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8.28 , 22:38

Nature科幻小说选(3):再会

《自然》杂志(Nature)是正经的顶尖学术期刊,但也有个科幻小说的专栏future,刊登一些篇幅很短的科幻小品,风格各异。

原标题:The reunion

作者:Emily Fox

我在餐厅等待自己的到来。咖啡是合成的劣等货,看着像焦油,尝起来更是糟糕,无奈我的网络连接又失灵了,无事可做。也罢,眼前原是这幅景象:货船缓缓靠进船坞,星光点点的太空在背后绵延。码头上灯光闪烁和站台上的对接舱缓慢行进,这些比身边这座人造乙烯材质的内饰和格子地板拼接而成的复古餐厅有意思多了。

我的注意力全在码头上的警察和他们的发光信标上,都没发现到另一个自己的到来。她无声地滑进我对面的位子,仿佛她一直在那儿,就在我面前,只是我刚刚才反应过来。

我们互相打量了一会儿。她看着很疲惫,在餐厅明亮的荧光灯下可以说是憔悴。皮肤像蜡一般,眼下有灰色的瘀痕。她缄口不言,似乎所有的紧张都埋在禁闭的双唇之下。这是张我每天在镜中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已经被摧残成另一幅样子,那是我所未曾经历的生活。

“我的消息你收到了。”她说。

我点点头,放下咖啡。“一晃好多年了。”

“确实如此。”

她的双手在复合板桌面上交叉再打开,生有老茧的拇指摩擦着指关节。此刻,我想看下自己的两手,把我俩的斑斑伤痕和细腻表皮放一起比较,但还是克制住了冲动。“咳。”她终于开口,把手伸进连体工作服,取出一个白色信封。

“咳,”她说,“我需要你帮一个忙。”接着她把信封从桌上滑给我。

我缓慢地拿起。各种思绪在脑中激荡,但我不能确定她是要哪种帮助。钱?不可能——她在钻井上工作好多年了,应该攒了不少钱。除非她把钱都拿去赌了。我又瞥了一眼她干瘦的脸,皮肤之下隐隐显出蜡黄。毒品?

我终于把信拿出来并开始阅读,很快便为自己刚才恶意的猜测感到愧疚,随后更加难以置信内容将我钉在座位上。跳到页底,我的目光停留在空出的两条签名行。其中一个已经被签上了名字。

我震惊地抬头看着她。

她耸了耸肩。"就像你把我带来这个世界一样,看来我离开这个世界也需要你的允许。"

喉咙里升起一股酸味,我又低头看了看那封信。纸上打印的文字渐渐变得模糊,我眨了眨眼重新聚焦看清。我的情绪激动,眼眶不禁有些温热。"医疗辅助死亡?"

"我病了。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她说,用手指了指自己,"显然,器官衰竭在克隆人中很常见。"

我依稀回忆起30多年前填写的文件里曾提到过副作用。当时我是多么渴望创造一个能够帮我还清债务的新生命体。真是太傻,太幼稚了。

"对不起,"我对她说,"我本该......"

我无法拼凑出合适的话语,她笑了笑,脸上有一丝忧郁但转瞬即逝。“没事儿。”

当然不!但这恐怕已经是我能获得的最接近宽恕的词汇了。也许,在未来几年里,这能够减轻一些我所背负的罪过吧。

我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笔, 在标注为“原始DNA”的横线上签了字。我注意到,我们的签名截然不同。

"谢谢。"她说,把信塞回了她的工作服里。

我们默默地坐着。我想表达的一切与刚刚签署的东西相比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所以我无话可说。我们其实不必为此见面。她可以很容易地把文件发给我,并在几分钟内得到我的数字签名。不过,她有她坚持的理由。我可以从她的紧绷的下巴上看出来。我们周围,生活仍在继续:餐厅的门开了,一群顾客簇拥而入,他们的话语和笑声像膨胀的泡沫一样充满了整个房间;在压板玻璃窗外,黑色无垠的夜触手可及,港口的警察冷静而准确地指挥着船只进入海湾。最后,另一个我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是吗?" 我说,抬头看着她。

"是的。"

我很想聊聊她的家人——如果她有家人的话,一旦她这样离开,他们是否有办法生存。但她冷峻的眼神告诉我,这不是我该问的。当初我出于自私的目的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她根本不欠我什么。

如果换成是我的话,一切会有所不同吗?

餐厅的门在她身后闭合,留给我的是一杯冰冷的咖啡和胸中的空虚。如果我更加勇敢,我可能会问她快不快乐,幸福与否,这样生活是否值得。

如果我更勇敢一点,我可能会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dingd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