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No.5231848

北落 发布于

看到关于双减的抱怨,有感而发。
家乡是广东山区,高考本质上是排名游戏而非通过性游戏,全国各院校是按省份分配学位的,广东省本来分到的学位/考生比就是最低的(尤其是重点大学),比号称地狱难度的河南省还低。在上述背景下,受益于经济发达带来的教育资源富集,珠三角地区的考生重本率又还可以,这意味着非珠地区的考生是在地狱难度中的地狱。
广深子弟的老师不乏清北、海归,我老家那边老师来自韩山师范或者广技师的已经算是不错了,各中学里最好的老师通常是那几位早二十年前年考入本省华南师大的,然后做了经济上最差的选择(回乡教书),待久了没法挪的。
以前补课对我们那的考生来说,是相对性价比最高的卷法,大家牺牲一些睡眠和假期,强行加练习量,沿用既有的教室场地,一个班80人100人凑一点老师的加班补助,低效、痛苦、但足够便宜,当时还可以用这种最苦最笨的说法,从珠三角夺一点学位过来。禁止补课的政策刚出来的时候,我的老校长不肯执行,被批评警告,不服气,不向学生收补课费偷着补,被学生举报,撤职了。与此同时,珠三角子弟不补课但培训班满上,而我家乡的子弟们可上不起学而思,我所在中学那会偶尔还能有考进中山大学或者华南理工的子弟,现在已经绝迹了。

[举报] [184] XX [10]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