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1.25 , 13:13
21

如何用一个词反驳地平论

众所周知,被称为“地球平论”的阴谋论最近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流行。 这一所谓理论的拥护者们编造了一套相当复杂的证据系统来证明地球被假定为扁平的。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些“证据”经不起任何批评,但它们可能会令人困惑,甚至对一个没有受过专门教育的人来说,它们看起来令人信服。

在用一个词来反驳这个理论之前,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它的主要前提。 根据地平论的观点,地球是一个巨大的扁平圆盘。 这个圆盘的中心在北极地区。 大陆位于中心周围,被海洋包围。 而所有这些都被巨大的冰墙包围,地平论者称之为南极洲。

根据地平论者的说法,太阳和月亮在地球上方旋转,就像手电筒一样。 在他们看来,正是因为这样,日夜的变化才会发生。 星星被认为是固定在地球上方的穹顶上。 这解释了为什么在地球的不同地方可以看到不同的星座。 在地球的不同地方,人们只能看到正上方的星星。

如何用一个词反驳地平论
南极座在天图上的位置

而在这一点上,我们遇到了一个词,它否定了地球是平的理论。 这个词是“Octant”(八分仪)。 更准确地说,是南极座(Octanus)。 任何一个平的地球都不能把南极座放在假想的、覆盖地球的圆顶上,以一种既符合从地球上看到这个星座的方式,又符合地球是平的“理论”。

事实上,无论你在南半球的哪个角落,你都能看到南极座。 而且你越往南走,南极座在天空中的位置就越高。这是因为南极座位于地球的自转轴上,它的一颗恒星——南极座σ星是南极星的类比物。

任何试图把南极星放置在一个假想的圆顶上,使它在南纬都能被看见的尝试都注定要失败,因为它必须同时出现在南纬的每一个点上。 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相同的星星必须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因此,南极星在夜空中的位置完全符合地球是一个球体的科学观点,而不符合地球是扁平的理论。 扁平的地球,即使对此有反应,也总是否认。 他们说“南极座不存在”,或者编造一些荒谬的解释,比如地球上方悬挂着一个屏幕,向人们展示“正确的画面”。 屏幕与穹顶有何不同,八分仪又位于何处仍不清楚。

根据最奇特的版本,地平论者假设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嵌有一块微型芯片,使我们在看到南极星的地方看到它。 这不大可能说服狂热的扁平地球人。 毕竟,如果地平论者能够进行批判性思考,他们就不会支持这种所谓的“理论”了。

虽然我敢肯定,绝大多数的地平论者并不是真的相信这个理论,他们只是在玩世不恭地利用这个话题和他们的‘读者’来赚钱。

所以,别再和地平论者较真了。

本文译自 Medium,由 八里 编辑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0)

+1

  1. celk
    @5天 ago
    5396226

    http://www.lamost.org/astrodict/dict_details.php?U=3146
    Octans,词源来自于仪器八分仪(Octant),正式译名是南极座,一个常见的变体是Octantis 指“南极座的(adj.)”,但是没见过有文中所写的变体Octanus,估计是作者将它和别的品牌或者游戏什么的搞混了

    # sein:感谢纠正

  2. 期望为正
    @5天 ago
    5396322

    反驳他们干嘛?见真理是要付出代价的。欧洲航海家花钱花人命得到得知识为啥要免费告诉他们。
    上个学都得交学杂费,他们不给我塞钱我才不告诉他们真相。

  3. pyEcho
    @5天 ago
    5396350

    又能反驳
    又能评论
    还只需要一个字?
    这是什么天才咒语?
    Octant!

