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30 , 21:33
58

希特勒的最后24小时

在苏军的持续轰炸下,将军们向希特勒汇报:一切都完了。数小时之后,他告诉他的私人秘书,他和爱娃要准备自杀。随后爱娃服下了氰化物,死后面部扭曲。戈培尔夫妇先是毒杀了他们的6个孩子,然后双双自杀。

一部新书揭示了70年前在地下防空洞里,希特勒在其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所发生的事。
随着苏军的逐渐逼近,他的追随者们开始酗酒和放荡,下面将要揭示新婚元首和他的新娘是如何走上自杀之路的。

1945年4月30日,星期一

随着苏维埃对柏林的持续轰炸,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六个孩子还有他的妻子玛格达在地堡里,围坐在桌子旁,吃着早餐面包、黄油和果酱。

有一件事他们都很喜欢,就是享用美食。而他们的衣服却越来越脏,他们是一周前来的,当时他们可没打算在这里待很久。

在他们吃早餐的时候,玛格达却躺在床上,她能听到孩子们说笑的声音,但是她不能面对她的孩子们,她也没有胃口吃早餐。

[-]
希特勒与戈培尔一家的合影(1938年)

大约11:30 am
爱娃布劳恩昨天才与她的情人希特勒结婚,才卸掉她的新娘妆。现在她闲着,她让希特勒的秘书Traudl Junge来到她的房间。

“我不能忍受孤独,”她告诉Junge。具体谈论了什么无人知晓。她们回忆了过去的美好时光,比如家乡慕尼黑的春天。爱娃突然站起来,打开衣柜取出一件狐皮大衣,这是她最喜欢的外套之一。“Junge夫人,我想把这件外套送给你作为告别礼物。”

她抚摸着柔软的皮毛。“我向来欣赏穿着时髦的女人。我想让你穿上它,我现在就想让你穿上它、享受它。”

11:45 am
希特勒从走廊来到电话接线室,他在门口停下,接线员Rochus Mischl连忙立正,等待指令,但是没有指令。元首一言未发又回到了他的房间。

中午
元首听取每日简报。魏德林将军是柏林的指挥官,他极其悲观。“弹药已经耗尽,空投补给已经不可能。士气很低落,战斗在市中心持续,夜晚柏林战役就会结束。”

希特勒沉默了很久。然后用低沉的嗓音询问蒙克将军的意见。蒙克沉重地点了一下头,元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

[-]
第4频道希特勒的扮演者Theodor Morell认为希特勒有藏毒品的习惯

大约12:30 pm
爱娃在女仆丽莎帮助下挑选最后的服装。戈培尔的孩子们正在卧室里玩耍。戈培尔夫人此时还躺在床上。

希特勒叫上来了他的私人秘书Martin Bormann,告诉他:“时间到了。布劳恩小姐和我将在下午结束生命。”

12:45 pm
现在希特勒召唤Otto Günsche副官,“快搞些汽油来,我可不想成为莫斯科的蜡像标本。”

在地堡厨房里,厨师Constanze Manziarly监督烹调元首的最后一餐,用很大一锅水来煮意面,而另一名厨师正在准备沙拉酱。

Manziarly和希特勒一样也来自于奥地利的维也纳,她的专长是巴伐利亚美食。她是一位丰满谦逊的女性,为了元首的胃病,她用了很大的心思来调配素食。

1:00 pm
爱娃没有胃口吃午餐,所以和她的女仆Liesl一直呆在房间里。她已经挑选了就死前的礼服:黑色礼服,颈部带有白玫瑰装饰,是她丈夫最爱的礼服之一。Liesl帮主人穿上礼服,并打理着头发。与此同时,希特勒和往常一新与厨师和两名秘书同桌吃饭,这两名秘书是Gerda Christian和 Traudl Junge。食物有普通面条、卷心菜与葡萄干沙拉,他们故做镇静。

除了希特勒,无人发言,元首发表了对未来德国的伟大设想以及对目前困难局势的分析。在他滔滔不绝的时候,秘书们却急于想离开。

他的演讲对于随行人员来说一直很是乏味,将军们会喝着酒来打发无聊的旁听时间,元首会通宵达旦地长篇大论,主题有关哲学、种族、科技等等。自从进入了地堡,他青睐的演讲主题进一步收窄:训练狗、饮食和愚蠢的世界。

大约1:30 pm
地堡内的接线员Misch因为惊恐而病例了。他刚才在走廊里见到了盖世太保头子海因里希·穆勒,还有带上了两位高级党卫军。他来这里干什么?

