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1.25 , 11:10

日本社会该如何应对“超老龄化危机”

让评论家和大众永远感到惊讶的一个原因是,明明所有人清楚的看到了需要采取行动的迹象,但政府就是不作为。恰如其分的例子就是:人口危机——或者《Spa!》说的“超老龄化危机”。

萎靡不振的生育率加上不断增加的老龄人口,这后果用脚趾头都能算出来。人口按着这种速度老龄化,劳动人口缩减,需要照料的老龄人口增长,对经济和社会福利项目的压力都是可以预见的。经济学家Kazumasa Oguro说,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这些迹象就已经很清晰明了了。应对措施非常少,危机这一路上畅通无阻。

所有发达国家都在经历老龄化,但日本可是无人能敌。2020年时,日本28.8%的人口是65岁及以上的老人,而美国和欧洲只有20%。《Spa!》说,这和后面的比起来都不算事儿。

2025年,日本婴儿潮中最小的一批也要75岁了。2025年到2040年,“工作年龄的人口”(20-64岁)将会减少1000万。Oguro说:“这就像一场海啸。”

他想表达的可能是一场不断攀升的海啸。2000年时,劳动人口对老龄人口的比例是3.6对1。到2050年时,这个数字将会是1.3对1。养老金从哪儿来?假设消费税是源头,计算显示截至2040年,消费税要从目前的10%上涨至22%,2060年时需要涨至30%。《Spa!》补充说,这还是假定经济每年都以1%的保守又稳定的速度增长的前提下。Oguro担心这有点儿乐观过头了,而且不光他一个人这么担心。

这既是政治难题,也是经济难题。“银发民主”这个词的总结就很到位。社会学家Ryosuke Nishida解释说,老年选民想要得到福利,也会给相关法案投票,假如他们的人数足够多,那就能获取老年福利。他说,也难怪许多年轻人不在乎投票了。他们早就知道自己不断缩减的人口数量不足以抗衡。去年的下议院选举的投票参与率才只有56%,是二战后的第三低。“不投票现在已经是稀松平常了,”Nishida说。一个后果:为了老年人的福利,鼓励生育和资助抚养子女的项目都夭折了。

不是说有需求的老年市民不配获取福利。但是年轻人中的抱怨越来越多——他们感觉长辈们即便没有福利还是垄断了大多数的国家财富。这些感觉是有数据支撑的,超60%的国家财富都在老年人的手中。毕竟,这些长辈可是日本经济黄金期中的受益者。升职和加薪都是看资历年限。后来的几代人就没那么走运了。经济泡沫在90年代初期爆开,后来的20多年进入了经济停滞期,工作难找,人们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低收入的临时工作。因此诞生了“迷失的一代”。正当一切转好的时候,新冠疫情来袭,随之而来的便是“新冠病毒经济”。

现如今说起“活到100岁”已经不足为奇了。政府也已推举多项措施将人们的工作年龄延长至70岁甚至更久。2019年日本金融厅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对普通夫妻活到95岁需要有2000万日元的储蓄,才能在退休后活的从容自在。在这些困难重重的时期中怎么才能攒够这么多钱?政府立马就否定了这份报告。显然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正面这场危机。

本文译自 JapanToday,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