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20 , 08:55
19

[克里米亚] 普京的美少女拉拉队和沉默的反对者

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一年后的塞瓦斯托波尔,姑娘们穿着水手服举着普京的头像,很高兴加入了俄罗斯。其他一些人则悄悄拒绝了俄罗斯护照。

17岁的Anna Gritsenko穿着黑色紧身裤、靴子和条纹水手衫,光泽的头发修饰着美丽的脸庞,看起来是个很酷的女孩。她希望将来成为一位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她从小跳hip-hop,喜欢安吉丽娜·朱莉,和父母参观博物馆,学习热爱的故乡塞瓦斯托波尔的历史。Gritsenko喜欢普京作为领导人所具备的品质,她认为普京“建立历史性的公平”并将塞瓦斯托波尔和克里米亚并入了俄罗斯。

[-]

在2014年4月25日,Gritsenko和一群克里米亚的女孩们,穿上水手服,拿着普京的肖像在市中心游行。她们把自己称作“军官的‘女儿’”,她们的活动由克里姆林宫支持的青少年运动“Set”或者Network组织。这些女孩都很漂亮且年龄低于25岁,都称自己是现任或者前任,已经转变阵营的乌克兰官员的女儿。Gritsenko表示自己的父亲在八年前从海军退伍。在周一,她和两个参与此活动的朋友,24岁的Yelizaveta Kuksova和24 岁的Diana Kun,在她们高档现代俯瞰黑海的办公室里讨论了克里米亚新的俄罗斯意识形态。

是什么让俄罗斯和西方不同呢?“军官的‘女儿’”又是怎样帮助克里米亚转变成为普京的俄罗斯的一部分?“在西方,男女平等,但在俄罗斯,女人们认为男性在家庭中拥有更大的权力,”Kun说,Kuksova 附和道:“俄罗斯是只有一个灵魂的国家,所以没什么民族问题,我们爱国,为保护我们的军队骄傲。我们正在营造俄罗斯妇女们为总统和他的意识形态而努力的形象。” Gritsenko最后轻轻地说:“我想是我们的历史和文化造就了俄罗斯。”

Gritsenko很了解自己的家乡,她以年轻人特有的热情描述了家乡在1854-1855长达一年时间里,被英国,法国,土耳其,萨丁人军队围困的历史,历史教科书将其称为“第一次防御”。小时候她就很喜欢参观Panorama博物馆,这座圆形建筑坐落于海湾旁,墙上有一幅Franz Roubaud画的长达375英尺的克里米亚战争,塞瓦斯托波尔在1941-1942年间被围困,Gritsenko认为这是“第二次防御”。数十万的俄罗斯人在这两场战争中为祖国的自由而牺牲,“这片土地沾满了英勇的俄罗斯先辈的鲜血,我们把在上个春天的行动叫做‘第三次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她说。

这个星期,克里米亚庆祝了入俄一周年,大多数克里米亚女孩和男孩们为自己能高举俄罗斯国旗而感到自豪和高兴。对他们来说,美国助理国务卿近期Victoria Nuland表示克里米亚“正在遭受恐怖统治”不只是夸张的说法,而是人身攻击。“我的每个家人,在普京签署俄罗斯与克里米亚重新统一文件时都喜极而泣,” Gritsenko 说,“现在没有战争,我们希望自己是把俄罗斯变得独立成功的一代人。”

但在这,还有年轻有才华却不开心,被孤立的女孩们。克里米亚240万人口中至少3000位居民没有申请俄罗斯护照,坚守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乌克兰的身份。地位,国旗和意识形态的改变并没有改变Anzhela Starovoitova的立场。她的观点在1997年,在英国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学习心理学和批判性思维后转变了。回到家后,她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积极行动主义者。口号“让自己成为你想看到变化”激励了Starovoitava参与到克里米亚无家可归者的慈善工作中。过去几年,她和她的民间组织(Foundations for Freedom),组织了多个对话来调节社会矛盾。

Foundations for Freedom 组织的圆桌会议是被需要的,乌克兰东部和西部对历史和文化都有着不同的解读。“我们把有相互抵触价值观的人们聚集起来,讨论批判性思维的意义,让思维更开阔,学会全方位去看待事物。”Starovoitova在最近的采访中告诉The Daily Beast。2010,在克里米亚的两个阵营,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就有“紧张的局势”,她说,还存在着关于苏联和反苏联纪念碑和纪念馆的争论。“从上个一月份后,由于来自地方当局的压力,在克里米亚举行圆桌会议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我们把活动转移到了基辅。”

