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1.28 , 11:56

霓虹鸡恐怖故事13则

骡子:应部分读者要求翻译,不代表译者骡子或煎蛋网赞同文章或作者观点或立场,亦不为文中提供的信息或模仿文中的任何行为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承担任何直接或连带责任。仅供批判用。本文内容可能引起你的不安。

含有怪诞和超自然内容,请谨慎阅读。


红红的天空


前几天我的新车送来了,所以我决定开着它去附近的山里转转。

虽然就在附近,但我从来没有开过车去过那里,所以我第一次经过那里的路。

然后路开始变细,在路边我可以看到很多小神社的门(大约30厘米高),还有绑在树上的绳子,天空开始变成奇怪的红色。

我开始和副驾驶座上的人说:"是不是很可怕?也许我们应该回去,哈哈。" "如果你不在这里,我就会很害怕 "等等。

我是一个人开车的。车上应该没有其他人,但我无疑是在和别人对话。

然后,不管我怎么开,路就这么一直往前延申,我越来越害怕。

我不想让旁边的人发现我很害怕(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所以我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开车。

最后,道路又开始拓宽,我又来到了居民区。

与此同时,雾气从我的脑海中散去,我意识到整个情况是多么的奇怪,所以我走了另一条路回家。

昨天白天我也是开着车经过那条路,但没有看到任何祠堂的大门,也没有看到那条狭长的路,我很快就到了居民区。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另一个空间?

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答应自己,以后再也不在晚上开那条路了。


鬼火

从东京到山梨的路上,有一条叫 "和田山口 "的路。

那是网络上有名的山口,有关于 "有东西出现 "的传言。我朋友的姑姑在那里有过一次奇怪的经历。

这个阿姨的老公喜欢去钓鱼,经常到这里去钓鱼。

他们两个人非常恩爱,所以她经常和他一起去。

他们开车经过了几次和田关。

"和田关挺吓人的。从东京到山梨还可以,但回程就很吓人了。如果车窗开着,我总是关上。感觉外面可能会有东西进来。"

这一天,他们去山梨钓鱼,当天深夜回家的路上经过了和田关。

"啊啊,马上就要到关口了。"她想,当她往外面看时,可以看到这些蓝色的灯光在树上闪闪发光。

"他们是渔民吗?"她想了想,把目光转了过去。但无论车子开多远,这些灯光总是在前面。

“?????????”

这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于是她对丈夫说:"亲爱的,那些是火把吗?它们一直跟着我们。"

"我知道。"他说。"但那些东西不是人类。"

然后她注意到灯光的数量在增加。

它们聚集在车前和车后,就像它们在追逐包围汽车。

"亲爱的,再快一点。"

姑姑被吓到了,闭上了眼睛,这样她就不用看到那些蓝色的灯光了。

感觉过了好久,他们才过了垭口,她只是不停地对自己祈祷 "快一点,再快一点"。

突然,她感觉到车子又开始下坡了。

"我们已经过了。"她想,然后睁开眼睛。毫无疑问,他们已经进入了山口的东京一侧,正在下坡。

她害怕地四处张望,但灯光已经消失了。在黑暗的树丛中,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它看起来不像是经常说的等离子体之类的东西。好像是活的...... "她说,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


诅咒面包

这个被诅咒的面包。

明明真的很香很好吃。

但是里面会有人肉(比如手指或者耳垂),吃了之后就会被诅咒。

这家面包店的老板和他的妻子结婚很久了,但他不小心杀了她。为了隐藏尸体,他把她剁成小块,每天在他做的1000个面包中放一块。

得到这一块面包的幸运儿会发现自己想吃更多的人肉。

人肉是很容易上瘾的,你看。


望远镜里的东西

A君喜欢观鸟,于是他坐上汽车,像往常一样到附近的山上去。

他在清晨的森林里观察鸟儿,有那么一瞬间,他在望远镜里发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

他用肉眼看了过去,但也许是距离太远的缘故,他真的什么也看不清。

A君再一次通过望远镜看了看,然后颤抖了一下。

在镜头的另一边,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似乎是一团人腿上长着的青苔,正笨拙地蹒跚着。

上身仿佛被剃掉了头和胳膊,双腿颜色苍白,浑身都是泥巴。

凝视到了不该有的东西,A君打了个寒颤。但随后他注意到了一件事。他跑了起来,再也没有回到山里。

远处那个奇怪的东西正缓缓走来,步履不稳,但毫无疑问,它是冲着他去的。


兼职保安

这是我以前在医院做夜班保安兼职时的故事。

那是凌晨2点左右,我正在打盹,我的搭档在楼层工作。

当时没有设置休息

室,所以我们用的是另外一栋楼里没有人的房间。

停尸房位于那栋楼的地下室,所以有点毛骨悚然,但就在我适应这一切的时候,"那件事 "发生了。

本来睡一觉就好了,可我从来没有陷入过那么深的睡眠,我做了 "那个梦"。

那就是,我在爬楼梯。

我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往上爬。

在梦里,我正朝着一个特定的房间走去,心不在焉地想:"对,就是这里。"

