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5.06 , 02:59

服用抗过敏药会使过敏症状加重吗?

每年的植物交配季节都会影响很多人。当神奇的春季到来,花儿开了,树叶落了,数十亿的花粉飞舞,试图使另一朵花受精。当它们意外地落进我们的鼻子并在那里触发一种免疫反应,我们称之为季节性过敏。

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大约有2500万美国人过敏,其中许多人服用某种非处方药来治疗。有很多关于过敏的误解,也许部分原因是我们对它们如何真正工作的知之甚少。

初次服用抗过敏药的人难免会有这些疑问:如果我一直吃过敏药,我是否阻止了身体对过敏原的耐受性?我是否只是让我的过敏变得更加严重?随着季节进展或年龄的增长,你的过敏症会变得越来越糟。

但这不能怪罪于药物。纽约大学过敏症专家Clifford Bassett表示,“在每年的花粉季节,我都会看到数百名感觉过敏药物对他们没有帮助的患者。” 他解释说,还有其他原因解释了为什么这些药物没有发挥作用。其中一些可能只是在衰老——许多人成年后会过敏(尽管总体而言成年人的过敏性反应比儿童要少)。

芝加哥过敏和哮喘医学主任Sarena Sawlani解释说,这也可能是个体差异,每个人对每种过敏药物的反应都略有不同,具体原因比较复杂,还未能完全了解。甚至在每一种类型的过敏药中都是如此。

过敏药物主要有两大类,抗组胺药和皮质类固醇
(免疫治疗不算,免疫治疗是为了改变你的免疫系统)

在美国,大多数人都服用抗组胺药,包括从Benadryl(苯那敏)到Claritin(开瑞坦)再到Zyrtec的所有一切。最初的抗组胺药Benadryl(通用名苯海拉明)使人们昏昏欲睡,因为它的作用可以跨越血脑屏障。在大脑中,组胺类药物通过附着在调节过敏反应的受体上,在正常的睡眠-觉醒周期内帮助促进清醒。Benadryl具有穿过血脑屏障并与之无差别地结合的能力,因此大多数人都会相当嗜睡。当不在大脑中停留的第二代以及后来的第三代抗组胺药被发明出来后,季节性过敏患者获得了巨大的胜利。第二代抗组胺药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可以更特异性地与相关受体结合,而且它们具有疏脂性或“脂肪厌恶性”,血脑屏障能阻断大部分的溶脂性分子,从而把Claritin或Zyrtec拒之门外。

这些非困倦的药已成为主流,尽管它们可能不如皮质类固醇有效。抗组胺药的作用是通过阻断组胺,顾名思义,这有助于过敏,因为组胺是你的身体对花粉 (或猫皮屑以及其他任何你过敏的东西) 作出反应的信号分子。

一种叫做肥大细胞的细胞一旦检测到过敏原,就会释放出大量的组胺。这些组织胺会释放出大量的组胺,通过使你的血管扩张和增加鼻腔内粘膜的通透性来对抗感知到的威胁。粘膜的通透性听起来可能很无害,但实际上是反应中最关键的部分—— 这就是(部分)让你流鼻涕、流眼水的原因。流鼻涕从字面上看,是你的鼻膜漏出了血液中的血浆成分,再加上鼻腔内衬细胞分泌过多的粘液,所以才会导致流鼻涕——无论如何,抗组胺药可以阻止你的身体释放的组胺,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停止症状,但不能阻止这个过程。

而皮质类固醇在组胺部分甚至开始之前阻断炎症细胞的涌入。你可能更熟悉的是像Flonase(辅舒良)这样的鼻腔喷雾剂。对许多关于过敏药物疗效的研究的元分析表明,鼻内喷雾剂比抗组胺药的效果更好,很可能是因为它们首先防止了反应的发生。不利之处在于它们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尽管您会在大约半小时内看到一些缓解,但皮质类固醇在使用两到四个星期后效果最佳,因为它们实际上在帮助调节您的免疫系统。

因此,如果过敏药物与我的免疫系统相互作用,这是否就意味着它会改变我的身体反应方式?

一项啮齿类动物研究显示,抗组胺类药物可能防止动物从建立对过敏原的耐受性,但这项研究是基于毒液而不是花粉或其他常见的过敏原,另外它是一项啮齿动物的研究,还没有研究表明人类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Sawlani主任认为像抗组胺药和鼻腔喷雾剂这样的处分药物包括眼药水,“应该不会对你的免疫系统产生明显的临床影响。”

Bassett专家说(耐受性)很可能不是你的药物造成的。“随着季节的进展,只需要少量的花粉就可以引起过敏反应。”当你的免疫系统已经准备好对某些过敏原作出反应时,只需很少的火苗就能引燃组胺。他建议在花粉季可能达到高峰前几周开始服用过敏药物,并建议如果您想更好地控制症状时去看过敏医生。在办公室对过敏原进行测试可以帮助您了解如何减少暴露,或者在你抱怨变成鼻涕怪时告诉你谁是罪魁祸首。

原文:https://www.popsci.com/allergy-medication-immune-system/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