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25 , 22:08
21

时隔百年,专吸母卵的诡异树蛙重现江湖

[-]

一种吃母卵的稀有品种树蛙近日在印度北部的森林里被人类重新发现了,距离上次它被人类看见已经过去了140多年。这种树蛙的外号叫“弗兰克的树蛙”,这种神奇的两栖动物独一无二,人类给了它一个自己的属。主要原因是这蛙养成了一种奇怪的习性,就是它会吃麻麻产的卵。

“在这些丛林顶部中演奏着一曲大自然的交响乐。它太神奇了。当然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印度生物学家Sathyabhama Das Biju告诉BBC。他被学界称为“蛙人”,印度特有的350中蛙类中,他一个人就发现了89种。

[-]

这种树蛙是1870年由英国动物学家Thomas Jerdon在大吉岭森林中首次发现的。他采集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该品种的标本。

《国家地理》杂志介绍,这种蛙原来叫做Jerdon树蛙(Polypedates jerdonii),自从发现以来,它已经至少被重新归类4次了。但是根据最近的DNA鉴定,现在它已经被正式重新命名为印度棱鼻树蛙(Frankixalus jerdonii)。

Biju正在计划如何将这种蛙的通用名改为弗兰克树蛙,这是为了纪念他已经过世的大学导师,爬虫学者Franky Bossuyt(安息吧Jerdon,你尽力了。)

人们认为这种树蛙这些年来一直隐藏在人类的视线之外,因为这个领域的研究者很少。此外,这个品种的生活方式也很隐秘,它们只住在树洞里,通常都在地面6米以上的高度。

Biju的发现发表在《PLOS One》上,文中介绍了母蛙是如何寻找这些充满水的树洞,然后在里面产卵。小蝌蚪被孵化出来后,母蛙会继续在洞里产下未受精的卵,树蛙宝宝们在长大之前会一直靠吃卵为生。

[-]

因为这种奇怪的幸存机制,Jerdon树蛙这种诡异的食卵两栖动物进化出了一些独一无二的解剖特性。正如James Vincent在The Verge指出的那样,大部分蝌蚪品种都会长出细小的原始牙齿,从而可以在成长过程中以水生植物群落为食,但是这种树蛙的蝌蚪嘴中却没有牙齿,只能靠吸食蛙卵为生。

不同于大部分已知品种的蝌蚪,这些蝌蚪在头部顶端还长有眼睛,研究者们认为这可以帮助它们看见从树洞上方落下来的蛙卵。Biju 告诉《国家地理》:“非常清楚的是,它们只吃树蛙麻麻的卵。”

虽然Biju和他的同事们发现的树蛙看起来非常健康,他说现在我们知道它们还存在,但是它们可能很快就会灭绝。他告诉美联社:“这种树蛙正在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只要栖息地减少,它们就将灭亡。我们很幸运在灭绝之前发现它们,但是我们充满焦虑。”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5)

TOTAL COMMENTS: 21+1

  1. 逃避者
    @2 years ago
    3047919

    呃,印象中之前看过母娃产未受精的卵给蝌蚪吃的相关纪录片……不记得那种叫啥了,不过显然不是这种

    [26] XX [0] 回复 [0]
  2. Dry martine
    @2 years ago
    3047921

    家里只能有我一个

    [38] XX [0] 回复 [0]
  3. 3047924

    再生跳楼

  4. purple
    @2 years ago
    3047925

    换身试验真可怕

  5. 3047927

    蛤蛤,续一秒

    [20] XX [10] 回复 [0]
  6. 3047930

    烂梗大幅度降低评论质量

    [35] XX [3] 回复 [0]
  7. 3047940

    这个不能叫生存机制吧 毕竟是没受精的
    叫哺育机制

    [12] XX [1] 回复 [0]
  8. 野马
    @2 years ago
    3047941

    只能说是,距离上次它被认识它的人类看见已经过去了140多年吧?

  9. 3047961

    这……给新生儿喂大姨妈?😱

    [19] XX [2] 回复 [0]
  10. 超新菜
    @2 years ago
    3048055

    “这种树蛙正在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只要栖息地减少,它们就将灭亡。我们很幸运在灭绝之前发现它们,但是我们充满焦虑。”
    OS:赶紧把他们都做成标本啊…本啊……a

  11. 随便什么名字
    @2 years ago
    3048080

    @逃避者: 你说的那个我也看过,是从66影视下载的纪录片。里面说得那种青蛙会让蝌蚪临时爬在自己背上,然后带着孩子去找合适的小水坑,找到后把孩子放进去,然后每过一段时间过来看看孩子产一个未受精的卵当食物,然后去下一个树坑看另一个孩子,直到有天他们能自己爬出水坑自立生存。

    [16] XX [1] 回复 [0]
  12. 逃避者
    @2 years ago
    3048101

    @随便什么名字: 对,就是这种

  13. 猫哲
    @2 years ago
    3048169

    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么,呵呵,人家是青蛙,这个是树蛙

  14. Oliver
    @2 years ago
    3048178

    @tutu: 不是大姨妈是妹汁【捂脸

  15. 午夜
    @2 years ago
    3048186

    @逃避者 @随便什么名字 BBC:LIFE 系列

  16. fosidea
    @2 years ago
    3048200

    @blanu: 个人特别反感这种政治调侃出现在煎蛋,简单原本是个欢乐轻松的地方,被你们这么搞吃枣药丸

  17. 3048612

    @fosidea: 他们根本不管这些有什么政治意义,他们只是没有脑子,被互联网大潮裹挟着发表着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而已,mindless zombie

