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9 , 23:28
15

半夜背后凉飕飕:创意写作 [1]

王橘猫译自nosleep上的一个小长篇。可能近期更新?

半夜背后凉飕飕:创意写作 [1]
credit: 煎蛋画师BC

十年前,我曾经是个教初二学生们创意写作的教师。在这期间,有两个学生创作的故事使我不安至今。

大学毕业后,我在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一个小镇找到了一份教书的工作。万圣节前后,我在我初二学生的创意写作课上布置了一项短篇小说的作业。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在课堂上充分地研讨过大量的都市传说和荒野怪谈,而现在是时候让他们写出属于自己的故事了。

字数:100到1000字之间。 指令:吓我。

呈交上来的作业质量符合预期,无论如何,他们也只是群初二的学生。但在其中,有一个故事显得惊人的杰出,它来源于一位名叫Jake的安静男孩。这份第一人称的短篇小说出乎意料的真实,甚至有些显得过于写实了。这几乎不像是虚构的故事,而更像是在讲述一个亲身经历的事件。我记得我把他的作品单独放在一边,深感安慰。

Kate的故事是最后一份交上来的。时至今日,我仍清楚记得阅读她作品时的感受:
额角边细碎连绵的冷汗,手掌中红笔按动发出的轻响,和自胃里传来的那诡异的恐惧感。我记得把她的故事叠在Jake的故事上,心想:

我他妈现在该怎么办?

我仍旧保存着这两个故事的复印件,而我也常常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还会留着它们?

但有什么不对 – 它们之间有着紧密的关联性,而里面藏有一些原始而美丽的东西。有趣的学生作品对我而言总有种强烈的吸引力,而就这样让这些作品的光芒熄灭未免显得太过可惜,甚至是种耻辱了。

在这里我会把这两个故事,以及之后披露的事件原貌分享出来 – 我很享受好的故事。


Jake的短篇小说

在我的奶奶Rosie开始“分不清楚现实和虚幻”之后,爸妈把她送到了养老院。我觉得这很残忍,但奶奶似乎显得不大在意,足够不在意了,我想。

我常常去探望她。她总是坐在那张正对着窗外的老旧木头摇椅上,但窗外什么都没有,除了一片绿色的原野。当绿色逐渐褪去,下雪的时候,这片原野会变成连绵不尽的白色地毯。我不是很确定奶奶喜欢哪个季节。她几乎不说话。大部分时候,她都在听着她的收音机,并且永远固定在同一个频道:89.1.

但89.1 从来没有任何信号,只有电波的杂音。奶奶会整天整夜地坐在摇椅上,听着这个杂音,像是在等待着自己生命的结束。没有任何人能走进她的生活。

有一天,我带着巧克力去探望奶奶。她坐在摇椅上缓慢地摇动着,戴着大大的耳机,盲目地注视着窗外的落雪。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有发现我的到来。我走近她,把巧克力放在小桌子上。突然,她把手伸过来,掐住了我的手腕。

“嘘,”她轻声说道,“听”。

奶奶往我这边靠了靠,我把耳朵凑近她,然后拿起耳机的听筒。但传来的只有杂音。

我张嘴准备说话,但她用手盖住了我的嘴巴。

“仔细听,”她说。

我照做了,但却只听到更多的杂音。

“很快了,他们很快就会来了。”她说,“他们快要把我带走了。”

我有点被她吓到,所以就跑回家了。我和爸妈说了这件事,但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有一天我睡不着,于是就拿起对讲机和Abby聊天。她住在我家对面,而且她似乎知道所有有关于频道89.1的事情。她和我说那是一个我们小镇的古老传说,你需要两样东西来让这个传说实现:一个收音机,和一个稍微打开的衣柜门。

你需要背对着衣柜,把收音机的频道调到89.1,然后非常、非常仔细地听。在某个时候,你会从杂音中听到微弱的风琴声、来自于深渊的尖叫声、和铁链在粗糙地面拖行的声音。打开的衣柜门是个邀请 – 把你的眼睛闭上、也只有当你把眼睛闭上的时候 – 某种东西会出现,然后你会消失在衣柜里。从那以后, 你所面对的只有未知的命运。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我问。

“我听别人说的,”她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越少人知道越好。”我往窗外望去,看见Abby在她的房间里,她把手指竖起,放在唇上。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从对讲机中传来她的声音。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想着奶奶和这个仪式。为什么她会想玩这个游戏?为什么她会想被拖进衣柜里?为什么她想面对未知的命运?

