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2.06 , 23:01

远古比喜马拉雅还要庞大的超级山脉,它们的没落恰和生物两次大爆发同时发生

曾经,数十亿年前,高度媲美喜马拉雅的山脉绵延数千公里,横跨合并超级大陆的接缝。

就像衰老的牙齿一样,这些巨人现在已被时间和腐烂磨损到根部。但在那些风化的遗迹中,可能是关于这些古老超级山脉的死亡如何引导生物界进化向惊人方向的线索。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ANU) 和昆士兰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超级山脉留下的稀有矿物痕迹,为大陆板块碰撞产生的两个最大山脉构建了详细的时间表。

地质学家已经知道其中之一。大约在650万到5亿年前,被称为Transgondwanan Supermountain的8000公里的山脉曾经在巨大的南部超大陆Gondwana上投下阴影。

第二个被称为Nuna超级山脉,将近绵延8000公里。然而,它比Gondwana上的山脉 还早1到15亿年,横穿早期的Nuna超大陆(也被称为Columbia大陆)。

“今天没有像这两座超级山脉一样的东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地球科学家和主要作者 Ziyi Zhu说,“不仅仅是高度——如果你能想象2400公里长的喜马拉雅山脉延伸出3倍,你就会知道它们的规模。”更难以想象的是,在未来某个时期,它们巨大的山峦会沦为海洋里沉积物。

然而,超级山脉的生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短暂。

在季风和大气冷空气等自然力量的全面冲击下,超级山脉的快速上升不可避免地迎来之后的快速下降。

Gondwana超级山脉遭侵蚀的时间促使科学家们推测,矿物质和被困氧气的释放是否有助于引发被称为寒武纪的生物多样性大爆发。

这是一个有趣的猜想,但缺乏更具体的证据。究竟是什么促成了50亿年前新生物特征的迅速出现,以及氧气过剩是否有所帮助?

当进化出复杂生命时,第二大超级山脉Nuna恰也被碾成尘土,这一事实表明,猜想值得进一步探究。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地球科学家 Jochen Brocks 说:“令人惊叹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造山的整个记录​​是如此清晰。它显示了这两个巨大的尖峰:一个与动物的出现有关,另一个与复杂的大细胞的出现有关。”

引人注目的是,在这两个尖峰之间的数亿年中,任何合并大陆上都没有出现超级山脉。

无论是巧合还是更深刻的原因,18亿至8亿年前超级山脉形成时期恰逢进化似乎放缓的“无聊”时期。

需要做很多工作来分析最后的山脉沦为沉积物、氧气水平和其他生命建设材料的变化以及生命多样化之间是否有紧密的联系。

但如果真找到了线索,复杂的生命——包括我们人类——可能要感谢地球上消失已久的山脉巨人。

这项研究已发表在《地球与行星科学快报》上。

https://www.sciencealert.com/here-s-why-we-owe-everything-to-the-rise-and-fall-of-supermountains-on-ancient-earth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