那是一个我曾经见过的房间。

就是我现在睡觉的房间。

那一刻,我睁开了眼睛。我浑身都是汗。我擦了擦眉毛。

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真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梦。"我自言自语道。

我想马上回到那栋满是人的大楼里去。

可是,那天我比平时更累了,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接着,"砰!"的一声。一扇大铁门关闭的声音把我惊醒了。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并没有像本来应该的那样躺下。感觉我的两条腿好像被重力拉了下来。

一切都是黑暗的。

只有两盏昏暗的灯。

我在停尸房里。

我刚才听到的声音是我自己关上门的声音。

我面前的床上躺着一具尸体。

我好像是被叫来的。

我迷迷糊糊地逃回了另一栋楼。

后来一问才知道,那天晚上有一个失去双腿的男人死在那里。

这大概就是他爬上来召唤我的原因吧。


救我

她坐火车去上班。
那天,就像其他日子一样,火车上挤满了人。
"又是新的一天。"她上了车后想。

她很快就注意到旁边的女孩看起来有麻烦了。

她的脸很红,呼吸很急促,用微弱的声音说:"救我......"

"哦,不会吧。"直美想着,当她看时,一个男人的手正在女孩的熊部附近活动。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她粗暴地抓住男人的手,用力一拉,她举起手来,叫道:"这个男人是个变态!"

这时,车上的所有人都朝他们看去。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

那个男人的手上沾满了血。他手里拿着一把刀。

女高中生倒下了,开始抽搐。

当火车在下一个车站停下时,那个男人下车跑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发生的事。"她说,她的声音在颤抖。

在把男人的手粗暴地举向空中的时候,她把女孩的伤口弄得更大了。


我太太呢?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曾经工作过的调度公司。

有一天,一个派遣员工问我:"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一天之内治好过敏症?"

我有过敏症,所以我告诉他,即使有东西说能在一天内治好你的病,我也不认为它真的有用。

之后这个人(我叫他A君)就陷入了抑郁症,上个月就从公司辞职了。

在他辞职之前,我问他累不累,好不好,如果辞职了怎么办等等。

A君告诉我,他的妻子失踪了。

下面是A君的故事。

有一天,A君下班晚归,发现妻子不在家。

客厅里一片漆黑,他看不到人。厕所的灯也灭了,一查也没有人在里面。

他想是不是她累了,已经睡了,就去卧室看了看,但是没有人。她也没有告诉他她要出去哪里。

他们住在一个小公寓里,所以她无处可藏。

他打开客厅的电视和灯,突然听到厕所的门开了。他的妻子出来了。

尽管他已经检查过了,里面没有人。

"你去哪儿了?"他问。"我哪儿也没去。我在这里。"她回答说。她说她去了厕所,出来时A先生已经回家了。

从那天起,他的妻子就有些奇怪了。

A君印象中的妻子对洋葱过敏。不仅仅是切的时候哭,而且整个脸都会肿得通红。

以前如果她想切洋葱,要么戴上护目镜和头巾,要么让他帮她切。

但她就在那里,就在他的眼前,像没事人一样切起了洋葱。

他问她切洋葱行不行,她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工作。

他开始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越想越觉得可疑。

但他又开始觉得自己才是怀疑她的怪人。脑子里不停地转着念头,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说,在他离开公司的前一个月,他的妻子失踪了。

当时是晚上,她要去洗澡。她去了洗澡间,再也没有回来。

浴室没有窗户,只有屋顶上有一个小通风口。玄关大厅有一扇窗户,但没有被打开的迹象。

他打她的手机,但手机一直放在客厅里。

慌乱中,A君给妻子的家人打电话,但无人接听。

A君开始慌了,他想,如果他睡觉然后醒来,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于是他跳上床睡觉。

当然当他醒来的时候,妻子还是不在。

当他试着给妻子的工作单位打电话时,他们回答说从来没有这个名字的人在那里工作。

他去看望她的家人,但尽管已经去了好几次,但现在又有另一个人住在那里。

他们家已经在那里住了三年多了。

就好像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去找过警察,也找过人,但是在他离开公司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她被找到的消息。


你相信娃娃诅咒吗?

各位,你相信娃娃的诅咒吗?我不相信,直到那次...