    论如果用一个字 反驳地 评论

  4. 银之
    @5天 ago
    5396410

    反驳不了他们的,因为地平论者比“Octant”厉害得多,不但玩过激光测距等玩意,还自制和发射过火箭,其中还有物理教授、NASA员工,见纪录片《地球是平的》

    一部分是NASA员工这样的意见:他们很聪明,他们不会因为别人说:地球是个球,就满意了,这些持怀疑论的人,部分会采用各种方式去求证一个不同的想法,部分没有实验条件,于是决定相信一个更符合直觉的想法,这些人比老师讲什么就信什么的人更有科学精神,只是缺乏引导,其中一部分慢慢放弃,一部分随着年龄老去变得固执

    一部分是那位女明星这种:我在社交媒体被许多人以谣言攻击,然后我想,既然人们可以随意的相信编造的谣言,恶毒的攻击我,那么为什么不能相信一个或许编造的理论呢?我并不在乎地球是个球还是个饼,你们相信谣言,那我相信地平论,这有何不同?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好极了

    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另一部分意见:我们需要保证他们能够存在,能够,而非必要。我不相信地平论,我支持只是为了确保地平论发言的权利。地平论的美好之处在于证明了,我们的社会不会烧死哥白尼,如果哥白尼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他会被嘲笑成民科,但他不会被烧死,有一部分人想:他是不是有可能是对的?这个社会能够容忍地平论,这比地平论本身更重要

  5. 大调忧桑
    @5天 ago
    5396460

    有个很反直觉的事实是,就普通人跟地平论爱好者辩论,那是十辩九输,你以为的常识其实是教科书上看来的,并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与实践,但是地平论者可是高强度琢磨这些并且提出“修正模型”的

  6. 5396516

    没有可能反驳。
    不是因为愚蠢才选择阴谋论,而是因为不相信权威才选择权威不接受的阴谋论。原因有很多,经济,安全,快乐,猪油。
    阴谋论是用来软性反抗权威而存在。一开始就不是通过科学,通过理智去选择阴谋论,而是感情。感情和理智是不相交的平衡性,理智再说什么也很难影响感情。

  7. qwerty
    @4天 ago
    5396592

    @dsa 不相信权威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因此就去相信地平说以及各种一看就蠢得要死的阴谋论的显然是真的够蠢 …

  8. milo
    @3天 ago
    5397220

    那空间站不都能看见地球是个球吗

  9. wayne
    @2天 ago
    5397555

    @银之: “哥白尼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他会被嘲笑成民科,但他不会被烧死” 这并不是由于你支持地平论带来的,这是社会和法制进步带来的,而社会和法制的进步则是正确的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而你支持地平论正在破坏这一点。
    而且并没有人禁止地平论者存在,这个社会允许愚蠢的存在,并不需要你支持愚蠢愚蠢才能活下来,但是愚蠢要允许别人对它的攻击。

  10. wayne
    @2天 ago
    5397557

    @银之: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为了微小的声音能被听到,为了不同的意见能被表达,我不惜去支持一些愚蠢的东西,这么的自我牺牲,我简直太伟大了。
    嗯,和白左一样蠢

  11. searchsulin
    @2天 ago
    5397787

    @银之: @wayne:
    这个社会需要的是理性的争论,不要划分派系去斗争。

    一旦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就不可能保有公正的观点。

    有些社区故意用地域黑,手机群体来制造矛盾,营造虚假的热点,让参与失去了理性的判断,冲动地融入其中。

  12. celk
    @2天 ago
    5397875

    @银之:
    地平论者的存在,和社会容忍度无关,是教育者没有负应有的责任将这些人教育好,没有得到足够教育的人并不能称作一个完整的人
    (下续)

  13. celk
    @2天 ago
    5397897

    @银之:
    (接上)
    回到哥白尼上来,哥白尼没有被烧,他非常谨慎,在即将去世前几年才同意出版《天体运行论》。被烧死的是布鲁诺,但烧他的也不是社会伦理,而是宗教裁判所。烧死他不是因为大家嘲笑他是民科,不是因为宗教裁判所没有人去想“他是不是有可能是对的”,而是因为他动摇了宗教统治的(一部分)根基。哪怕这些人自己觉得布鲁诺说的是对的,也依然会烧死他。
    (下续)

  14. celk
    @2天 ago
    5397932

    @银之:
    (接上)
    回到哥白尼上来,哥白尼没有被烧,他非常谨慎,在即将去世前几年才同意出版《天体运行论》。被烧死的是布鲁诺,但烧他的也不是社会伦理,而是宗教裁判所。烧死他不是因为大家嘲笑他是民科,(下续)