和上次一样,我和爸妈说了这件事、和他们说了我有多担心奶奶。但他们对此显得非常不屑。

“自从你爷爷去世了之后,她就把一切都放弃了,”我妈说,“我猜她是想和他在一起。”

我想进一步地了解这个传说,于是决定亲自试试这个游戏。在某个深夜,我把衣柜门留了一个小缝。我坐在床上,背对着衣柜门,把收音机频道调到89.1,然后带上了耳机,留神听着电波的杂音,闭上了眼睛。

那天我在床上坐了很久,全神贯注地分辨着杂音中的声音。我在那坐得越久,越觉得我的房间在逐渐地往下沉没。就好像空间里正在被某种东西填满,就好像我并不孤单。

在耳机中,我听见了遥远的风琴声,还听见了仿佛从远处传来的尖叫声,但声音似乎在逐步朝我靠近。金属般的尖叫声响起,然后我听见了一个声音:

“睁开你的双眼!”

我跳离了我的床,吓坏了。Abby歇斯底里的笑声从对讲机中传来。我快速环顾了一下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从窗外望去,然后看见Abby正在咯咯地笑着。她把对讲机靠近嘴边。

“你完全被我吓到了!”她说,“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你真是个胆小鬼。”

我注视着衣柜的门。它被完全打开了。89.1频道的杂音持续从我耳机中传来。

“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对讲机中传来Abby的声音。但我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只是个玩笑。

两周后,奶奶在睡梦中过世了。她的时候到了。我对这些都市传说和仪式也就不再感兴趣了。


Jake的故事是所有人之中最有趣的一篇。的确,他的写作技巧还需要加强,但他的想法很明确:一个神秘的传说,富有情感的角色特征,和一个模糊不清的结局。我真的以为这只是他编出来的故事,直到我读了Kate的作品。


Kate的短篇小说

恐慌。恐惧。没有人会相信我。没有人。

我跟他说那只是个玩笑。都只是个玩笑。只有这样我晚上才能睡着。

但我知道我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孩,一个仪式,和死亡。是死亡本身。黑色的死亡把他拽在手中,一个存在包围着它的受害者,试图要寻找它的同伴,把他拖入它秘密而又永恒的巢穴。

但我只是在开玩笑。自始至终也只是在开玩笑。所以没有关系。

我必须知道。知道更多。我去了她的房间。它似乎已经被腾空了,像是塞子被拔出的水槽。耳机在地上…杂音。只有杂音。

噪音从衣柜中传来。吃力的呼吸声。指甲从衣柜里刮过。我抓住门把 – 有什么,还有什么。黑暗的。邪恶的。不能打开。不会打开。不可以放它出来。

我慢慢后退。一个微弱的声音,尖啸着。

救我。

电波的杂音回响在这个窄小的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杂音。我把门关上。逃了出来。不能让它逃出来。

不会说。永远不会说。我的故事从来不存在。那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杂音。什么都没有。


现在我有了两个互相联系的故事 – Jake的传统风格民间传说故事,和Kate的专注于描述情绪、悔恨、与秘密的个性化短篇小说。也许是因为我在都市传说上花费了太多的功夫,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看过太多带有恐怖元素的学生论文与故事,最终成为了它们的受害者。但我无法让自己放弃这个想法:

这都是真的。

【待续】

nosleep 王橘猫 译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2)

TOTAL COMMENTS: 15+1

  1. 商周知
    @2 months ago
    3530983

    你倒是赶紧续啊( ̄へ ̄)

