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10 , 11:21

技术达人Troy Hitch宣布要把Oculus Rift戴一年。下面是他的自述。

[-]

作为一名意见领袖,我有测试新技术和开拓数码荒野的专业义务。多年来,我都深知只有我自己体会到了最重要的信息才能将有用的信息有效传播给你。所以,我在深思熟虑之后在新年做了个决定:成为一个与科技连接更紧密的数字公民。所以,我会在2015年的整年里一直戴着Oculus Rift头戴显示器。

我从1月6日上午的CES2015开始戴Oculus Rift,将会一直到2015年12月31日取下。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是什么让我做出这么大胆的决定?这一挑战将会影响我的领导、思维能力,更不要说还会影响我的人际关系。我的家庭医生还跟我说:“这很可能会对你的眼睛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

1. 只有对现实让步了,才能学会控制
如果说社交媒体教会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我们越是脱离(日常生活)现实,就会对个人权益和现实掌控的更多:名誉、价值、智慧和社会其他人的联系。我们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我相信在Rift的我会变成一个更有创新性的思想领袖、一个更好的父亲和丈夫以及更体贴的男性情人(和我在里面遇到的人)。

2. 人类处于阿尔法状态
我相信,人类生活在阿尔法释放状态。人类有太多还没开发出的潜能,但我们被现在固有的状态封禁了,导致我们的技能不完全。科技是补丁,我们需要把自己推入满状态生产中间,我不想再多当一天没有连接系统没打补丁的人了。

3. 这是我进入虚拟的命运
自从我30年前读过《神经漫游者》这本书之后,我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摆脱现实的镣铐,永远把自己装进Gibson的“矩阵”里。然后我会发现《雪崩(Snow Crash)》,修订尚未发生的历史,把我设定为Stephenson的“虚拟实境(Metaverse)”里。我不可能在《桃色机密》里被打倒,我会变成一个生活在Crichton的虚拟图书馆里,被一个聪明的“天使”指引着,搜集证据把反性别歧视诉讼案件翻案。现在的技术终于追上了我最喜欢的作者的视野,Oculus Rift注定我会成为一些虚拟宇宙作品中出现的思想领袖。

4. 我正经历大量中年危机
我已经44岁了,特别容易被一些“让自己的世界爆炸”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感染。事实上,Rift里面制造的那些自我毁灭都是假的,可以让现实中的人更不容易被伤。

我对于这次冒险之旅很兴奋,也希望你嫩而过跟我一起。请来CES找我,我戴着显示器是肯定找不到你的。

本文译自 LinkedIn,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翻了下Troy Hitch的LinkedIn档案,的确是为技术大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