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7.23 , 11:50

16年前关于阿茨海默症最重要的论文之一被指有学术欺诈嫌疑

关于阿茨海默症的成因,现阶段最主流的研究方向是β类淀粉胜肽(Aβ)在大脑堆积——这种淀粉样毒蛋白造成脑损伤。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仅本财年就在淀粉样蛋白的项目上投入了约 16 亿美元,约占其阿茨海默症总资金的一半。支持阿茨海默症其它成因的(如免疫功能障碍或炎症)的科学家抱怨说,他们已被“淀粉样蛋白黑手党”边缘化,淀粉样蛋白说现在是“太阳系托勒密模型的科学等价物”。

这一切都源于2006年发表在《自然》上的一篇论文,明尼苏达大学 (UMN) 双城分校的 Sylvain Lesné作为论文的第一作者声名鹊起。

Lesné和同事发现了一种Aβ亚型,似乎证明了它会导致大鼠痴呆。

当时他们属于UMN 医生和神经科学家 Karen Ashe 的实验室。作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住院医师,Ashe 为诺贝尔奖获得者 Stanley Prusiner 在朊病毒方面的开创性工作做出了贡献。

在1990年代中期,她创造了一种转基因小鼠,可以在体内大量产生人类的Aβ蛋白,从而在动物的大脑中形成斑块。实验鼠也表现出类似痴呆的症状。它立即成了一种受欢迎的阿茨海默症模型。

在Ashe的转基因小鼠的大脑中,UMN团队发现了一种以前未知的寡聚体,被称为 Aβ*56,因为它与其他寡聚体相比分子量相对较大。该小组分离出Aβ*56并将其注射到幼鼠体内。老鼠的记忆力随之急剧下降。 2006 年论文的第一作者,被认为是 Aβ*56 的发现者,也就是那时刚刚拿到博士学位的Lesné,得到了Ashe的鼎力支持。

Ashe称 Aβ*56 为“阿茨海默研究中脑组织中发现的第一种已被证明会导致记忆障碍的物质”。《自然》杂志的一篇评论称Aβ*56为“明星嫌疑人”。论文发表后不到2周,Ashe就获得了著名的Potamkin神经科学奖,部分原因是她的工作导致后来Aβ*56的发现。

根据Web of Science数据库,大约2300篇学术文章引用了Nature的这一论文——超过了自2006年以来发表的除4篇阿茨海默症基础研究报告之外的所有文章。从那时起,NIH 对标有“淀粉样蛋白、寡聚体和阿茨海默症”的研究的年度支持从近零增加到2021年的2.87亿美元。专家说,Lesné 和 Ashe引发了这种爆炸式增长。

但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兼内科医生Matthew Schrag一直抱有疑虑。经过多年的分析——他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2006年那篇著名的论文涉嫌学术造价。

他于2021年8月,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提交了一份分析报告和请愿书,要求暂停 Cassava Sciences 的阿茨海默症药物 Simufilam 的两项3期临床试验。请愿书声称该药物背后的科学基础可能是欺诈性的,超过1800名计划中的试验参与者无法获得任何好处。

现在Schrag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相当于赌上了自己的学术生涯。他试图终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研究项目。如果最后证明他错了,那自然是身败名裂。实际上,因为他本人和某位做空Cassava Sciences的律师有私人联系,搞不好还会有牢狱之灾。

如果他是正确的,虽然过去16年投入的成本皆成水花,但整个脑科学领域得以及时止损,拨乱反正,可说大功一件。

参考
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potential-fabrication-research-images-threatens-key-theory-alzheimers-disease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不长
赞一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