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9.07 , 12:17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投稿:Neil
来源:https://voxeu.org/article/imf-loans-and-offshore-financial-flows
作者:Shekhar Aiyar IMF研究分部主任, Manasa Patnam IMF经济学家

提要
最近的研究发现:来自世界银行的援助支付与受援国转往离岸金融中心的资金流动之间存在联系。这表明受援国的精英阶层吞占了这些援助。本项研究使用长达25年的相关数据来检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是否存在着侵吞问题。数据显示并无证据证明来自IMF的贷款被转移至离岸资金账户。这可能由于IMF的贷款在资金的使用条件、授权条件和连续性方面,与世界银行援助存在结构性的不同。

来自国际金融组织的援助资金是否被当地精英阶层侵吞,并转移至离岸银行账户?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Andersen等(2020)发现了世界银行援助与更多的离岸资金转移之间的关联性。研究者认为由于离岸金融中心的私密性和资产保护能力,这确是一种转移援助资金的方法。

而且,这些离岸金融中心的银行账户绝大多数掌握在社会的最富有阶层手中(Alstadstaeter 2019)。所以更多的离岸金融中心流动,能显示这些援助被当地精英所侵吞并转移海外。

一些研究也显示,援助能够结构性的改变受援国腐败的性质 (Dreher et al. 2010)。但这种侵吞转移使得援助无法达到预期目的,并引发了问责问题。

将跨境流动与援助支出联系起来的新颖之处在于,它使我们能够量化援助被转移的程度。此前由于缺乏高频数据,这一主题并未被充分研究。

不同类型的援助,或来自不同机构的援助,可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转移;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援助有效性会出现相应的异质性。我们研究了这个问题,并验证了 IMF 贷款支付是否也是如此(Aiyar和Patnam,2021)。

IMF 贷款在许多重要方面与世界银行援助不同。IMF的贷款是不定期的,而不是连续的。IMF 的援助不是为发展项目提供资金,而是为面临国际收支危机或其他宏观经济冲击的政府提供资金(参见 Dreher 等人,2016 年对预算和项目援助之间差异的分析)。

IMF贷款也附带条件:受援国预计需要达到相应的量化目标——例如明确财政支出上限或国际储备下限——或结构性基准,如进行劳动力市场改革等。最后,IMF 贷款不如世界银行的条件优惠(尽管在这方面存在异质性)。鉴于这些多方面的差异,我们并未期望找到(与世界银行)相同甚至相似的 IMF 贷款侵占。事实上,我们并没找到。

研究结果

我们的研究设计很简单。通过使用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我们研究了接受IMF基金组织贷款支付的国家,在该季度是否存在增加的离岸金融中心外流。使用 OLS 估计的基线结果如图 1 所示。

援助转移意味着(援助到来时)流向离岸金融中心的相关系数为正;实际上,该系数为负数,如第一条线段(蓝色)所示。流向其他国际金融目的地的流量未受影响,如第二条线段(红色)所示,其分布范围包括了0。贷款支付对离岸金融中心的流出的影响相对于其他国际金融目的地的流出的影响如第三条线段(绿色)所示,该系数同样是负数。

图 1接受 IMF 贷款对国际流动增长率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注:该图绘制了 IMF 支出对离岸(蓝色)、非离岸(红色)和差异(绿色)流量的影响的点估计值(白点)和 95% 置信区间(以条形表示)。

我们也研究了是否存在与 IMF 贷款支付相关的预期效应或滞后效应。如果贷款计划是预期的,或者一些援助转移发生滞后,那么离岸流量的增加可能会在支付季度之前或之后发生。我们在添加最多四个季度的预期或滞后后重新运行我们的基线规范,但没有发现任何预期或滞后影响的证据。贷款支付的负相关和统计上的显著影响仅在支付的季度保持。

效果是否取决于项目类型或贷款规模?

对于不同类型的计划,援助转移可能会有不同。IMF减贫和增长信托基金向低收入国家提供优惠贷款,其条件比一般标准贷款更类似于世界银行的援助。

援助转移也可能是非线性的,仅当援助包达到足够大的规模时才会发生。我们发现几乎没有证据支持这两种假设(图 2)。尽管当贷款金额超过季度 GDP 的 2.5% 时,点估计为正,但与零没有显著差异。

图 2接受 IMF 付款对国际流量(差异流量)增长率的异质性影响
a) 根据项目类型(减贫和增长信托基金与一般贷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b) 根据贷款金额(纵轴单位:季度GDP)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COVID-19 带来的贷款激增

为应对 COVID-19 大流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额度最近创下了历史新高。此外,这些增长大部分是以“紧急援助”的形式出现的,与基金组织其他类型的贷款相比,这种援助的条件更少。因此,人们对其被利用的担忧有所增加。如果IMF的援助被转移到离岸银行账户,那么它就不能被用于抗击疫情。

图 3 IMF 贷款金额(季度,十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注:该图显示了 IMF 的季度支出。“紧急安排”是 RCF/RFI/紧急援助设施。资料来源:IMF财务部。

从计量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大流行提供了一种准自然实验。我们将样本限制在 2020 年第二和第三季度,当时 IMF 紧急贷款达到顶峰以应对 COVID-19 大流行。与较长时间序列的情况一样,我们无法发现 IMF 贷款支付对离岸金融中心转移(或实际上流向其他目的地,或两者之间的差异)的任何重大影响。

图 4在 COVID-19 期间接受 IMF 付款对国际流量增长率的影响(样本限于 2020 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与离岸资金流动
注:该图绘制了 IMF 支出对离岸(蓝色)、非离岸(红色)和差异(绿色)流量的影响的点估计值(白点)和 95% 置信区间(以条形表示)。

结论

我们的研究表明,与世界银行的援助不同,IMF 的贷款支付与更多的离岸银行账户外流无关。我们希望这一结果可以推动进一步研究国际援助中的哪些特征可能引起侵占问题。附加条件是否会使援助更难被侵占?提供给中央银行的资金是否比提供给单个开发项目的资金更不容易被滥用?多边援助是否比双边援助更少被精英阶层侵占?

在我们看来,这些都是一阶问题。尽管对援助与腐败(或无腐败)之间的结构关系进行过大量研究,但援助转移问题的研究很少。援助被转移使得其丧失意义,因此了解援助转移的机制和特征至关重要。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