  15. celk
    @2天 ago
    5397937

    @银之:
    (接上)不是因为宗教裁判所没有人去想“他是不是有可能是对的”,而是因为他动摇了宗教tong治的(一部分)根基。哪怕这些人自己觉得布鲁诺说的是对的,也依然会烧死他。
    (下续)

  16. celk
    @2天 ago
    5397967

    @银之:
    (接上)
    而到了现代,宗教衰微,我前面讲的教育(特别是近代才出现的小学教育和幼儿园)就是功臣之一。尽管当前的教育并不完善,但大方向始终是要教育人拥有理性的思维和基本的伦常,而理性思维本身就代表了两点:
    1.事物是有对错的,尽管不是绝对的对与错,但是是有对错的,而非捣糨糊一样说地心说和日心说都应该一起存在;
    2.人是会犯错的,确实人是会犯错,会面临新的真相浮现时的心理冲击,但理性的人应当就事论事,用证据说话,而不是对于无证无据的、无法自洽的“信念”给予无上限的“容忍”。
    事实上,正是这两点打倒了地心说,将日心说从宗教迫害中拯救了出来。
    现代的地平论者的存在,是教育的失败,他们不是“评论被社会容忍”的一批人,而是“紧紧抱着自己的信念,完全无法理解他人的话语、他人的思维逻辑与解释”的一批人。要是放在中世纪,他们就是宗教的信者,他们就是杀害布鲁诺的凶手。

  17. celk
    @2天 ago
    5397975

    @银之:
    最后再补充一句,在哥白尼的时代,理解哥白尼论点的人并不是珍稀动物,甚至有教宗和主教在听了哥白尼的讲座后表示感兴趣,希望他再多讲讲,但是就是有那些油盐不进的虔诚宗教信者(放在今天就会成了地平论者),他们的虔诚最终支撑了宗教tong治的现实并导致了布鲁诺的悲剧。

  18. 银之
    @1天 ago
    5398220

    @celk: 和你的对话让我获益良多,我赞同你的大部分观点

    我同样不相信地心说,但我的想法是,我们可以“表示感兴趣,希望他再多讲讲”,而不是“没有得到足够教育的人并不能称作一个完整的人”,或者“和白左一样蠢”进而“烧死布鲁诺”

    我之所以提3个例子,第一个是NASA员工的观点,“引导,而非敌对”;第二个是“并非科学,而是心理安慰”;第三个是“追求的不是对错是什么,而是制度是什么”
    这里并非地平论和日心说谁对的问题,而是社会制度,个人应保持何种态度的问题

    正如你所说的,我们是否应给予无上限的“容忍”?
    对社会来说,有一些人相信地平论,有一些人相信飞行在天上的意大利面条怪,有一些人相信钢铁机甲,他们有的真的信,有的只是娱乐,我们需要去区别么?
    或者说,地平论伤害了你么?你为什么不能”容忍“它?或者,不能容忍飞行面条?你觉得在中国是哪一方容不得异见?

  19. celk
    @1天 ago
    5398271

    @银之: 也许你没有和民科说过话,你可以对民科感兴趣可以说话,民科也欢迎你和他说话,但民科不会接受任何驳斥自己的逻辑,你会强烈感觉到他根本没理解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仿佛是在对石头说话,而不是在对一个人说话,你会产生对面可能是一个聊天机器人的错觉,你会感觉不到对面是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连ChatGPT说的话都比民科说的更通顺,更像是人说的话。

