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No.5395965

周二 发布于

树洞有人感慨在交错的火车窗上看到了二十年前求学的自己。不禁想起我的绿皮车。
大学暑假往返,我总是做火车。西南到西北四千余公里。中途需要转一次车,其中一趟是正宗绿皮车,1661次。全程三千余公里,行驶53小时(无晚点情况),硬卧票价300元左右。他又破又抢手,即便是没空调,烧煤供热水,我也得守着时间抢票。在这趟车上我遇到过隔间六个床位都是同龄大学生,大家废寝忘食打了一天三国杀。遇到过川藏线骑行团,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说着带不同口音的普通话。遇到过跟我同岁的女孩带着两个孩子去找老公定居他乡生活;遇到过大风天气在阿拉山口停车5小时;遇到过六七十年代的支边青年再乘火车回“第二故乡”看看。不变的是一路上,秦岭的山洞多到令人耳鸣,甘肃的地名历史底蕴深厚又诗意动人,新疆的星空宏伟斑斓又深邃静谧。这样一趟已经淘汰的绿皮车连续三年都会带我回家,大三暑假后我却再没有见过他。他不存在了,我也留在了西南,他再不会带我回家了。

[举报] [239] XX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