一直很差,这没什么新鲜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工程学教授Anthony J. Lamanna在邮件中解释说,“都在意料之中。”

美国是怎么落到这番田地的

原因有许多。

首先,很简单,道路、桥梁还有其他的基础设施都是有着使用年限的,他们的零部件会不可避免的损耗。“你设计的东西使用年限越久,建造的成本就越高,”他说,“所以说,这是一种权衡。”

重点来了:桥梁属于美国洲际公路系统的一部分,从艾森豪威尔当总统时就开始建设了,也就是60多年前。“所以有一些桥梁的使用年限已经快要到了,”Lamanna说,“实际上,有些已经超年限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美国许多基础设施的控制权在公共部门,它们的维护费用来源于纳税人的税金。比如说,许多维护公路和桥梁的资金来源于联邦和各州的燃油税,提高税率会影响到民选官员的政治生涯,即便如今的汽车的百公里油耗更少了,而且对道路的磨损也更多了。

此外,面临再次选举的政客把钱花在维护和翻新现有基础设施还有一个强力不利因素,就是这玩意儿不如建设全新项目更能获得民心。Schofer问说:“上次你参加中转站修缮或道路重建的开工大典是什么时候?”

导致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是因为道路和桥梁是一目了然的,但美国的其他基础设施大多数是不可见的——直到它们出问题。“我看不到水管和下水道,但我需要它们,”Schofer解释说,“这是美国土木基础建设系统中的一个不利因素。一切都正常,大规模故障很罕见,所以人们就说了‘这不用着挺好的吗?干嘛还要多收我税!’”

当然,问题在于假如维护和翻新的资金延期太久的话,基础设施就会开始显现出问题,或者说无法满足增长的需求。在公有基础设施和私有财产的状况上通常有一个明显的对比,比如说货运铁路线路,原因就在于所有者明白他们的利益是和日常维护挂钩的。Schofer说:“他们可承受不起故障。”

“我们的开支不够,支出缺少策略性,而且缺乏重点,”Schofer解释说。

解决美国基础设施问题

全美城市联盟和其他人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是把更多的基础设施资产按照公私合营的方式管理,又称P3。一家私有制公司将会负责一项基础设施资产的筹资、建设和长期维护,该资产在使用年限内分摊的费用将由政府收取的使用费或税金来偿付,而且该资产的实际所有权仍为政府所有。

Lamanna还有另外一个改善基础设施的点子。他说:“不要太政治化,如果政府部门里能有更多工程师就太好了。”一份2021年的美国国会研究处报告指出,美国众议院中只有8位工程师,而参议院中仅有1位,作为对比,144位众议员和50位参议员都是法学毕业。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