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04 , 10:00

硬核神话:圣诞恶魔“克拉普斯”

圣诞临近的时候,家长们总是会提醒调皮捣蛋的孩子“圣诞老人正看着你呢”。但在漫漫长夜的阴影里,另一个窥探者正潜伏着,身披长毛,长着尖角和蹄子。

是的,野兽般的圣诞恶魔“克拉普斯”带来的可不是玩具,而是铁链和棍子。每年的12月5日,圣尼古拉斯节前一天的克拉普斯之夜,他将走出山野,恐吓孩子们,把其中最坏的孩子装进一个肮脏的柳条筐拖走。

尽管它不是西方传统里唯一的圣诞魔鬼,但克拉普斯成功地超越了他的同类。冰岛有食人的圣诞山妖Grýla,法国有鞭子老人Père Fouettard,但克拉普斯不止活跃在日耳曼阿尔卑斯传统中流传,还做到了“享誉”国际。

在我们探究克拉普斯的历史,精神甚至生理之前,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会存在圣诞节魔鬼。节假日应该是充满光明和童心奇迹的时刻,而不是恐怖的绑架者。
是啊,但是节假日,至少在北纬地区,一直是黑暗的时期。当然,我们点亮树木,齐唱圣歌,尽情享用猎物与农获。但在冬天,前景是不明朗的。春天会融化寒冰吗?庄稼会再度生长吗?我们储藏的食物足够撑过这个冬天吗?

这也是为什么当你翻阅世界神话时,会见到无数和克拉普斯类似的半人半羊,头上长角的恶魔。在希腊神话中,你会读到哈迪斯绑架丰收女神德墨忒尔的女儿珀耳塞福涅的故事。故事其实是用激烈的戏剧情节来解释地球季节的转换:当泊尔塞福涅被囚禁在哈迪斯的冥界时,冬天就到了;她重新现身时春天也一并降临。故事提醒我们冬天是一切自然重启的时刻,是秩序与生命之力与黑暗以及死亡对抗的时刻。

许多原始信仰中都渗透着这些主题,当基督教在欧洲传播时,古老的神灵并未就此消亡。相反,人们将他们编织进了新的信仰挂毯中。实际上,早期的基督教徒将他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生日改换到了12月25,因为这个日子过去是庆祝太阳新生的节日:复兴的上天之力注定会打败漫长的冬日。

因此,克拉普斯和冬日的昏暗,季节性的恐惧以及前基督教传统,包括丰收精神和野人等等都有关系。下一节,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老家伙的故事吧。

穿越街道,穿越历史
克拉普斯的确切起源是什么?这个问题就和他每年12月5日出现的原始荒野在哪里一样不为人知。

圣尼古拉斯是圣诞老人的天主教前身。最早在11世纪的日耳曼语系区流行起来。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克拉普斯才逐渐成为这个节日的一部分。但毫无疑问,他的来源要追溯到基督教传播之前的传统了。传统围绕着异教女神伯赤塔夫人(Perchta)和她恐怖且不忠的配偶Schiachperchten。

这些传统从未绝迹,最终回归了。到了16世纪,异教徒Schiachperchten游行变成了奥地利萨尔兹堡的冬日常备节庆活动。天主教徒试着在17和18世纪禁止此类节日,但都徒劳无功。就此,这个半人半羊的怪物获得了在阿尔卑斯传统节日中的地位。

在阿尔卑斯庆祝活动中,克拉普斯和圣尼克(即尼古拉斯)可以通过特别装扮和木制面具复活,你可以猜猜他们哪一个更受欢迎。拖着长毛的半人半羊漫步在街道上,最终一堆“克拉普斯”聚集起来。他们拖拽着铁链,挥舞着火把,狂野地跃动着,恣意释放能量。

和世界上许多蒙面游行庆祝活动一样,克拉普斯游行也可能变成另一种性质的事件。参与者能够避开日常生活的常规,释放自己个性里更具野性,或者更黑暗的一面。因此,事情有可能走向失控。许多游行队伍为装扮的参与者进行编号,防止他们跨过美好节日氛围与激情暴力之间微妙的界限。

2006年,忧心忡忡的家长们和奥地利儿童心理学家Max Friedrich公开表示反对魔鬼带来的恶劣影响,包括所谓的“克拉普斯创伤”。尤其有意思的是,当圣诞老人被禁止进入维也纳的幼儿园时,克拉普斯却可以。2015年,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大规模进入奥地利乡村地区,当地社区十分努力地表示欢迎,特别是对孩子,努力地向他们宣传有趣的恐怖节日。

克拉普斯的反对者甚至曾完全否认了他的魔鬼身份。在1938年纳粹德国入侵奥地利以前,笃信天主教的奥地利法西斯短暂地执掌过一段时间的政权。1945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提到,他们视克拉普斯为一个邪恶的,不守规则的,可能扰乱基督教传统的共产主义者。克拉普斯明信片和糖果一直都很受欢迎,但当时克拉普斯摇身一变,从礼物本身变成了送礼人。他抢走了圣诞老人的位置。送出糖果和礼物的,不再是圣尼古拉斯,而是这个魔鬼。

奥地利法西斯命令立即逮捕所有穿着克拉普斯服装的人。他们甚至要求登记,并监控全国所有的“圣诞老人”。

对克拉普斯的反对还在继续。用非人道的绑架威胁来恐吓淘气孩子,我们对此也仍有疑虑。传统不仅存活下来了,还传播得更广了。互联网文化和对同质化节日的抗拒引爆了全面的国际性的克拉普斯革命。

他会再次篡夺圣诞节的王座吗?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 ,由译者 Jxma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