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9 , 12:00
15

当一名气球艺术大师是怎样一种体验

名声,财富,性 —— 每个人都梦想过上气球艺术家光鲜的生活。但真的有吹捧的那么好吗?其实不然,越是想高高在上,越是要经历令人崩溃的低谷。在气球艺术家快节奏的生活里肯定存在一些缺憾。那么,怎么样的缺憾才算得上是缺憾呢?为了找到答案,我们采访了气球达人乔希亚·斯坦豪斯(Joshua Steinhouse)。他告诉我们…

这份工作的报酬出奇的好,而且还能得到附带福利

[-]

如果你走到一个名人面前,告诉他你要给他弄个气球,他们肯定要在你吹之前提前确认下是否安全。但因为乔希能把气球捏出很多很酷的形状,他经常能和那些你喜欢的电视电影明星们一起玩。

[-]
与布兰登·劳斯

“我见过好多电视和电影明星,”乔希说,“包括神秘博士里面的亨利·温克勒(Henry Winkler),威廉·夏特纳(William Shatner),还有(个人最喜欢)忍者神龟动画片的配音声优… 有那么一次,在我完成为嘉宾和名流们为期两天的制作气球工作后,我亲自开车送了比利·维斯特(Billy West 飞出个未来中约翰·佐艾伯格的声优)回酒店,我们路上还去买了奶酪卷,还整整聊了一个小时关于他职业生涯的东西。”

[-]
就在这次谈话里飞出个未来被重启和叫停了三次

乔希甚至被正式邀请去参加过复仇者联盟的海选,还被和凯文·史密斯一起被推荐进了AMC《漫画奇侠》(真人秀节目)的第三季。有了这样的履历,现在乔希每次参加漫展和别的活动即使开价几千美金… 也不会被嘘声撵出门了。

[-]
堪比电影设计

“很久以前,我做过企业培训师,专门培训计算机和软件。但那远没有玩气球挣得多… 我每做一个气球角色收费5美金,一小时可以做20到25个,也就是100美元。再乘以8小时的合同工作时间,再加上我在展会上的出场费,这就是我在24小时内的全部租金。这是一份非常爽的工作。”

再回答一个你十分想问的问题:

是的,人们当然会要色情的气球艺术

当然,人们当然想中出一下气球雕塑,但这个话题比较微妙。他们该怎么表达呢?

[-]

“给爸爸们的建议:让我给你做招待小铅笔的性感玩偶得分场合和时间,”乔希说,“那个时间也就是:想都别想。顺便说一句,当你在一个满是孩子的派对上,不要强迫气球艺术家去在一群5岁孩子面前做一个铅笔形状的气球。是的,总是会有需求气球铅笔和丰满多莉·帕顿的爸爸”。

请注意,乔希从来没说过他拒绝做上述那些任何东西。现在,请注意这个丰满的多莉·帕顿气球玩偶。

[-]
给你5分钟的观赏时间。

“我不必在孩子面前做这些淫秽的气球,但这些成年人才是付我钱的人,而不是孩子们。做多莉·帕顿不仅让我赚了25美金小费,还在那场派对上拿到了三份生日派对的邀请。所以取悦大人,哪怕是在孩子的派对上,是一项多么重要的业务啊。”

事实上,乔希经常参加仅限成人的派对。其中一次,在脱衣俱乐部举行,他完成了本作:

[-]
她做这些只是为了去上气球世界的法学院。

严格来说,性感气球并不只是一个笑话…

有些人确实想上气球

[-]

“我约会过这样一个女孩,”乔希告诉我们,“当我们的感情进展到性事阶段的时候,她问我,除了用气球给孩子们做玩具以外还我干过别的什么没。我问她为什么这么问。她说”我一个气球做的玩意都没有,而且,我的意思是…它们很像铅笔…要是我们试一次它,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真的没有预料到这样的问题,但我担心的是气球会从她的不可描述的部位里弹出来,所以我们摒弃了这个念头。”

[-]
图文无关。

几个星期以后,乔希的女朋友再次提起了这个问题,乔希也认真考虑过很久,他说,我没有把气球炸起来(所以可以控制气流),她兴奋极了… 但最终,我们还是没有继续进行下去。不过我内心一直有那么一丢丢在想着“要是继续下去会怎样?”,另一部分却想着“它们是属于孩子的,你这个色狼。”

但是,一旦乔希想去贯彻这样的念头,他可以去挑选一些他在工作中遇到的那些气球崇拜者。他们有着和此时此刻的你样的真实而怪异的表情。他们被叫做“looners”。

[-]
你不想知道套套们都经历了什么吗?