Misch所能想到的只有两个答案:不是因为目击希特勒死亡而被枪决,就是整个地堡会被定时炸弹引爆,他一定会成为陪葬。

[-]
希特勒视察占领波兰的德军(1939年9月)

大约2:45 pm
在地堡的走廊里,秘书Traudl Junge坐在扶手椅上抽着烟。希特勒的党卫军副官Günsche上楼对他说:“来吧,元首要和你告别。”她迅速掐灭了香烟,并试图拂出空气中的烟味。希特勒向来讨厌抽烟,总是警告他的部下,说香烟是致癌物。

Junge下了楼,在那里厨师、其它秘书和一些员工已经集合站队。过了一会儿,希特勒和爱娃走出书房,他行走缓慢,腰背也更驼了。然后他与众人一一握手,他的手是颤抖的。轮到Junge,她感受到了元首温暖的右手,他咕哝着什么,无法听清。Junge此时思维麻木迟钝。

爱娃靠近管家Heinz Linge,压低了声音说到:“非常感谢你为元首所做的一切。如果见到我的妹妹,请不要告诉她丈夫的死讯。”——昨天,希特勒命令将他的连襟Hermann Fegelein枪决。(Hermann Fegelein德军骑兵的传奇领袖,因为看到大势已去,私自与同盟国和谈,最后事情败露而被捕。)

爱娃与Junge作了个拥抱,“尽量逃走,”爱娃说到,“这不是不可能,上帝保佑巴伐利亚。”她仍然面带微笑,但声音已经变了。

约瑟夫·戈培尔突然感到极其绝望。他宣誓要效忠到死,并早已把他的妻儿接到地堡以说明他的要尽忠。

“我的元首,马上突围还有可能。你可以到上萨尔茨堡山远观战争……我的元首,请考虑一下。” (上萨尔茨堡山,希特勒的度假住所和官邸区)

希特勒答复到:“你知道我作出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你和你的家属可以离开柏林。”

[-]
希特勒被发现与爱娃并排躺着,双双自杀。

戈培尔深情地看着希特勒,说到:“我们跟你走,我的元首。”

两人深情握手,而后希特勒的搀扶下退回书房。在书房门口他对管家Linge说到:“我要走了,你知道该做什么。要确保尸体全部被烧毁,还有我的个人物品。”

此时希特勒看上去已经精疲力尽,在进入书房之前,他伸出右臂敬了最后一个礼。

与此同时,秘书Junge突然有了一股可怕的冲动,她想尽快逃走。她冲上楼梯。半路上看到了戈培尔的6个孩子正静静地坐着。没人记得给他们送午餐了。

“快来,”Junge试图用平静的声音说话。“我来给你们找些吃的。”

大约3:15 pm
管家Linge关上了书房门。过了一会儿,走廊里传来了一阵骚动。

是戈培尔夫人,她哭喊着乞求见元首最后一面。她知道她的孩子将面临被杀。她与希特勒短暂会面。她乞求能逃离首都,她想让孩子们活下来。

结果是遭到了拒绝。她哭哭啼啼地走出房间。Linge关上了沉重的安全门,给希特勒和爱娃留下最后的时光。

在帝国总理府食堂,有人开始拍照,还有一些士兵和护士开始跳舞。在这个地下世界不再有白天和黑夜。

[-]

3:30 pm
希特勒的副官Otto Günsche此时正在书房外站岗。戈培尔、鲍曼(私人秘书)和几个职员正在四周徘徊,等待枪声。远处传来了沉闷炮声,还有就是柴油发电机的声音。在地堡的上层,戈培尔的孩子们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迟到的午餐。小Helmut很开心,他喜欢听爆炸声:“我们在地堡里,爆炸伤不到我们。”

随后传来了一声枪响。此时大家保持沉默。Helmut大叫到:“正中靶心!”

Junge意识到希特勒刚刚自杀,她什么也没说。在给面包涂上黄油后,她问孩子们打算在午餐后玩些什么游戏。

3:40 pm
管家认为时间差不多了,他打开房门进入了书房。Bormann紧随其后。

他们发现希特勒夫妇并排坐在沙发上。希特勒的脚边有2支手枪,他用了一支,另一支备用。

子弹击穿了他的右侧太阳穴,脑袋斜靠在墙上。地毯上和沙发上都是血迹。

爱娃坐在希特勒的右侧。她的腿从沙发上垂下,鞋子在地板上。在旁边的矮桌上有她的小铜盒,里面装的是氰化物小药瓶。毒药使她的面部扭曲。

3:45 pm
孩子回到卧室阅读和玩耍。Junge给来了一杯杜松子酒,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3:50 pm
在三名党卫军士兵的帮助下,Linge将希特勒的尸体抬到帝国总理府的地面花园里。元首的头被毯子包裹着,但是腿却露了出来。希特勒的副官Otto Günsche把爱娃抬到希特勒的旁边。

