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8.12 , 19:13

医学传奇记录:美女子在-30℃的寒夜里晕倒6小时,生还

1980年新年前夕,明尼苏达州。清晨,名叫沃利·纳尔逊的男子推开家门,却在几米外的雪地上发现了他朋友的尸体。

19岁的吉恩·希利亚德在返回父母家的途中汽车熄火。她当时只穿了一件冬衣、手套和牛仔靴,在-30℃的深夜,她不得不徒步前往附近的朋友家。

在某个时刻,她栽倒并失去知觉。连续6个小时,希利亚德躺在寒夜里,失去了体温,她——使据几位当事人说——"冻得邦邦硬"。

"我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拖进门廊。"纳尔逊多年后接受明尼苏达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说。"我以为她已经死了。她被冻得比木板还硬,直到我看到她的鼻子里冒出了几个气泡。"

如果不是纳尔逊及时反应,希利亚德就会成为每年成千上万因失温而死亡的遇难者之一。现在则相反,她的故事已经成为医学传说的一部分。

人类怎么可能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中存活下来?

人类在如此温度下幸存的故事是不寻常的,足以成为新闻,但也不完全是罕见的。事实上,低温领域的医学专家有一句行话:“在死亡之前,没有人是死的。"

在可控条件下,降低体温可以冷却新陈代谢,减少身体对氧气的渴求。

在医疗环境中,或者在其他罕见的情况下,冰冷的身体可以在死亡过程中踩下刹车,至少是在一段时间内。

希利亚德的传奇之处是她的极端条件。

先不说她当时的体温仅有27摄氏度,比健康人整整低了10度。她——显然——被冻住了。脸色苍白,眼睛凝固,据说她的皮肤太硬,无法被皮下注射针刺穿。

用治疗她的医生乔治·萨瑟的话说:"身体很冷,完全是固体,就像一块从冰柜里取出的冻肉。"

然而,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在加热垫的温暖下,希利亚德恢复了健康。她在中午时分开始说话,除了一些麻木、起泡的脚趾外,很快就出院了,又过上了平凡的生活。

对她社区的朋友和家人来说,这一切都源于仁慈上帝的恩典。但是生物学的立场是什么?

与许多材料不同,水结晶时会膨胀。这种膨胀对于在低温下的身体组织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液体内容物有可能膨胀到使其容器(细胞)破裂的程度。

绽放的杂散冰晶,也会用它们的针状碎片刺破细胞膜,使四肢的皮肤和肌肉发黑,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冻伤。

一些动物进化出有趣的适应性,以应对亚冰点条件下尖锐、膨胀的冰晶所带来的危险。例如,被称为南极黑鳍冰鱼的深海鱼可以产生糖蛋白——一种天然防冻剂。

木蛙用葡萄糖充斥其身体,将其细胞内容物变成糖浆,从而抵御冰冻和脱水。

但除了几位当事人的观察记录外,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参考,很难说希利亚德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她的生理化学过程有什么独特之处吗?或者甚至是她的组织的构成?

希利亚德的身体僵硬,是严重体温过低的一个常见迹象,因为肌肉僵硬的程度增加,甚至可以类似于死尸僵硬。

她的身体表面是冰冷和白色的,甚至她的眼睛也是玻璃状和 "固体"的,这可能也不太令人惊讶。身体会关闭皮肤下的血管通道,以保持核心器官的运作——所以冻毙的尸体看起来毫无血色。

除了一些当事人的描述外,我们只能猜测,然而,毫无疑问,她是幸运的。

我们对人体极限了解得越多,我们在未来就可越少依靠运气来拯救生命。

https://www.sciencealert.com/a-woman-famously-survived-being-frozen-solid-40-years-ago-here-s-the-science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