上个春天,辛非洛普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排队领取俄罗斯护照时,她站在拒绝俄罗斯国籍的队伍里,“克里米亚的合并对我来说是个沉重的个人创伤,”37岁的Starovoitova说“我感到受伤和失落,我看到我最好的朋友——知识分子,科学家,牧师,和社区领导们都离开了。”瞬间,官僚主义的弊端显露了:获得俄罗斯护照才能享受免费医疗;通过边境变得更加困难了。Starovoitova不能使用银行转账,取钱,或者支付乌克兰税费,但她仍然很坚定自豪地持有乌克兰护照生活。“这不是所有人的选择,但对于我来说,我需要知道我自己是谁,”她在辛非洛普的一家咖啡馆里说道。

尽管克里米亚近期回归乌克兰的可能看起来基本没有,以少数者的身份生活的前景并没有吓到Svitlana Gavrilenko,一个24岁充满魅力的雅尔塔艺术家,和她的商人丈夫。尽管有道德和实际生活中存在的弊端和压力,他们依旧呆在克里米亚。“我把自己看做一个生活在被俄罗斯占领土地上的乌克兰人。我不喜欢普京,也避免和人们谈论他,以免失望或者被吼。我相信民主,在西方价值观中,人们喜欢我这种生活在克米利亚底层的人。”Gavrilenko说。

现在,这个半岛的春天来了。水仙,杏树和桃树的花点缀着克里米亚的山丘。蓝色的海湾和美丽的风景激发了现代艺术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们创造出了俄罗斯最好的诗人和作家,从安东·契诃夫,列夫·托尔斯到泰到玛琳娜·茨维塔耶娃,阿赫玛托娃,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和约瑟夫·布罗茨基。许多俄罗斯知识分子一生中都至少来过一次克里米亚,并在这个半岛上过的很开心。

但克里米亚不仅被俄罗斯深爱着。乌克兰 的Gavrilenko也不能舍弃克里米亚,因为这个半岛本身就会让她开心。她说:“乌克兰本身有许多问题,但如果不是克里米亚的合并,乌克兰东部不会有战争。人们喜欢我,住在克里米亚的乌克兰自由艺术家,设计者,和程序员对自己的想法保持沉默,也离开不了这个地方,因为我们是真心喜欢这。”她说。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Koalayeol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TOTAL COMMENTS: 19+1

  1. 2726955

    黑色紧身裤呢?

    [55] XX [0] 回复 [0]
  2. 芬里尔
    @3 years ago
    2726956

    啧啧啧,犹如当年给希特勒千里送的少女们.
    蛤蛤,普特勒能玩到这份上这他辈子也值了

    [55] XX [68] 回复 [0]
  3. 啦啦啦,piao
    @3 years ago
    2726957

    第一眼看成安杰利卡的圈圈吧

    [0] XX [11] 回复 [0]
  4. Dionysus
    @3 years ago
    2726963

    感觉自己这辈子被几个漂亮年轻姑娘举着头像只可能自己死咯由后代捧着黑白遗照,突然想到,屌丝哪有机会繁衍后代,艸。

    [48] XX [3] 回复 [0]
  5. 风大算吊毛
    @3 years ago
    2727039

    青年团,三青团,共青团系列

    [21] XX [2] 回复 [0]
  6. Mclovin
    @3 years ago
    2727056

    “普京草窝”

  7. 2727068

    这有啥的,这么说Justin bieber,韩根,EXO下整天都有千里送OO的脑残女。关注点不一样而已。

    [37] XX [3] 回复 [0]
  8. 2727080

    我是进来看图的!图呢?

  9. 姚有才
    @3 years ago
    2727227

    我操普京。

  10. 2727319

    @姚有才: 你暴露了

  11. 十一哥
    @3 years ago
    2727356

    兵家必争之地

  12. 2727464

    反对者 应当和他们支持的那些人去过 , 才是真正的民 主, 不能强迫不喜欢普京的跟喜欢普京的在一起。

  13. 阿卡林
    @3 years ago
    2727488

    话说回来,你们骂普京侵略乌克兰占着海参崴,可是为什么你们又骂中国不打缅甸还浪费钱填岛呢。。

    [15] XX [7] 回复 [0]
  14. 2727510

    右一不错

  15. 2727798

    @阿卡林: 毕竟美分党,跟一边呼吁中国保持冷静不要出兵缅甸,一边赞同俄罗斯直接出兵乌克兰的五毛党半斤八两——屁股决定嘴巴。

  16. 痴汉
    @3 years ago
    2727840

    这是俄罗斯的国旗婊吗,话说西大大的少女粉长相啥水平(啊……我有快速

  17. 阿卡林
    @3 years ago
    2728029

    @: 赞同

  18. fehrmann
    @3 years ago
    2728128

    前两次防御都以失败告终

  19. pocapro
    @3 years ago
    2739549

    这么多文字就只有一张图。差评。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