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15 , 09:00

几个用弱智理由洗白的犯人

1、2015年巴黎火车袭击案的枪手说自己“无意间”捡到了这把AK47

Ayoub El-Khazzani是2015年巴黎火车袭击案的主谋,那天他登上了大力士高速列车,随身带着一把突击步枪、近300发子弹、一把全自动手枪、一把美工刀还有一些汽油,想要杀死所有的乘客。幸运的是他的恶行没有得逞,同车的几位美国大兵降服了他。

有关当局指出El-Khazzani和一个强硬派伊斯兰组织关系密切,显然是在谋划恐袭,但是Khazzani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辩解自己只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是“无意间”在一个公园中发现了这些军火。而且,据称当他得知这些显而易见的恐袭行为被叫做恐袭行为时“目瞪口呆”。这显然是如今许多大都市面临的垃圾问题之一:一大堆游手好闲的饭桶图省事儿不做垃圾分类,而把不要的枪支随手一丢。也希望法国政府能够有所作为,使劲儿罚罚那些乱扔子弹的混蛋。

2、和海豚啪啪啪的男子说是海豚勾引了他

Malcolm Brenner从1971年开始和佛罗里达水族馆里一条名叫Dolly的雌性海豚发生关系。直接把这事儿撂出来是有点不妥,但真没什么婉转的方式来含蓄的表达艹海豚这事儿。Brenner声称,持续了一年的这件“风流韵事”绝对不是虐待动物,因为是Dolly勾引了他。他进入Dolly的水池不是为了和它来一段《水形物语》,但是Dolly通过“心灵感应”向他传达了自己的欲望,甚至还在他的身上“蹭自己的银护”。他又能怎么样?不和它来一发?换谁也忍不住啊。

事实上,用Brenner的话说,Dolly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如果他拒绝了它的殷勤,它会“暴揍他一顿”,还曾经把他推进近4米深的水池里。Dolly还曾经身体把Brenner的女友抛出水池外。似乎符合逻辑的做法应该是不再进入这个有着强奸犯海豚的水池里,但我们也不是要责怪受害者,Brenner也根本不把自己看做是受害者。他会开心的向你推荐他的自传《水中女神》(咸湿女神(误)),不过这书名有点让人开心不起来,原因有很多,更多是因为这是他能泡到的唯一女神了。

3、被指控性侵的医生辩称只是“忘了洗手”

大多数的性侵案件想要证实有点儿难的让人烦躁,但在被药晕过去的受害者体内发现了David Newman医生的小蝌蚪之后,案情走向似乎应该是板上钉钉了。可是,Newman却告诉警方说,自己只不过是在治疗病人之前在休息室里撸了一发,然后却忘记洗手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说的是真的,那也太膈应人了。什么样的医生会在治疗病人之前不洗手?显然还TM没戴手套?尤其还是在撸完一发以后?他自己就完全意识不到么?我们就不继续这一连串的小问号了。

重点是,无论如何这里都发生了数起罪行,就算没犯法也违反了公共礼仪。但是,后来又出现了4名受害者,揭示了Newman的罪行可比《美国派》的次要情节要罪恶的多。最终他被定罪性虐待,被判有期徒刑2年。

4、一名男子声称阿布扎比警方向他发放儿童涩情

当Hani Al Askari携带300部视频和近100张儿童涩情照片想要入境加拿大被捕时,他发誓自己只是帮一个朋友拿一下。真是老掉牙的开脱了,但这位准难民却坚称真的不是看起来那样:他的那位朋友是阿布扎比的警察。看起来背后的故事似乎成了“阿布扎比警方随机向路人分发儿童涩情”,但Askari声称自己是警方的电脑专家顾问,拿到这些也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

这不是说阴差阳错抓到了一票儿无辜的人,所以Al Askari拿不出他所声称的证据也不足为奇。他号称想要联系跟他对接的警官,但是出于某些原因,那个人一直没回复他。或许Al Askari之前用这招成了一次,所以他才会心存侥幸。也可能他曾经趁乱当过漏网之鱼。无论是哪种情况,Al Askari都没能提供他所说的警方指令,还有那些“警方材料”。他说,这些都在他的硬盘里,但是找起来比较麻烦,得花上几周的时间。法官可没这么多时间陪他演戏,最后判处了他有期徒刑18个月。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