    地平论作为“言论”来说的“被容忍与否”并不是问题的重点,世上的言论有多种多样,但问题的重点是“人”,是“什么样的人会像守护一个信仰一般守护一个已经被证伪的理论”?
    仔细想想,这样的“人”除了会信仰地平论还会信仰别的什么,他还会做出别的什么离谱的事,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这样的“人”是经历了怎么样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才会变得对地平论深信不疑,会变得无法与人正常交流?
    他们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是极为特殊的个例,还是如明镜一样反映了当前社会的教育机制?
    在这样的机制之下,我们会每日86400秒一刻不停地继续产生怎么样的下一代,孩子们会将人类社会带向何方?
    我们终究是要老去化为尘土的,未来有什么样的孩子就会形成什么样的社会组织结构,那么宽松教育和反智主义会不会再次让人类陷入欧洲历史上曾有过的长达千年的黑暗中世纪,将宗教再度凌驾于科学理性之上?
    别说中国了,早在上世纪90年代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的名著《魔鬼出没的世界——科学,照亮黑暗的蜡烛》早就对美国本土甚嚣尘上的伪科学、民科、反智主义和宗教潮流重拳出击了,地平论者也是他的打击对象之一。(该书一经出版就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并获得了洛杉矶时报科技书刊类年度大奖,其他荣誉不胜枚举)
    我担心的是单单这一个“言论”吗?我担心的是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和更久远的他们会接受怎样的“教育”,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会不会再度遭受欧洲千年黑暗中世纪的宗教迫害的痛苦!

  20. celk
    @1天 ago
    5398273

    @银之: 也许你没有和民科说过话,你可以对民科感兴趣可以说话,民科也欢迎你和他说话,但民科不会接受任何驳斥自己的逻辑,你会强烈感觉到他根本没理解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仿佛是在对石头说话,而不是在对一个人说话,你会产生对面可能是一个聊天机器人的错觉,你会感觉不到对面是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连ChatGPT说的话都比民科说的更通顺,更像是人说的话。

    地平论作为“言论”来说的“被容忍与否”并不是问题的重点,世上的言论有多种多样,但问题的重点是“人”,是“什么样的人会像守护一个信仰一般守护一个已经被证伪的理论”?
    仔细想想,这样的“人”除了会信仰地平论还会信仰别的什么,他还会做出别的什么离谱的事,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这样的“人”是经历了怎么样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才会变得对地平论深信不疑,会变得无法与他人正常交流?
    他们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是极为特殊的个例,还是如明镜一样反映了当前社会的教育机制?
    在这样的机制之下,我们会每日86400秒一刻不停地继续产生怎么样的下一代,孩子们会将人类社会带向何方?
    我们终究是要老去化为尘土的,未来有什么样的孩子就会形成什么样的社会组织结构,那么宽松教育和反智主义会不会再次让人类陷入欧洲历史上曾有过的长达千年的黑暗中世纪,将宗教再度凌驾于科学理性之上?

    别说中国了,早在上世纪90年代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的名著《魔鬼出没的世界——科学,照亮黑暗的蜡烛》早就对美国本土甚嚣尘上的伪科学、民科、反智主义和宗教潮流重拳出击了,地平论者也是他的打击对象之一。(该书一经出版就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并获得了洛杉矶时报科技书刊类年度大奖,其他荣誉不胜枚举)
    我担心的是单单这一个“言论”吗?我担心的是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和更久远的他们会接受怎样的“教育”,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会不会再度遭受欧洲千年黑暗中世纪的宗教迫害的痛苦!

  21. 5398688

    @银之: 重点部分我再强调一次:你一心认为的“容忍一下亦无不可”的那种地平论信者,放在中世纪,并不会是被人烧死的布鲁诺。地平论信者的那种固执,放在中世纪,就是思维里容纳不了日心说的普普通通的宗教信徒,是他们推动宗教裁判所烧死了坚持真理的布鲁诺。
    当然,历史事件要放回到历史的上下文中,当时普通人教育程度低下,才产生了这么多缺乏完整理性思维的信徒,毕竟小学义务教育的历史只有150年,150年前只有有钱人和宗教机构才有条件培养孩子,而如今早已日月换新天,不该有那么多这种人了。
    顺便,为什么不说地平论信者会不会有可能是中世纪的布鲁诺呢?因为无论是现代正常人还是中世纪日心说信者,都知道地平论和地心说错在哪里,而现代地平论信者和中世纪地心说信者,则不知道地球和日心说到底对在哪里。哥白尼和布鲁诺比现代地平论者聪明得多,思想更清晰,地平论者没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