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0 , 00:13
17

半夜系列:Möbiusband

半夜系列:Möbiusband
credit: 123RF

# 迷

我们终于找到了心仪的房子。如果你买过房子,你就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夫妇在Twin Cities周边看了几乎上百间房子,其中要不与我们要求不符,要不马上被卖了。房地产商很蛮横,他们掌握着所有筹码,寸步不让。凭什么?因为如果你不妥协,他们会把你排除掉,马上联系那些为了房子不惜一切的买家。所以我们很果断,遇上了理想的房子而且谈妥后,会拼死得到它。

Alice马上爱上了这座位于城郊的砖房,而且房外贴了好看的墙纸。她从小就一直想住在砖房。而且砖房很稀罕,我们没想到竟然有机会遇到。它的前院很小,但崭新的木栏围着宽广的后院,弥补了前院的不足。我的罗威纳犬Chewy一定很喜欢在如此大的草地上撒欢。

房子内部更是令人满意。房主修缮了所有东西。Alice尤其喜爱宽敞的厨房,还有里面的新橱柜和茶水间。主卧室也被扩大了,浴室增添了漩涡浴缸。

地产经纪带我们四处看,同时交待了所有东西,像背书一样把房子的新装潢都数了一遍。其实真没关系。我们对房子一见钟情。参观完后,我看到有一扇门,敲了一下。

‘不,你不能进去里面’地产经纪喊。

我收回手,‘为什么?’我问。

他撅着嘴茫然地看着我,好像我刚违反了什么条约或是不成文的规矩。‘我们到客厅说吧’他直截地说。

我们站在皮质沙发旁。Alice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冲口而出‘我们真的想要这座房子,不管怎样。你告诉房主我们会买的’

经纪轻叹,说‘听着,在你们买下这里之前,有些事情必须要知道’

‘额 怎么了?’我问。

‘你们不能进去那道门,以后也是。而且不能问里面是谁,也不能打扰到他’

Alice退了一步,一脸疑惑地问‘什么?’

‘房主和他定了租赁合同。如果你买下房子,也要遵守这份合同。他不用交房租,但房主提醒过他不要打扰到任何人,也不要发出噪声。地下室有门口可以通到外面,他从那里进出的。’

老实说,我当时少有地说了几句脏话。但无可厚非,我竟然被告知即将购入的新房地下室里住了人。Alice拍了我肩膀一下,把我叫停。

‘我知道机会不等人’我其实不确定,但感觉应该这么说。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里一直没卖出去?’

‘可能是’经纪耸耸肩说。

‘Mark,我真的想要这房子’Alice说完,再对经纪说‘我们买下这里之后能把他赶走吗?’

经纪摇头‘不,他很可能会起诉你。他们有租赁合同和相关文件。他才刚续了一年约’

‘那我们让他住满一年,就能把他赶走?’我问。

‘对,应该是’

‘Mark,怎样?’Alice问。

‘就地下室那个家伙’我对她说‘只是一年,对吧?要不我们先安顿下来,一年后就把他赶出去,然后我们余下的日子都能在这好地方度过’

Alice喜形于色,已经给了我答案。

‘我们真的需要这里’她说‘公寓的租约快过期了,租金也贵得离谱’

‘对,现在的房租的确很贵’经纪说‘那么你们确定好了吗?’

我望下Alice,看她有没意见。她灿烂的笑容开心得像个等待玩耍的孩子。她心意已决,而我也疲于寻找合适的房子了。

我搂着她的肩膀,对经纪笑着说‘我们买下吧’。

交易过程简单地带过。我们完成了所有支付环节,修缮了前房主留下的小问题。在正式移交产权前,我想认识下地下室那个家伙,但被房主拒绝了,他说那个家伙独来独往,不喜欢见人。

我当时差点反悔,毕竟风险太大了。但Alice满怀期待的稚气眼神让我难以拒绝。

刚开始的几个月真的很好。我们顺利地搬进去,修缮费用也比预期低。最重要的是,我们从没听到地下室传出声音,也没见过那家伙。不得不说,入住的第一晚我根本不敢闭眼。但不久后,我们都忘了那家伙,他就像不存在一样。

一天,我在后院和Chewy玩耍。正如预期,他很喜欢这个大后院,当然也喜欢玩寻回游戏。我猜要是不管他的话,他能玩到累坏为止。整整一个小时后,我累了,他叼着树干走过来,放到我的脚边,抬头看着我,伸出长舌头喘着气,开心得像个孩子。我抚着他的头称赞他,挠挠他的耳朵,说‘我回去忙点东西,你自己在这吧’