    [25] XX [0] 回复 [0]
  2. EYAN-040
    @2 months ago
    3530985

    一开始看还有点不安,但看到衣柜那段想起怪兽电力公司,就觉得好开心

    [75] XX [1] 回复 [0]
  3. 3530988

    好兴奋,又是一个长篇!
    希望能超越高高狗

    [35] XX [1] 回复 [1]
  4. 3530997

    总觉得威斯康辛这么多恐怖故事是因为冬天巨冷巨长还积雪,适合蜷在壁炉边上开脑洞。

    [41] XX [0] 回复 [0]
  5. ishikawa
    @2 months ago
    3531019

    @糖分: 恩,这样想来大内蒙还是很恐怖的,下场大雪就会收割成千上万的牛羊,(据央视新闻说)每年政府都没少赔。

    然而大东北就不恐怖了,毕竟有东方尼哥光环忽悠我是说护佑。

    [18] XX [2] 回复 [0]
  6. 3531024

    等续完再看。

  7. 3531053

    好抓人啊 明天去看看原文

  8. 3531058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

  9. 焦躁小猴儿
    @2 months ago
    3531064

    这俩,是小情侣吧…..一起开了脑洞,然后分头写了各自的部分。

    [16] XX [1] 回复 [0]
  10. 3531128

    Kate的小名是不是叫Abby

  11. 咳咳咳
    @2 months ago
    3531163

    喵喵喵,我来尾行你了!

  12. 3531342

    看了一下原文,确实不错(*๓´╰╯`๓)♡

  13. 3531365

    这篇故事的神秘感和恐怖hin抓人,好看挖

  14. 3531394

    随手翻的,意思差不多。
    万圣节过后的几天,在放学后,我留下了Kate。我想了解更多他们写的故事,尤其是她是不是Jake故事中的Abby,而她会承认她的作品中是描写?我掏出凯特的闪光小说,问她是怎么写的。她的灵感是什么?

    她耸了耸肩。“我想这是前卫。我只是尝试新的想法。你喜欢吗?“

    我点了点头。我告诉她,那是一件有趣的事。

    “你听说过89.1?凯特问我。

    我开始说话,但没办法。几句话被打断了,被凯特的笑声打断了。

    “噢,天哪,帕特里克先生,整件事不过是个玩笑!“

    凯特解释了她和卫国明密谋如何写出同一个故事,部分是为了一个创造性的写作练习,但主要是为了与我合作。整个事情都似乎明了了。那是万圣节的恶作剧。

    “所以我们捉弄到你啦!帕特里克先生,”凯特笑道。

    我不安地笑了。是的,他们捉弄到我了。我告诉她我很喜欢她的作品,让他们继续发展他们的写作,享受他们的万圣节。

    但我还是感觉有些不对。

    我和一个老伙计喝酒,他是大一英语老师-我在新城的一年级老师,他足智多膜,是个老司机。我告诉他关于作业和卫国明和凯特的故事。他笑了,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看来,”他说。“你说卫国明和凯特密谋捉弄你?在开学的时候,他们在班上很亲密,但到了秋天,他们就停止了往来。他们甚至不愿意看向对方了,对对方不理不睬。我猜他们是闹翻了,这件事也是他们编的。”

  15. 3531395

    接下来的几周里,我在班上和走廊里密切注视着Jake和Kate。他们一次也没交谈,并且从来没有看对方。我安排了一个与Jale的故事会议,我让他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他成为一个作家,尤其是他的万圣节小说。我咧嘴一笑,告诉他他和凯特的恶作剧把我完全捉弄到了。杰克尴尬地笑了笑。

    “我们捉弄到你了,嗯?他说。“这是Kate的主意。”

    一切都是编造的,他声称。没有89.1,他也没有在家里去世的祖母。所有的人物和情节都是100%虚构的。

    我告诉他他写的不错,并让他继续写作。

    不过,情况似乎不妥。就好像我错过了这诡诞故事的一部分。比如他们明明不在学校里交谈,但在口供上却出奇地一致这个疑点。也许是他们暗地里有约会和见面,不过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因此他们在走廊和课堂上表现得对彼此不理不睬?我想他们毕竟是15岁的孩子,有这些行为也似乎是合理的。

    即使我生活中没有什么麻烦事,我还是彻夜难眠。我白天教书,晚上我着迷于故事。新闻、体育和时事。现实生活过得很快,时间流逝着。(The real world slipped away. I pushed forward.)←随手翻的不仔细,意思差不多,原句挺不错。
    不过我这样翻译是不是不妥?还是不翻了滋溜溜。
    故事看完了,氛围塑造得不错,全篇没有直接讲述那个收音台或是打开的衣柜门什么的,最后没有完全揭露真相。
    坐等更新啦,期待@王橘猫 的翻译。
    我先溜走啦,滋溜溜~
    我的……太长……(分段发)

    [13] XX [2] 回复 [0]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