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01 , 09:00

硬核神话:人鱼之歌

想马上赚一百万吗?很简单。你只需要到以色列海滨城市海法(Haifa)附近的Kiryat Yam去一趟,为一种生物的存在找到确凿的证据。不过,几千年来都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最早的Kiryat Yam人鱼目击报告发生在2009年,当地镇长特别为此设立了奖金进行悬赏。目击者声称,人鱼的上半身和人类女孩相似,下半身则长着海豚的尾巴。她只在落日时分现身。

人鱼们已经在人类的幻想世界中游荡了几千年了。她们最早在宗教文书中出现,包括犹太法典《塔木德》以及其它各种不同文化的传说中。公元一世纪,罗马的老普林尼在他的著作《自然史》中,也描述了类似人鱼的生物。今天,她成为了迪斯尼公主,星巴克的logo,以及象征着变身和危险欲望的小美人鱼。最戏剧性的是,他们竟然成为了“真实存在”的一种动物,还有偶尔的实体照片能够证明。

大部分目击报告中,人鱼长着和人类女性类似的头部和躯干,长长的头发在水中飘荡,当然,还有水手们津津乐道的大胸。手指格外纤长,指间可能有蹼相连。腰部以下是覆盖着鳞片的鱼尾。人鱼优雅迷人,有着人类男性不可抵挡的美丽,这一点往往诱发灾祸。

和Daryl Hannah在电影《美人鱼》中的形象差不多。

这是半人半鱼生物流传最广的概念形象。但全世界各种文化中的人鱼想象已经存在上千年之久了。古代叙利亚女神阿塔伽提斯(Atargatis)可能是其中第一位,虽然在最早出场时,她并非鱼身。

个性难料
美丽的阿塔伽提斯的故事最早流传在公元前1000年的叙利亚。她是掌控水与生育的守护女神,。在一般版本的故事中,她爱上了一个凡人。和以往一样,故事里的神女都结局不太好:阿塔伽提斯意外地杀死了她的爱人。无尽愧疚与悲恸之下,她跳入了湖水,想把自己变成一条鱼。但她的美太强大了,中途变身失败的女神,下半身化成了鱼尾,但腰部以上还是女性。

人鱼们可能是阿塔伽提斯一般的仁慈守护者。就像安徒生童话《小美人鱼》里可怜的主角一样脆弱:放弃了鱼尾来获得在爱人身畔行走的能力,却在被拒绝的心碎中化成了海上的泡沫。迪斯尼版的小美人鱼爱丽儿在安徒生版本的基础上做了改编,同样历经磨难,但最终凭借自己的善良和勇敢赢得了大团圆结局。爱丽儿真是一只英雄小人鱼。

另一种可能中,人鱼是极度邪恶的。德国传说里有种人鱼叫做尼克斯(nixes),会用音乐诱骗男性走入河水,然后溺死他们。有点像荷马史诗《奥德赛》中的海妖塞壬。(塞壬可不是人鱼,是和人鱼完全不同的生物。)

但一般情况下,情况要相对复杂些。正如她们的身体构造与水的根本特性:“二元性”与“变化”是人鱼神话的核心。西非的母亲水神Mami Wata,常被描绘成被一条蛇缠绕的人鱼。她慷慨丰裕,身躯性感但善妒。在忠诚的男性手中,她的魔梳和魔镜可以瞬间带来财富;但面对背叛,她所倾注的就是暴怒和毁灭。

人鱼迷人却难以捉摸,是女性又是动物,是守护者也是毁灭者。大部分想象中的人鱼都是美丽的。很明显,这是她们迷惑他人的关键因素。但在真实世界中,人鱼的样子可没那么漂亮。在1943年印度尼西亚附近的一次人鱼目击事件中,目击者称那只人鱼长着鲤鱼的唇。

目击事件

在二战期间,驻扎在印度尼西亚卡伊(Kay)群岛的日本士兵报告称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个“怪物”。身体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但手指和脚趾之间有蹼相连。头顶到脖子生长着尖刺,嘴巴就像鲤鱼的鱼唇一样。当地村民认出了这种生物,说有时出海会捞到这种生物。