他一脸不情愿,趴在地上抬头看着我,眼神和Alice真像。我笑了起来,告诉他这是没用的。

我喝过咖啡,瘫坐在沙发上,然后打开电脑。Chewy在吠叫,吠声比我以前听过的都响,然后开始凶猛地咆哮。我担心出事了,就爬起来走到外面看下。

他对着地下室的白色门龇牙,唾液满嘴地流。Chewy没对任何东西如此生气过。一次我侄子无故扇他的脸,我还想他会咬他手,但Chewy只是趴下撅着嘴。我从没见过Chewy这样的狠劲,说真的,他吓到我了。

我跪在他身边,摸着他的头问他‘怎么了,小家伙’

他挠那道门的上方,然后睁大眼睛看着我。我有点不安,Chewy一定觉得里面有些不妥,或者不寻常的东西。但我能怎么办?我从没见过那家伙,甚至不愿想到他。我只好拿些树枝分散Chewy的注意力,果然凑效了。

Alice下班回到家,我想跟她说这件事。但话在嘴边就停住了,我怕把她吓坏。

我完成工作后很累,只想看电视,然后睡觉。Alice亲昵地依偎在我身边。但我没心情,我还想着刚才Chewy发狂的样子——他的咆哮,龇牙,目露凶光。我在胡思乱想着地下室到底住着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我试着专心看电视,但没用。那晚我只睡了几个小时。

几天后,我在半夜听到一声巨响,像是有人闯进了房子。我穿着背心短裤谨慎地爬下床,从衣柜拿出棒球棍,小心翼翼蹓到只有月光照着的走廊。我经过了地下室的门,走到了客厅,却没看到被闯入的迹象。全部东西都维持着原样。Chewy安稳地睡着。

然后,我听到了身后的击打声。像是有人想用大锤敲开墙壁。我恐慌地转过身,紧握着棒球棍。几分钟后那个响声又出现了,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直到停下来。

我站在地下室的门前,久久握着门把,纠结要不要面对这个家伙。

结果我没开门。响声停下后,我就回到床上。我清楚记得当晚没睡着。

一周后,没有噪音,没有响声,一切都恢复正常。Alice说她没听过任何声音,我下巴都掉到地上了‘怎么可能?’我问她。

‘你一直都睡得比我浅,Mark’她回答。

也有道理,天塌了她都能睡着,但再小的动静也能把我吵醒。‘听着’我说‘我想过了。我们可能要请个律师,把那个家伙逼出去。你觉得呢?’

‘我们请不起律师,Mark,何况这可能也行不通’

‘我只怕我受不了再一次的半夜响声’

‘我打赌那是偶然的’她说‘如果再有这种事,到我怀里,我会保护你’她笑着靠到我身上,想吻我一下。

我没心情陪她玩,只想那把那家伙从家里赶出去。

一天早上,我收到了老板的邮件,惊觉这次搞砸了。我忘了通知他我准备放假一个月,所以接不了项目。心想这个邮件应该是老板的痛骂,甚至是解雇信。我忐忑不安,最终才鼓起勇气点开它。

没想到,那是关于我的升迁,还有几个月前我带头的项目的奖金。当时我真的兴奋得上天了,期待着Alice回家,然后开红酒与她庆祝。

当我在客厅高兴得手舞足蹈时,地下室发出了一阵响声。像是一把狂怒的电锯在撕裂一些东西,但不是木头。

‘不’我对自己说‘不能让你毁了’。我大步走到地下室的门前,握着门把,把门推开。

里面完全漆黑,湿冷和霉味冲到我的脸上。灰尘把我呛得咳了几下。电锯声停了,只有一片寂静。眼前暗得没有一点光。我几乎看不到下去的楼梯。只是莫名地觉得他就在楼梯尽头,死死盯着我。

恐慌在驱使我关上门,但我没有,我喊‘小声点!’然后才把砰地把门关上。

我的手不停地抖。我跑到房间里,抓着大腿坐着沉思了几个小时...那是什么回事?我还要继续住在这房子吗?