这事发生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

当时正值暑假,我没有出去玩,只是在房间里看漫画。

中午的天气很好,很暖和,所以睡意悄悄地袭来,我就睡着了。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所以我照例做了一个梦。

虽然是梦,但我却记得发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

在梦里,我站在二楼的楼梯顶端。

我的手里拿着一个脖子摇摇欲坠的娃娃。突然,我把它从二楼的窗户扔了出去,它就碎了。

当我看到娃娃的时候,我浑身一颤。

我扔的那个娃娃是我小学三年级时父母给我买的。

我用石头把那个娃娃的头砸破了。

我父母最后把它扔掉了。

突然,梦境发生了变化,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正看着我。

我很害怕,我醒了,但当我醒来时... ...

我的手脚不能动,也不能叫。我鬼压床了。

我越来越害怕,用尽全身力气想动,却动不了。

忽然,嘎嘎嘎,那个被我从二楼窗户扔出去的娃娃正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这是我梦境的延续。

当娃娃到了二楼,它的脚步声慢慢地朝我的房间靠近。我能感觉到它越来越近。

我很害怕,不停地在脑海里说:"不要来,不要来!"。突然,我感觉它消失了,我又可以动了。

我急忙下楼找家人。

他们说,做娃娃的人把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放进了他们做的每一个娃娃里。我想,我玩娃娃时打碎的娃娃的灵魂,在梦里变成了怨恨,袭击了我。

现在每当我看到娃娃,我就会不寒而栗,觉得它要攻击我。

我不知道下一次攻击我是什么时候。

如果你买了一个娃娃,一定要非常小心地照顾它。


白袍的死亡女神

我上高中的时候,我感冒了,发了高烧。

我当时感觉昏昏沉沉的,救护车把我送到了医院。

原来我得了肺炎,接下来我连续睡了三天,但我没有好转,所以最后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定期有护士来给我换点滴,打扫卫生,但有时会有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护士进来,不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就在旁边晃悠,看着我的脸。

终于我又能吃东西了,开始好转了,我也能和护士说话了。

我问她,那个30多岁的护士有时候会来转转。

她到底是谁?

"那人是来做什么的?" 我问,护士却回答说:"这里没有工作人员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你还记得她来过几次吗?"护士问,于是我回答 "五六次"。"不知道她是不是兼职的...... "护士含糊地回答了一句,然后就离开了病房。

然后,在我离开医院一年后。

我摔断了脚趾,再次入院,偶然间,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个护士。

她在急诊走廊里,看着一个被抬上担架的老年患者,面无表情。

正当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时候,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看了看,注意到了我,然后慢慢地走近我。

"你能看到我吗?"

她问道。

我不假思索地用手捂住了脸,心里不停地叫着:"消失,消失!"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抬头一看,她已经不见了。

我以为她不过是个鬼魂,但也许她真的是个死亡女神。


有人在看

这是一个大约10年前的故事,那时我还是一名初中生。

午饭后是打扫时间,当时我负责教材室。

打扫时间老师很少来这个区域,所以学生们抢着干,到了换打扫区域的时候,学生们总是为了谁能去那里而争吵。

即使你在打扫卫生时偷懒,也很难被发现,这也是它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这里只有一扇磨砂玻璃的门,所以如果有人来,你很快就会看到。

比如说,如果有人来了,我们没有注意到,只要来人一开门,就有很多架子可以躲在后面,这样我们就不容易被发现了。

我记得我和很多朋友就这样在那里玩耍。

后来有一天,我们在那个房间里遇到了危险的东西。

像往常一样,我们在里面玩耍,突然,我的一个朋友小声地喊道:"有人来了!"

有人在磨砂玻璃的另一边。

我们迅速收拾好玩耍的东西,拿起清洁工具,躲在黑暗的架子上。

我们装作认真打扫了一阵子,但无论过了多久,门都没有打开。

也许刚才有人路过,我们只看到了这一幕......?

喊话的朋友也觉得可能就是这样。

从架子后面伸出头来,我看向门的方向...

“!!!!!!!!!!!!!!!!!!!!”

门后果然站着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

他们没有动,没有试图进入,为什么就站在那里......?

我们这才发现整个场面有些奇怪。

整扇门都是磨砂玻璃,那应该是说我们能看到那个人全身的影子。

透过它可以看到最高的老师的额头。

但是我们只能看到站在门后的那个人的胸口为止。

我们都慢慢的抬起头来,然后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尖叫。

门的上方是一扇天窗,大约2米高,有人正盯着我们。

我们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这个高度却不正常...

我们谁也喊不出来。我们害怕如果我们把眼睛从它身上移开,它就会进入房间,所以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继续看。

我们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

终于,那个人突然从我们身边看了一眼,然后迅速从门前消失了。

一时间我们谁也动弹不得... ...

