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7.07 , 11:32

我们为什么会被歌曲洗脑?

你开着车去上班,听着最爱听的电台,音响里传出了小甜甜的《Baby One More Time》。等你把车停进了公司车位后,你的脑袋里还是不停地播放着这首歌。坐在工位上时会哼出来。去厕所的路上也会唱两句。晨会的时候,你会在会议桌上打着这首歌的拍子。下午五点该下班的时候,你的同事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而你自己也要疯逼了。

为什么歌曲会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环绕播放?专家说罪魁祸首是耳虫(Earworm)。不,它们可不是什么会从你耳朵钻进大脑里产下音乐虫卵的寄生虫,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的确有寄生属性,因为它们会“寄住”在人们的脑袋里,引发“认知瘙痒”或“大脑瘙痒”——大脑就需要用歌曲的旋律来填补这些空缺。

当我们听歌时,大脑的听觉皮层会被激活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当他们对受试者播放耳熟能详歌曲的片段时,受试者的听觉皮层会自动补完剩余的歌曲——换句话说,他们的大脑在歌曲早已结束时还会继续“播放”。为大脑止痒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停的在脑中重复播放这首歌。可惜这玩意儿和蚊子叮的包一样,越挠越痒,越痒越挠,因此你会陷入洗脑歌曲的无限循环中。

关于歌曲洗脑还有其他的理论。一些研究人员说,洗脑歌曲就像是我们拼命想要压下去的念头一样。我们越是拼命的不去想,反而越会去想它。还有些专家认为耳虫只不过是大脑在空闲时维持繁忙的一种方式。2021年发表在《实验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片文章发现,萦绕在脑海中的歌曲有助于加强伴随事件的记忆。这可能意味着以音乐为基础的干预有助于人们对抗痴呆症,也能解决记忆事件和日常生活难的问题。

正如有许多理论那样,这一现象也有着一大堆名字。从“repetunitis”到“melodymania”各式各样。那为什么有些歌能洗脑,而有些则不行呢?

驱除耳虫

辛辛那提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市场营销教授James Kellaris对耳虫和大脑瘙痒进行过研究,他发现高达99%的人都成为过耳虫的“宿主”。Kellaris说,女性、音乐家还有神经过敏、疲劳或是压力大的人最容易被耳虫洗脑。音乐家会这样挺正常,毕竟会不断和音乐打交道,但Kellaris还不确定为什么女性会这么容易成为耳虫俘虏。

研究人员也不清楚为什么有些歌更容易洗脑,但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洗脑旋律。通常这类歌曲有着简单、弱拍的旋律;朗朗上口又反复的歌词;同时还有着额外的节拍或者与众不同的节奏——与能让歌曲或是短歌曲在一开始风靡的因素相同。

大部分人(74%)会被歌词俘获,不过广告歌曲(15%)和纯音乐(11%)也很让人难以忘却。我们被洗脑后的抱怨,则是广告商和唱片公司的成功。

与大众的想法不同的是,我们不只会在大脑中循环播放讨厌的歌曲。巴克内尔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学生认为被洗脑的歌曲是令人愉悦的,还有30%是中性的。只有15%的洗脑歌曲被认为是令人不适的。

如何按下脑中的停止键

不幸的是,一旦歌开始在脑子里循环播放,任何想要让它停下来的尝试与方法都是徒劳的。洗脑的时间短到几分钟,长到数天——足以让心智最健全的人发疯了。大多数的耳虫最终会自己“爬出来”,但如果一首歌快要把你逼疯了,以下是一些可以尝试的小技巧:
1、唱另外一首歌,或者用乐器演奏其他的旋律。
2、干别的事情,让自己忙起来,比如锻炼。
3、听这首洗脑歌曲,反复听,一直听,不停听(这招对某些人奏效)。
4、打开收音机,或者CD机,让你的大脑接收另外一首歌曲。
5、把洗脑歌曲分享给朋友(友尽警告)。
6、想象耳虫是真实存在的虫子,并且正在爬出你的耳朵,被你踩的稀巴烂。

如果被歌曲洗脑也别担心——这不意味着你有什么毛病。不过如果你真真儿的幻听到了音乐,那就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了。这可能是endomusia(音乐幻听症)的迹象——这是一种人们会幻听到不存在的音乐的强迫症状。

番外:莫扎特的耳虫
耳虫不是一种现代才有的现象。早在18世纪,莫扎特的孩子们在弹钢琴的时候会把曲子只弹一半,崩溃的莫扎特会冲下楼梯,把剩余的曲子演奏完。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