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8.03 , 15:29

无力狂怒:东京奥运会反对者继续斗争

当奥运会开幕式的焰火照亮了夜空之时,Kai Koyama就站在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外面,但和身边的许多人不同,他没有欢呼,而是在抗议。

一连数月的民调都显示,随着确证病例的上升以及日本疫苗接种工作的迟缓,人们对日本东京奥运会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强烈。

但从开幕式之后,这种情绪似乎有所缓和。

超过半数的东京居民在电视上观看了开幕式演出,人们还在奥运会场外面排起了长龙,等待着与奥运五环合影。

日本运动员赢得了多枚金牌,奥运周边产品的销量据称也有了激增。

这一切都无法动摇Koyama和其他奥运会的长期反对者,他们继续着自己的示威游行,即便吸引到关注者寥寥无几。

近日的一个晚上,反对者们在首相菅义伟的办公室外反复的高呼:“人命比奖牌更重要!”

Koyama就是其中一员,他们敦促菅义伟取消东京奥运会,把注意力转向日本近期新冠确诊病例的激增上,这已经使东京和日本国内的其他区域进入了紧急状态。

“我太生气了,”40多岁的画家告诉AFP说,“我们正处于紧急状态中……每天都有人死去,但奥运会还在照开不误。”

2020东京奥运会遵循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大多数的比赛都禁止现场观众。

但Koyama认为,举办奥运会传达了错误的信息,怂恿人们漠视防疫措施,冒着被感染的风险。

“当我看到主会场燃起焰火,知道奥运会已经正式开赛,我感到既无力又生气,这可是有80%的日本民众都反对的。”

Koyama将沮丧转化为了一场名为“奥运会终结宣言”的艺术展,展览收集了反对这场盛会的画家们的作品。

展品包括泥塑“废墟”,表现的是奥运五环、橄榄叶头冠和一只手被苍白的沙子所覆盖。

“比赛中有技术高超的运动员,人们也很享受观看比赛的过程,我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儿。但我觉得人们对待新冠病毒的威胁太过儿戏了,”艺术家Sachiko Kawamura告诉AFP说。

Kawamura认为“将钱花在奥运会上这种方式是错误的”。

她说,政府应该把钱用于对抗新冠上,而不是花在奥运会上。

在病毒给奥运会带来一些担忧的同时,日本还有些人是从一开始就反对日本申办奥运会,其中就包括55岁的画家Takatoshi Sakuragawa。

他很难理解,2013年时,日本还没从2011年那场致使1.8万余人死亡或失踪并且导致核泄漏的海啸灾难中缓过劲儿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去竞选申办奥运会。

“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史上最惨烈的灾难后还要在奥运会这种事情上倾注精力,”Sakuragawa告诉AFP说。

东京申办委员会说,奥运会可以通过“体育的力量”来帮助重建受灾区域。

但是三月份一次针对2011年受灾最严重区域的民调显示,只有24%的人同意这一观点,61%的人都不认为东京奥运会对重建有帮助。

只有少数奥运会项目在受灾区域举办,其中许多项目还不设现场观众。

Koyama表示自己很震惊,奥运会组织者竟会无视民众的反对,并且称他们“反民主又独裁”。

而且Sakuragawa说,即便自己很喜欢看体育比赛,但还是在极力避免看奥运会的报道。

“但不论我转到什么台都是奥运会,有点被迫观看了。”

本文译自 JapanToday,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