人鱼的目击者常常是沿海居民或水手。哥伦布,约翰·史密斯亨利·哈德逊等探险家都说见过美人鱼。哈德逊是1608年在俄罗斯海域附近见到人鱼的。那只人鱼长着黑色的长发,光滑的肌肤,巨大的乳房和海豚的尾巴。在被Pocahontas (译:即迪斯尼《风中奇缘》中的宝嘉康蒂公主)救下后,1614年约翰史密斯在西印度群岛上还几乎爱上了一位绿色长发的人鱼。他原还以为那是一位游泳的女性,直到看向她的腰部以下。哥伦布则是在1493年看到人鱼的,不过他说她们没有想象中好看。

加拿大,英格兰,苏格兰,西非,美洲,荷兰和以色列都发现过人鱼的踪迹。2013年发现频道动物星球节目播出了一段在格陵兰岛 “偶遇” 人鱼的视频。尽管这部名为《真实美人鱼:新的证据》的续作和2012年的同系列《真实美人鱼:科学的假设》都是伪造的纪录片,但都创造了很高的收视率。

2013年“纪录片”的剧情是这样的,海洋生物学家Torsten Schmidt(演员扮演,并非是真正的科学家)和他的团队在格陵兰海为3000英尺(一千米)下的海底地形做测绘。偶然录下了从未听到过的声音。让人困惑的是,他们录下了声音并询问了聘请他们的冰岛地质局,是否能够对此进一步调查研究,冰岛地质局否决了他们的提议。

Schmidt自己组织了团队继续调查,并“发现”了一些东西。2013年3月,他们拍到了一个手部长蹼的人形生物。视频片段创造了收视记录。

不出所料,大部分海员遇见人鱼的经历都不被承认。有人说那是长期的海上生活或过度想象产生的幻觉。有学者说哥伦布把海牛和人鱼搞混了(这也能解释他对人鱼外形的失望)。一位战后从卡伊群岛回国的日本军官要求生物学家对他在岛上见到的怪物进行调查,但他们拒绝了。

可以理解,人鱼的说法不怎么能引起科学家的兴趣。但这并不意味着科学家不会讨论她们。

人鱼科学
1990年科学期刊《湖沼与海洋学》上发表了一篇和美人鱼有关的论文。受尊敬的海洋生物学家Karl Banse对人鱼的生理构造和生活方式进行了深入的分析。Banse根据已知水生生物及其生活方式对人鱼的特点进行了理论猜想。

在这篇名为《人鱼:生理,文化与死亡》的论文中,Banse说根据地理分布,人鱼分为三大族群。因为身上缺乏在冷水海域生活必需的厚厚鲸脂,她们都生活在温暖水域里。哥伦布见到的人鱼属于生活在大西洋的印度塞壬族。

根据Banse的说法,人鱼的食物是人肉。不过值得注意的是,1967年发生在英属哥伦比亚群岛的一次目击事件中,人鱼吃的是鲑鱼。在身体构造方面,Banse认为人鱼尾部并不是传统说法中的光滑鱼鳞。在他的论证中,人鱼尾部覆盖着和“犰狳和食蚁动物”身上类似的角质层。

由于只有两个乳房,他推测她们一次只能生一两个孩子。论文里没有提到繁殖方式,不过人类生殖器的缺失似乎指向了鱼类的受精方式。至于出生细节,我们可以参考一下印度神话:猴神哈奴曼和金色美人鱼Sovann Macha生了一个孩子。孩子是从妈妈的喉咙里出来的。

这些美人鱼都在哪里呢?Banse说,灭绝了。人类的过度捕捞导致水母种群数量急速膨胀,影响了生态平衡。美人鱼皮肤很薄,无法抵御水母的蜇伤,就此灭绝。

但至少从发生在Kiryat Yam的多次目击事件来看,很明显,他们并没有真正灭绝。还有(伪)科学家Torsten Schmidt在《美人鱼:新的证据》中的证言,或者探索频道大获成功的前作《美人鱼:科学的假设》里的视频片段,都成功描绘了一个“极度可信的”形象。为此,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不得不出来澄清。

在《新的证据》播出后,NOAA接到无数相关电话,他们对此特别发布了声明:“从未发现任何人形水生动物的证据”,试着澄清此事。但为什么,人鱼存在于几乎全体海员的群体潜意识中?这个问题还是留待历史学家,哲学家和人类学家解答吧。
或许...

与此同时,以色列Kiryat Yam的一百万美人鱼奖金还等着领取人。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 ,由译者 Jxma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