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10.26 , 12:28

加拿大警方借助家谱网又解决了一桩多年悬案

10月15日,多伦多警方宣布,他们终于使用DNA证据和遗传家谱网站解决了1984年克里斯蒂娜·杰索普(Christine Jessop)谋杀案。加尔文·胡佛(Calvin Hoover)被认定为谋杀杰索普(Jessop)的凶手。特别地,之前被当做凶手的盖伊·保罗·莫林(Guy Paul Morin)因此洗脱了冤屈,重获自由。

2018年,警方借助遗传家谱揪出“金州杀手”(Golden State Killer),从那时起,挖掘家谱数据的执法者本身已成为一个专门的部门,解决了数百宗臭名昭著的案件,并出现了著名的家谱侦探和电视连续剧。

虽然找到罪犯令人欣慰,但另一方面,我们要问一个棘手的问题,即遗传隐私和执法人员的关系,我们购买了商业检测机构的服务,但未授权将DNA数据交给执法部门。

DNA片段

家谱网站Othram Inc.分析了从杰索普衣服上发现的精液痕迹中提取的DNA样品——该公司专门从事较困难的人类DNA证据识别。它是一个成长中的行业,被称为“人类身份识别市场”。

对DNA进行分析后,公司将结果上传至GEDmatch和Family Tree DNA,这两个遗传谱系数据库明确告知用户其DNA数据可能会被执法人员检索。

在2019年5月18日,GEDmatch的消费者可以选择拒绝授权给警方调用。在2019年11月,奥兰多警方获得了法院的许可,使得消费者同意的概念再次变得无用。

在2019年12月,GEDmatch被卖给了为执法部门提供服务的法证公司Verogen。

虽然公众支持使用遗传学来打击犯罪,但只有14%的GEDmatch用户选择将个人数据公开给警方。据法医家谱学家安东尼·雷德格雷夫(Anthony Redgrave)称,这严重制约了警方应用数据库的潜力。正是雷德格雷夫在数据库里挖掘了6个月,才确定了谋杀杰索普的凶手。

遗传隐私政策

由于数据库位于美国,因此适用美国隐私法。

2019年,美国司法部意识到数据库很容易被执法人员滥用,因此颁布了关于法医遗传谱系DNA分析和搜索的临时规定:首先,调查机构必须表面身份,为调研遗传家谱信息的警察;其次,这些机构只能搜索“向服务用户和公众明确告知,执法人员可使用其服务的企业的个人资料”,并只能用来调查犯罪或识别身份不明的遗体。

同样重要的原则是:“不得仅根据[遗传家谱]服务产生的遗传关联逮捕嫌疑犯。”

……

道德问题比比皆是:为了解决新旧暴力犯罪,我们是否应该放弃隐私权?还是我们应该要求政府限制使用这些新的取证工具?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