  18. cegyor
    @2 years ago
    3048745

    相对特殊的情况,讲出来,不然大家没有兴趣围观。这个是成熟了的专业经常整的刺激手法,毕竟以往讲了很多有关情况,把大家弄得兴趣疲劳了,再不换个奇异的信息点出来,实在不能把脑筋改出漠视状态。
    生物学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开始是古代对居住区附近的常见生物主要在意外貌,见多麻木,需要听传说的远方外地相对很不同模样的“山海经”物种,才兴奋注意。
    然后被近代末期的生物利用价值大开发所推动,注意到物种的生态行为特点,大家有好一阵子很喜欢区了解生物的生活现象,而生物学的专业为了更深了解,升级到更多地研究生物的外貌和生活动作之外的秘密,甩下几乎只停步在逛动物园、看马戏表演这层次的大众,玩得更觉得刺激有嚼头。
    但专业的这样独自玩久了,经常被社会属性驱使,感到空虚寂寞冷,渴望得到大众的认同关注,而且也有要指导大众更好处理生物问题的工作职责,以及也有抱大众大腿获得各种支持助力的事情,就找一些能够被大众理解,又有兴奋吸引作用的生物新情况,讲一下,完成刺激任务。
    这无可厚非,但刺激越多,越难找到继续有刺激作用的由头,尤其是大众求知目标和兴奋点不向专业人士跟进的情况下,有时就会去玩故弄玄虚的语言编排体刺激,反正要标新立异,把麻木大众撩得蹦蹦跳。

  19. cegyor
    @2 years ago
    3048796

    总之总之,大众兴趣视野的扩展速度越来越被专业界甩下,喜新厌旧的尿性却一样浓重(但也是见识被不断拉扯提高的证明),自然越难找到引起激动在乎的龙门阵形,在某种程度的社会互动上,简直只好容忍为了让大众采取正确处理措施而扭曲演义的生物现象,毕竟更可能被注意,从而更容易被出手处理了结,就象故意把濒危物种拍照得可爱可怜,以求大众产生救护情绪,比干巴巴地说某个什么什么学名的物种可能灭绝呼吁保护,会有良好得多的实际触动效果。
    但这样做终归是在玩弄口舌,并非真正给出新的知识点,换词说旧货而已。就像这个蛙,其实相同的生态行为也被发现在其它物种上,比较广泛提到的就是楼上多位说的南美的丛林蛙类之一,在植物叶片的小小兜水处产卵育幼,幼体难有天然的肉质饵料供应,又不象虫子能吃植物,必须由亲蛙保证伙食,这蛙还傻,不会象鸟儿蚂蚁黄蜂口叼食物送回窝巢,那就只有供应亲蛙的身体的一部分,从演化的残酷算法看,供应大腿或肚皮什么的太伤身,容易打断持续养育的物流,那就供应未受精卵更好了,不伤,可以持续供应,演化就拍板让它存活繁代了,比哺乳动物弱一大截的哺卵动物,但也能存在就是了,诡什么异,鸡还吃自己的软壳蛋呢,你也拟人化撩逗一下看看,邪破天的新说头也会出场了。

  20. cegyor
    @2 years ago
    3048945

    anti-air也是空扯谈的一种,我来解锁,发布一个可能别人未知的物种,暂时叫做“镜蛛”。
    敢说别人未知,是因这东西有很撩人的刺激点,阳光防御力超强,大家找找动物的防晒故事,躲藏的出汗的泡水的,多了去,令人麻木。有一种不久前被推介,撒哈拉沙漠的银蚁,身披银白的毛,反射挺多阳光。这不算极致,按人的脑洞,该盖上服装店的试衣镜,才够登峰造极,如果有,不被尖叫着狂推才怪。
    然而真的有,被我撞到。
    但它很小,不然早该被发现,这有点败兴,但在大东西几乎都已发现的年代,也只有很小的还容易遗漏,何况真的特有趣。以下。
    原生点:没确定,这蜘蛛小得跟刚孵出的蜘蛛崽一个水平,感觉会随风飘到任何地方,谁知哪儿是原产地。
    发现故事:
    夏天一个烈日正午,我查看晾晒物的米象豆象驱杀效果,发觉有一个异常的活动物,闪闪烁烁频频发出银光,小镜子在晃的感觉,莫名其妙。仔细看,是一只蜘蛛,腹部就像一辆面包车,两边侧厢和顶棚装着三块试衣镜,因为它在织网转动,很平的镜面急转着方向,交替把明亮天空和阴暗处映照过来,造成它突然暴射银光,又突然发黑隐藏,如果反光面很弯弧毛糙,绝对不能如此高反差急变。想更仔细看,太小了,腹部只有大半个毫米长宽,头脚都看不清,只能肉眼辨认整体像常见的腿不长、腹部圆肥的蜘蛛,正在织一个3、4毫米直径的圆网(这货能抓一只蚋就够悬),活跃专注,就在几秒钟就晒得人皮肤发烫灼痛的烈日下。太热难耐,我先跑了,黄昏再来收取这蜘蛛,再上显微术和饲养术,但已找不到了,无法确定是不是幼体。

  21. cegyor
    @2 years ago
    3048963

    关于这个“银蛛”的腹部反光镜为什么明显地平板化,应该很干扰身体造型,其它蜘蛛就普遍是圆鼓的嘛,是否说明这样造型有着生态位上的一些必要用途?比如以闪烁吓退天敌?以闪烁令天敌难瞄准抓捕?至于防晒,采用其它形状也可以了的,不必做成平版,所以它的形状设计很可能不专门针对阳光晒热的问题。
    捕食性的动物,除了人类、爱玩珠宝样装饰品的乌鸦园丁鸟之外,对镜子般平面式强反光的东西有何反应?是否难以捕捉?有很多鱼类就是相当闪烁地反光的,也许可以按类似规律解释吧。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