Alice回来后,我马上跟她说了这件事,还有升迁和奖金。我在她面前踱来踱去,告诉她升迁后的计划——我想马上请律师,让他找出合同的漏洞,好摆脱那家伙。我相信只要找对了人,就能把那个家伙吓跑。全程我都没注意到她站在我面前,睫毛膏随着眼泪流到了脸颊。说完后,我转身笑着看她,但笑容在看到她哭时全然停止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你看下自己’她说‘你只会想自己吗?我一回到家,你就对着我说个不停怎样花那些属于我们的钱。要是我不想浪费钱请律师呢?’

我沉默地站着,不知道怎样回答。她呜咽着擦眼泪,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冷酷地看着我‘没关系,反正我们请不起律师,因为...因为..’她哽咽了,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因为我被解雇了’她气冲冲地说,也没管掉在地上的钱包,然后用力关上了房间门。

很奇怪,我关心的不是她被解雇、她很伤心或者我们请不起律师,而是她终于能多点待在家里;这样她才会听到地下室那家伙的声响。

两个月过去了,Alice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投简历、求职、和朋友聊天、还有上网。她去过几次面试,但也没有下文。自从失去了工作,她就很少跟我说话。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她不再想碰我、亲我,而且只睡床的一边,几乎不会和我一起看电视。我觉得她是在经历待业的失落期。她会好起来的,我想。

地下室那家伙没发出声响了...整整两个月,一次都没。我想拍门让他发出声响。不管怎样的声响都行。幸运地是,用不着我...

铮...铮...铮...

Chewy跟着声音跑到地下室的门口,对着它吠叫。那是晚上九点,Alice在客厅喝东西和看书。谢天谢地,她终于听到了。我们站在门前,铮铮声不断,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尽管Alice得承认我是对的,她看起来也很冷漠,好像要怪在我头上。

‘你想怎么办?’她问我。

我能怎么办?我在想,同时怒上心头。她这样问我?几个月前我就说请律师了!

‘你想我下去?’我问‘教训他一顿吗?’

她摇头,用手扶着额头。‘我现在不想应付这些,想个不用请律师的方法吧。或者直接跟这家伙谈?给他带点啤酒什么的。我不知道’

她走开了,回到客厅,把我和Chewy留在门前。我们看了对方一眼,Chewy侧着脑袋皱起眉。

‘你有好点子?’我傻笑着问他。还好,响声停止了。

我了解到升迁后每天都要回办公室。老实说,我不太情愿,在家工作才最适合我。但我要怎么说呢?不用给我提工资,也不用升职位?归根结底,我是不想只留Alice和地下室那家伙在家。这情景让我心寒。我猜她一定很开心我这样对她说,但没想到,她不领情。

‘真的吗?一次晚饭的时候我问她‘你不害怕吗?’

‘我想如果他要杀了我,早就动手了’

‘额,好吧’

‘我没事的。而且,实话实说,你要多点出去。太常在家对你也不好’

‘好,你说的应该没错’我强装微笑,说了这个谎。

Alice一直没找到新工作。只剩两个月,我们就能把那家伙从地下室赶出去了。我渴望着那天,幻想着把他拉出来,扔到路边。Alice似乎不在乎,让我更绝望的是那晚她提到和他续约。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喊‘你开玩笑吗?’

‘不’她说‘我没开玩笑。他可以去哪?他只是偶尔发出声响,也没多大关系’

‘真不敢相信。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只想存好心给他续约,或者我们能收点房租?’

‘不!’

不管我怎么喊,她都出奇地冷静,站在我面前不愠不火地说‘我想说,曾经一段时间我都希望有人能帮助自己,而现在我们能帮助他’

‘不!’我抱臂说‘他不能留在这里,我要他消失’

她摇头,说‘我以为你人很好,我想我错了’

争吵后的一周过去了,Alice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道歉了,但无济于事。她忽略我,就像没看到我的存在。我顿觉无论如何,我只让想她回到我身边。而唯一办法是让她知道地下室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必须离开。然后她就会明白我。然而,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只能走进地下室,亲自找他。

某天,我下班回来,家里空空的。在门边桌子放下钥匙后,我叫了Alice,但没人回应。看了车库,她的车还在,心想她应该是去跑步了。我打了个哈欠,抓着头发,看看周围。然后看到纱门外的后院里有些东西,吓得后背发凉。

我整个身躯都僵硬了,脑袋一片空白。电脑包从手上滑落,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我不想相信,希望那是其他东西。是我的眼睛在戏弄自己,还是幻觉吗?我走过去,打开纱门,却和我想的一样。