苏维埃的炮弹四处飞落并爆炸,管家Linge在尸体上泼了汽油。戈培尔递上了火柴,Linge用报纸点燃了尸体。随后他跑回地堡入口。火球在尸体上腾起,军人们高呼“希特勒万岁”。

[-]

4:15 pm
在地堡上,副官Otto Günsche在Junge旁坐下,他取出杜松子酒喝下了许多。他的大手在颤抖。

“我执行了元首最后的命令,”他轻声细语地说到,“尸体烧得差不多了。”Junge一言未发。两名士兵接到命令将尸体残骸埋入地下。

在地堡里,管家Linge正在书房里销毁血污的地毯、药品、文件和衣物。

6:00 pm
苏联士兵已经接近国会大厦,沿途往建筑物门窗内投入手榴弹。希特勒和他妻子的尸体不仅被烧毁了,而且被炮火“撕裂”了,他们被埋葬在一个弹坑中。

大约6:30 pm
第一名苏军士兵强行进入了国会大厦,遭到了暴风雨般的抵抗。增援部队随后赶来,沿着死人堆爬行。苏军士兵冒着枪弹最终到达楼梯口。

7:30 pm
在地堡里,戈培尔夫人将孩子哄睡着。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夜。

第二天早上,妈妈告诉孩子们,他们必须接受疫苗接种以预防某种疾病。其实是吗啡。
孩子们注射吗啡入睡后,L医生udwig Stumpfegger将氰化物塞入每个孩子的口中。不久戈培尔夫妇相继服用氰化物自杀。

[-]
这对夫妇在德国东南部的“鹰巢”贝希特斯加登的茶馆里。

8:00 pm
希特勒的死是个机密,连帝国总理府的人也不知道。厨师还给元首继续准备餐食——土豆泥和煎蛋,这仅是一种伪装。

10:00 pm
秘书Junge和Gerda还有其它职员在走廊里喝着咖啡和杜松子酒。而厨师Constanze Manziarly坐在角落里,眼睛哭得通红。

Otto Günsche和General Mohnke正在讨论如何引爆地堡。Junge侧耳倾听。她说:“带上我们。”两个男人点头同意。

Junge认为不可能活下来,但觉得总得努力一下。

次日她装扮成男性士兵,带上手枪成功突破地堡。7月初她被俄国人抓获,后被移交英国,于1946年被释放,战后她接着在德国做秘书,直到2002年逝世。

尾声

希特勒的死亡是由汉堡电台在5月1日下午10:30发布的。听众被告知元首在指挥所里与布尔什维克战斗到最后一息。

在莫斯科,斯大林的反应是:“那个混蛋终于死了。”

第一个苏军士兵并没有意识到总理府的复杂结构。第二天他们在花园里发现了戈培尔夫妇的尸体,而他们的6个孩子的尸体是在地堡里的床铺上被发现的。

一周之后他们终于在花园里找到了被烧焦的希特勒尸体残骸,元首的颚骨保存完整。

1945年7月16日,丘吉尔访问帝国总理府。他盯着希特勒的尸体发现处,快速作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V。

“如果他们赢了这场战争,这就是我们的下场,”他说。“就会轮到我们躲在在地堡里。”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52)

TOTAL COMMENTS: 58+1

[2] 1 »
  1. 弹蛋蛋
    @10 months ago
    3349880

    @屁屁兔: 吃顿好的。

  2. _(:з」∠)_
    @2 years ago
    3116711

    看照片觉得小黄似乎不是很矮啊…还有,小编我服了你,这描写简直给我虐哭了……

  3. michaellke
    @2 years ago
    2781299

    @煎蛋: 《帝国的毁灭》本身就是根据希特勒私人秘书后来的回忆自述拍摄的,就算不死100%正确,也几乎八九不离十。

  4. 小虎
    @2 years ago
    2778572

    竟然还有点被戈培尔这王八蛋感动

  5. 2777943

    原来尸体被焚毁了,难怪有人说他诈死

  6. 屁屁兔
    @2 years ago
    2777091

    胜利了就是习特勒,失败了就是希特勒。

  7. 。。。。
    @2 years ago
    2776864

    heil!hitler!

  8. 吧联通讯员
    @2 years ago
    2776069

    @Chestnut: 没有了国家社会主义就没有未来,我的孩子不能生活在没有元首的世界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