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11.11 , 11:01

假如总统在败选后不肯离开白宫会怎样?

川普败选,但如果他拒绝离开白宫的话,那会怎样呢?美国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儿,所以很难得知。但是,政治科学家和历史学家告诉LIVE SCIENCE说,他们有理由确信这招行不通。

根据第20号修正案,如果川普竞选失败,他的任期将在2021年1月20日的中午结束,届时拜登将正式成为总统。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和经济研究及政策学院的教授Robert Shapiro说,即便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一旦他败选,肯定要从白宫里搬出去。

川普的声明策略已经是前无古人的了

川普反复在公众面前强调自己打算通过诉讼大战赢得选举。

而这一手段并不新鲜。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得克萨斯州州长小布什战争了副总统阿尔·戈尔,靠的不是赢得了多数选票,而是在佛罗里达州的选票情况不明朗无法决出真赢家后,通过更有效的诉讼大战结束了战斗。

但这不意味总统职位的诉讼大战会成新常态。小布什对戈尔的那一次本就很不正常,最终以最高法院5比4的投票决定为2000年大选画上了句号。将选举结果交给小布什的保守党人写道,他们所用到的教义永远都不应该用于开先河。其中之一的前任最高发院法官Sandra Day O'Connor后来也公开质疑过这是否是个错误。

而且2000年的大选和2020年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

首先,川普在选举日前费了老鼻子劲儿来阻止关键摇摆州的选民去投票。共和党的律师们分散到全国各地,使缺席投票变得难上加难,并试图作废已经投出的选票。

其次,虽然戈尔曾是副总统,而且有总统克林顿撑腰,小布什是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的兄弟,但是两人在为推翻选举结果而争斗时都不是以总统的身份。如果川普按照自己的说法,通过最高发院来赢得选举的话,他将是以现任总统的身份进行这一切。在做最终决定的9个法官的席位中,他可以安插3个。

而且很显然,小布什和戈尔都没有在选举前威胁过使用法律手段。只有当一个庞大的又具有决定性的摇摆州出现了少数几百张的不确定选票后,戈尔和小布什才开始为是否重新计票而争斗。

窃取竞选结果很难

“在2000年那次大选中,佛罗里达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人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Shapiro说,“而现在所发生的的这一切,所有人心里都有数。”

最终,选举的官僚体制是川普无法触动的。

“每个州的选举官僚机构都狂热着试着完成选举流程以及选票的统计。他们清楚会发生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说,“这些人的质量在各州各有不同,但他们是选举的专业人士……他们怀着自豪之情让选举成功。真正的公务计票人员是没有诡计可言的。”

无论要尝试什么诡计,也有终结的时候。

联邦法律规定,各州必须在选举年的12月8日最终确定自己的选举人票。在12月14日,总统选举团会投出自己的选票。Shapiro说,到了那时候,一切都有定论了。如果更多的选举人投给了川普,那他将连庄。如果更多人投给了拜登,那他将成为下任总统,法庭挑战也无济于事。

美国总统候选人总会接受选举结果

那么又绕回来了,假如川普拒绝离开白宫怎么办?

虽然川普拒绝承诺和平交接,但他也没明确表明自己会在这一节骨眼上否定选举结果。要是拒绝搬家,那他将会是美国历史上真正的第一人。

波士顿大学的历史学家Bruce Schulman说,要是问曾经是否有总统暗示过自己拒绝接受选举结果,答案是否定的。

Schulman说:“从来没有过这样和类似的先例。”

他指出,在1824年和1876年有两次总统选举是由众议院决定的,因为没有候选人能获得总统选举团的多数选票。

1824年时,安德鲁·杰克逊、约翰·昆西·亚当斯、亨利·克雷以及威廉姆·克劳福德都参加了总统竞选,没有人获得总统选举团的多数选票,最后由众议院选取亚当斯担任总统。

1876年那次,共和党人卢瑟福·B·海耶斯向国会民主党承诺,他将结束内战重建以换取他们的选票,最后结束了国会竞争。正如《亚特兰大报》报道的那样,这仍是美国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但每一次,败选的一方都接受了最终结果。

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律历史学家Noah Rosenblum说,一个更为相似的先例是1800年时的大选,双方分别是总统约翰·亚当斯(联邦党)和副总统托马斯·杰佛逊(民主共和党)。

“那场选举勾起了联邦党人和民主共和党人之间的凶狠争斗,”Rosenblum说,“双方都坚称,如果对方获胜,那就是共和国的终结。当时掌权的联邦党暗中采取行动来削弱对手的势力,其中就包括通过了臭名昭著的《客籍法和惩治叛乱法》,依照该法案他们关押了民主共和党的报纸编辑。”

换句话说,民主体现在投票上。

Rosenblum说,“尽管如此,在联邦党败选后,约翰·亚当斯还是和平的将总统位置传给了托马斯·杰佛逊。”

所以川普拒绝接受大选结果的场景一定相当奇异,即便按19世纪狂野的标准来说也一样。

假如真就赖着不走呢?

Shapiro说:“你说的那种情况是所有选票均已统计完成,所有关于投票的法律挑战也已经处理干净,然后选举人在14号投出自己的一票。”

后面的流程就很清楚了。

“到那时候,投票结果会被交到国会(通常在12月23日),然后在1月6日由即将离任的副总统在国会进行批准,”Shapiro说,“到了6号,假如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接受了美国的新总统是拜登。那到了那个特定时刻,如果川普还不想搬出白宫,其实就很好办了。”

从法律层面上讲,川普手握的权利非常有限。

“有人宣誓效忠于总统拜登。这个人可能是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也有可能是他的祖母。到了1月20日的中午,他就是美国的总统了。整个特勤局都听命于他,”Shapiro说,“川普作为即将卸任的总统也有着一支特勤局分队。拜登进入白宫,特勤局则会护送川普离开。事情就是这样。在那时,所有政府的公务员以及美国政府的所有雇员都听命于乔·拜登。”

这个直截了当的解决方法是根据自身的假设:也就是选举人能够投票,并证实自己的投票;联邦政府的各个机构——包括国会在内——都各司其职;特勤局依法办事。权力交接失败在其他国家有过先例,但是美国从未出现过。

正如斯坦福大学历史学家Jonathan Gienapp在10月份时说的那样,川普拒绝承诺和平交接让美国机构的权力深陷质疑。宪法本身没有直接的安全措施来确保和平,而且假定的是参与选举的所有人都承诺信守结果。

“我们有机构可以仲裁纠纷或是否认不合法的篡权,但是决定事态的安全措施更加关乎政治,而不是关乎宪法的,”他写道,“研究出某种妥协方案的重任就落在了选举政治领袖肩上,就和1876-1877年那时一样。或者如果必要的话,人民需要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靠集会和抗议促成解决方案。”

Shapiro表示,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预计美国数个世纪来按规矩转交总统职位的历史是不会中断的。

“那是最简单的假设,”他说,“我认为特勤局是会服从于美国的新总统。比较困难的是在选票统计和选举人上得到一致同意。”

如果拜登获胜,顽强的川普在卸任前还几个月的时间折腾拜登。Shapiro说,总统交接是非常棘手的过程。在川普政权和拜登政权交替时,整个联邦政府里成千上万的政务官可能会被替换,大到内阁官员,小到NASA局长。对此,前任团队和新任团队通常会密切合作。但川普仅仅只需要在就职典礼前拒绝拜登团队进门,就会使移交工作变得困难异常。

Shapiro说,但最终,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无论交接是怎样进行的,就职典礼后就算交接完成了。将会有一个全新的政权,原来的政权必须要让位。

前提是各个机构都能团结一致。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