Chewy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地上,嘴巴僵直地张开着,浑身是血,脖子上插着一把刀。我不愿相信看到的一切。是谁?我想,谁会这样做?我只有一个答案,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突然,我想起了Alice。他抓走了她?‘Alice!’我嘶哑着喊,泪水夺眶而出。我跑回去家里,‘Alice!’拿起棒球棍,猛地拉开地下室的门。我伸手想开灯,但开关坏了。我在恐慌中拿起了房间的手电筒,然后径直走下楼梯。

‘Alice!’我喊。

我走到楼梯尽头,一手拿着手电筒,另一只手高举着棒球棍。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我想象中的老房子里潮湿阴暗的地下室,而是一个崭新而且修缮过的居住空间。我没看到太多东西,只见完好的墙壁和干净、厚实的粗毛地毯。我在身旁找到了的开关。灯光照亮了整个地下室。

墙上挂着独具风格的油画原画。一张像是Jackson Pollock的作品;另一张像Picasso的;再者像是Bob Ross画展里的经典风景画,上面是高山密林与轻雾。这里完全异于我预期,甚至还有一个睡房,浴室,和小厨房。

但在小客厅里没有电视或沙发,除了几个木质和金属雕塑外,空空如也。

最让我震惊的是立在客厅中间的三个塑料画架...

左边的油画是一只狗躺在草地上,脖子插着刀。

右边的是一个灰暗的身影拉着一个女人的手,把她带到光明的天边。

而中间的,嗯,我想那是我,站在三张油画前...

我对之后的事只有模糊的印象,恐怕是畏怯与盲目的愤怒冲淡了我的记忆。

我甚至记不清楚在地下室多久了。有时我记起对着电脑,有时我记起被解雇了。现在我很少做别的,只是坐在地下室里,看着那些油画。

一天,我听到楼上有异响。我想可能是Alice,我把耳朵贴着门听,原来是其他人...我接着听...是一个房产经纪介绍房子的卖点。一个男人问了他几个问题,但我记不清楚了。几分钟后,有人敲了一下我的门,把我吓得退了一步。

经纪喊‘不,你不能进去里面’

‘为什么?’那个男人问。

‘我们到客厅说吧’经纪说。

......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TOTAL COMMENTS: 17+1

  1. 3503624

    过几天买房了先学习一下

    [14] XX [0] 回复 [0]
  2. bamafan
    @4 months ago
    3503638

    有悖符合逻辑/常识系列一

    [23] XX [0] 回复 [0]
  3. 3503643

    恐。。。恐怖游轮?!

    [23] XX [0] 回复 [0]
  4. 叮当狼嫁我
    @4 months ago
    3503649

    额,如果油画还是那3个的话那新来的还是他自己啊,恐怖游轮系列么,不过还是没解释那声音怎么来的以及为什么要杀狗狗和老婆去哪里了啊

    [55] XX [1] 回复 [0]
  5. 3503650

    莫比乌斯

    [17] XX [0] 回复 [0]
  6. 3503668

    完全看不懂。语文老师太老没刺激到我的知识穴。

    [11] XX [0] 回复 [0]
  7. dejavuzhang
    @4 months ago
    3503696

    地下室老王?

    [19] XX [0] 回复 [0]
  8. 花带桔
    @4 months ago
    3503718

    本身就很难受 房子那么好却有个奇怪陌生人一起住 妻子没工作变得奇怪居然不多谈谈或者出去住一阵子 跟妻子的关系又那么不正常 整个故事看着就是难受加不合理的集合

    [59] XX [1] 回复 [0]
  9. 3503794

    莫比乌斯带

  10. CodeXSK
    @4 months ago
    3503866

    感觉今天的质量有些下降呀

  11. so+what
    @4 months ago
    3503945

    这故事就和男主一样,有毛病。

    [12] XX [0] 回复 [0]
  12. 碧蓝右耳
    @4 months ago
    3503971

    世界上没有什么一发RPG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发。

  13. 西风送
    @4 months ago
    3504088

    所以。。没人问标题什么意思?

  14. 233(wtf)
    @4 months ago
    3504160

    为什么不把那扇门砌上呢

  15. 3504209

    @CodeXSK: 嗯,译者也觉得。这两天先找好故事。

  16. 3504362

    他叼着树干走过来

  17. 番茄炒eggs
    @3 months ago
    3522998

    你们觉得故事很差么?可是我觉得故事描述得很细腻啊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