“因为我成天沉浸在没膝深的乳胶中,我经常遇见looner。在我第一次涉足成人娱乐圈之后,我开始更多的在俱乐部,酒吧,单身派对等充斥着大量酒精而且道德底线较低的地方演出。人们向我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要求,像一个喝醉的伴娘就向我详细地叙述了她曾经和一个小丑约会过,还做过一个气球神物。很明显,这个小丑在赢得晚上的性福前白天得花大量的时间来联系扎这样的气球。”就这样,在这个姑娘的脑海里,性和气球间就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联系。要是巴普洛夫知道了这事,肯定会羞愧地再死一次。

你必须是一个行走的流行文化百科全书

[-]

极客们知道他们所钟爱的虚拟人物的一切,因此,乔希也必须知道。终有一天,他会忘记自己的名字和家人,但他永远会记得内森·菲利安在Dr. Horrible's Sing-Along Blog中穿的啥或保罗·卡斯坦佐在欲海医心中穿的衬衫的颜色。

[-]
或者是,马克·斯坦。我们看起来都差不多。

乔希非常在意这些细节,因为如果他不在意,粉丝们肯定会在意的。

“我遇到一个孩子因为我给他做的气球不是方的而是圆的而抓破了他气球的一个还是两个眼睛,因为他们的史蒂夫来自Mincraft,可这他妈是气球啊!更有甚者,当一个成年人(通常是一个爸爸,对不起啦)让你给他弄个他儿时的记忆(狡猾飞天德,有人知道这个吗?),然后你全心权益地去给他做了出来,结果他们却说,好吧,我知道你尽力了。嘿,嘿,你,你妈炸了。”

[-]
你要不要一个McFuckoff的吝啬鬼呢?

“在我脑海里有一个存有上百个角色的目录。就算这样,我的”菜单”也会每三个月或更勤地更新一次,因为迪斯尼,尼克国际,梦工厂推出新角色的速度比你换内裤的速度还快。我通常每六个星期去一次电影院,以确保我能最先看到电影并进行人物设计。”

然后把它当做商业经验写下来,这非常酷。这比起被人当做恋童癖,要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人们更倾向于认为你是个恋童癖

[-]

魔术师,画脸师,和小丑频繁地出没在孩子们的生日派对上。现在,想象一下这些艺人穿着牛仔裤T恤来表演。你会觉得无法描述,并感到脊背发凉。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服装会让这些工作更得体。小丑例外。小丑总是例外。

“我穿一件印了我LOGO的T恤进行表演,”乔希说,“这是为什么我经常得向人们解释我不是飞天万能车中那个抓小孩的麦田人”。虽然他也会做气球。

[-]
这仍然不是他扎过的最奇怪的艺术气球。

“最麻烦的是要花费时间让人相信我不是一个现代吹笛人,这常常让我感到无力。有的母亲问我要犯罪背景审查,有的父亲让我进行适当的担保,还有一次,在一个公园聚会上,我甚至被赶了出来。因为我想让孩子们排成一列,我刚开始(温柔地)让他们一个个排好,就有父母觉得我在对孩子进行非分的抚摸。我当然没有(我只是拍着孩子的背让他们站到队列里),然后就这样,我就被踢了出来。与此同时,我还见过我的女同行选孩子来参加活动,连眼睛都不眨一眨”。

家长们总是更放心让女性与自己的孩子一起玩,哪怕在一些性别中立的工作中也是一样。这也是乔希不再希望做生日派对的原因,除非是为了亚当·韦斯特。

[-]
亚当·韦斯特也是个例外呀。

本文译自 cracked ,由译者 格雷潘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1.8
赞一个 (7)

TOTAL COMMENTS: 15+1

  1. you_know_who
    @1 year ago
    3232560

    该我上场啦!我戳我戳!

  2. 嘴里伴着翔
    @1 year ago
    3232586

    看封面还以为G胖减肥成功

    [13] XX [0] 回复 [0]
  3. Topgun
    @1 year ago
    3232594

    瘦版G胖

  4. feiwilllll
    @1 year ago
    3232598

    浓浓机翻味

  5. Janssen_Yip
    @1 year ago
    3232599

    倒数第二张绿色那“支”啤酒感觉怪怪地

  6. 3232626

    想起逆转6里擅长做气球艺术的那位落语家女儿了= =这行那么挣钱何苦不早转行。。最后也不至于。。

  7. 小明
    @1 year ago
    3232628

    对捏气球的声音过敏,悲催。

  8. 记载
    @1 year ago
    3232647

    这个天朝大街小巷不是有很多街头艺人搞这个么?拧一个气球几块钱卖给小孩子~

  9. 神响
    @1 year ago
    3232664

    我以为是黑我大霉的

  10. lalala
    @1 year ago
    3232682

    如何用气球扎苍老师波老师吉老师?

  11. 3232720

    人们更倾向于认为你是个恋童癖
    这才是重点

  12. 康有为青年
    @1 year ago
    3232785

    变相怪杰

  13. 黑发肥
    @1 year ago
    3232838

    卧槽这么厉害

  14. 琪露诺
    @1 year ago
    3233183

    想上气球……不就是安全套么

  15. …算了瞎起个名
    @1 year ago
    3233203

    能不能扎女朋友?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