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30 , 17:00
10

数字时代装死指南

[-]

如果你考虑过装死或消失,Elizabeth Greenwood最近出版的书《装死》值得一读。《装死》是一本“装死世界”的半历史半指南读物,剥去匿名与新生的允诺背后的掩饰,只为发掘一切几乎不可能之真相。

Greenwood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富有创造力的写作老师。她的灵感来自于过去的一段经历。曾经,当她面对貌似有生之年也还不起的六位数的助学贷款时,她妄想能逃出这个牢笼。走火入魔的她前往可以实现假死证明的菲律宾,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装死也许会让人浮想联翩:在一个隐秘浪漫之夜,逃亡到一个遥远而不可追及的国度。但Greenwood从中得到了教训:装死实际上非常困难,如今无处不在的科技会时时造成阻碍。

Greenwood在电话中向本站记者讲述了这些日子做到并保持消失有多难。

所以,你觉得科技使得消失变得更简单还是更难了?

我在书的第一章中采访了一位隐私咨询师,Frank Ahearn。他认为科技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有助于消失。他给我举的例子是:当你要谋划去哪里开始新生活时,若你身处1970年代,你得打电话给环球航空预订一趟去伯利兹的航班,然后去机场买票,再发邮件联系一个房地产中介并索取目录。然而在今天,你上网几小时就能搞定这些事情。仅仅更方便而已,没其他区别。

但接着保持消失是个问题。

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永远是:谁在寻找你?为什么找你?你装死或消失的动机是什么?如果你在犯罪,比如人寿保险诈骗,或企图逃避蹲监狱,那就会有很多人来寻找你,监视你的行动、邮件甚至你妈的生日电话。所以假如你是个素无瓜葛的普通人,那就会容易一些。

[-]

可是,没有债务和家人联系而纯粹只是想要消失,真有这种人吗?

问得好。成功的假死本身内含了一个悖论:我们永远不知道有多少人成功了。我希望有这种只是因为厌倦生活想换个活法而假死成功的人。

貌似互联网对消失有个好处,它可以被利用于制造错误导向。

Frank Ahearn称之为制造错误信息。他制造出伪装的引导,比如托人写份信用报告,暗示你正在芝加哥找公寓,但实际上你却是通过一家俄勒冈的匿名公司实现的。这就是在操纵数字足迹。

此外还要注意什么呢?

呃,除了上述的便利之外,网络上任何保证匿名的承诺都会迅速失效。大概能做的也只有避开互联网。你其实并不是非得有智能手机,也并不是非得上网。


所以,总之互联网是柄双刃剑,它可以帮助你消失,但接着你要远远避开它。

纵览古今案例,以及与专家交流,都在表明:人们伪造死亡和保持消失的主要失败原因是他们无法轻易地斩断前缘。人们无法永远离开自己的孩子。人们觉得这只是暂时的手段,迟早还能回到从前。然而你不能回头,正如开弓没有回头箭。科技只是科技,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人们想要维持联系的欲望。问题出在固有的人性而非科技。

本文译自 Vocativ,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5)

TOTAL COMMENTS: 10+1

  1. 3243074

    我成功了。

  2. 3243075

    我怎么感觉这篇文是从*.onion上扒下来的

  3. bbciused
    @1 year ago
    3243079

    之前我想过如果能活1000岁如何隐藏自己不会被抓去研究。如果说要远离网络才能实现,那活1000岁不是要闷死

    [14] XX [0] 回复 [0]
  4. 饮鸩
    @1 year ago
    3243083

    不用装就已趋大成。

  5. 我认识路人甲
    @1 year ago
    3243094

    其实还挺简单的,但是没什么意义。又不是被下江湖追杀令

  6. 3243122

    无聊的我观测到了在50分钟~40分钟之前有人狂OO,并且在30分钟~20分钟前离开了

  7. 腻了
    @1 year ago
    3243134

    你告诉我怎么样创造出另外一个身份还有用些

  8. 左在存
    @1 year ago
    3243165

    要什么假死,根本没人爱你,在乎你是否活着就行
    我怀疑哪天我独自死在公寓里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9. 3243202

    @左在存: 会有人发现的,尸臭还是挺熏人

    [20] XX [0] 回复 [0]
  10. 八咫猪
    @1 year ago
    3243528

    一个远房舅舅是佛学专业毕业的,后来做中学老师,二十多年前突然失踪了,后来家人找了很多年,至今不知道哪里去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