最后,铃声响起,表示打扫时间结束,我们听到了同学们向教室移动的声音。

渐渐地,我们冷静下来,离开了教材室,但大家依然沉默不语。

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那是谁,也没有听说有人看到什么 "那东西 "的事情。

当时学校里没有人超过两米高,无论我怎么想都无法解释。


刮擦

我曾经住在一个带厨房的单间公寓里。

我的房间在二楼的尽头,但有时我可以听到从没有邻居的那面墙上传来的刮擦声。

起初我很担心,但我想可能只是一只野生动物,所以我忘记了它。

(实际上,我以前就见过鼯鼠在附近活动)。

我女朋友第一次来我的公寓时,抓挠声又开始了。我告诉她要仔细听。

她听后,让我马上带她去便利店。

当我们到达时,她的脸色发青,她说

"看来你只能听到声音了。我看到一只黑色的手臂从你的墙上伸出来。它在刮擦墙壁,发出那种声音。它还散发出一股腐烂的味道。"


夜路

这是我爷爷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我会尽力回忆并写下来。

他的名字叫新井,所以我叫他新井。有一天,新井告诉我一个奇怪的故事。

几年前他去世前,这是他唯一一次给我讲这样的故事。

在新井六七岁的时候,他有一个两岁的弟弟因病去世了。当时弟弟病得很重,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我的曾祖父,也就是新井的父亲,说让他在家里度过剩余的时间,在那里照顾他。

直到病入膏肓,新井就在房间里和弟弟玩耍,直到弟弟快要去世的时候,父亲才让他停下来。

然后有一天晚上,他的弟弟死了。

当时是夏天,他们当然没有空调。父亲不想损坏尸体,决定带他去最近的地方办丧事。

新井的家在郊外,是一个连汽车都无法通过的地方。于是父亲决定把他捎过去,因为路上没有灯光,新井拿着手电筒,他们一起去了。

一边把手电筒照在前面,一边背着弟弟的尸体和父亲并肩而行。

在半夜安静的乡间道路上,他们没有看到任何人,只能听到虫子的哭泣声和自己的脚步声。

两人默默地走着。我爷爷说,他父亲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疲惫。

他们走了一会儿,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好像和他们走的是同一个方向,但走得很慢。

他们只是正常的去追赶这个身影,但是当新井随手将手电投在那个人的背影上的时候,他的呼吸就卡在了喉咙里。

他以前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

他很快就想起了在哪里。

就是他弟弟现在穿在他们父亲背上的那套衣服。

他的父亲同时也注意到了,他急促地对他低声说:"新井,不要照那个!"

他迅速放下手电筒,照着他们自己的脚。

因为那个身影走得比他们慢,慢慢地他们之间的距离开始缩短。

新井开始害怕了,想停止行走,但每当他停止行走时,前面的人影也停止了行走,他意识到了。

他的父亲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慢慢地,他们离那个人影越来越近。那人和他弟弟一样高。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了那个人影的脚。他是光着脚的。

尽管路没有铺好,但他的脚上没有任何痕迹或伤痕。

他们走得更近了。

他可以看到短裤。他认识那条裤子。那是条绿色的短裤 。

他还看到了衬衫。那是一件蓝白条纹的衬衫。那是他弟弟最喜欢的衬衫。

他看到了他的后脑勺... ...

这时父亲抓住和肩膀说:"别看了! 新井!不要看!"

新井对 "那个 "有些好奇,但还是把目光投了下去。

他父亲在嘀咕着什么。

他听不太清楚,但听起来像是在祈祷。

他们终于拉近了距离,新井和他的父亲与 "那个 "并肩而行。

他的父亲在他身边祈祷着。

新井不停地重复自己不要看,但当他们并排站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意识到 "那个 "在看他。

他说,他的目光背后的力量感觉惊人的强大。

终于,他们俩走过了 "那个"。

但是,新井说,这时才是真正可怕的时候。

当他们通过它,也就是说,"那个 "现在在他们身后的时候,发生了。

虽然听不到脚步声,但肯定就在身后。

它就在他们身后。

他能感觉到它正看着他们。

我的曾祖父说:"不要回头看,新井。不管做什么,都不要回头看。"

新井连看都不敢看身旁的父亲,更别说回头看了。原因是他父亲背上的东西。

他们两个人一直走在那条乡间小路上,身后还跟着什么东西。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祈祷他们能尽快到达一个人多的地方。

他不知道身后的那个身影什么时候会喊出他的名字,或者突然扑到他身上,所以他心跳加速,继续往前走。

但最终那个身影并没有喊出他的名字,也没有急着攻击他。他们俩安全到达目的地,把他弟弟的尸体送到太平间,然后回家。

新井说,他们回家的路上什么都没有。当我问到 "那个 "是否真的是他弟弟时,他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从那时起,我就无法摆脱有东西跟着我的感觉。"

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不要回头看。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