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13 , 10:08
65

采访艹过海豚的男人

[-]
当年的Malcolm Brenner

Malcolm Brenner是地球上为一个因和海豚啪啪啪而享有国际知名度的男人,他是美国前调查记者。他将和海豚的故事写进了自传体小说《Wet Ggoddess》里,Brenner的故事还是一个近期短篇纪录片《Dolphin Lover》的主题。

海豚名叫Dolly,他和它的故事发生在他19岁的时候,关于他们的初见,他是这么写的:

我开始抚摸她的额头,她似乎很享受我的抚摸。于是我又顺着摸她的背一路到尾巴,在我的手向着她的尾巴抚摸而去的时候,她开始慢慢转动她的枢椎(让头部转动的椎骨)。在我摸她的中途她转了身子,我原本想停留在她背上的手一下就放在了肚子上,自然而然也向下摸到了她的生殖器,她马上就停止了移动僵在那里。当时我想“真尴尬”。

关于他们最终在公开水域的“圆房”,海豚要保持水平,而Brenner 要垂直站立。CGI合成图呈现了当时的实况。Brenner 说他感觉自己和Dolly融为一体了。

电影制片人Joey Daoud和Kareem Tabsch从最初Brenner在网上的一些蛛丝马迹开始跟他的故事,一直到他的小说,我(原作者)问他们Brenner对于翻拍成纪录片有没有什么顾虑。他们承认了还是有点担心。他说:“这不是像《海豚的故事》那样的拍来娱乐的。”但是不论是Daoud还是Tabsch都想让这段人豚恋变得比实际更煽情。

Daoud谈论了他在看到“人与海豚性交”的标题时的第一反应。“我以为他只是把铅笔塞进了海豚身体里,然后追着它到处跑。但后来我意识到事情更详细、更微妙。”Tabsch则表示是因为Brenner的开放而注意的。而在他的故事里,Tabsch认为最令人吃惊的是“他把人兽之交认为是培养出来的而不是自然的产物,这是有争议的。因为有许多人兽这些不一般的性关系感觉是自然而然导致的。”或者更具体一点说:Brenner认为他的恋兽癖是因为童年时期长时间在心理医生手下被折磨。他还将恋兽癖和跨种族交往进行比较,希望有一天恋兽癖也能像跨种族恋情一样被大众接受。

我联系了Malcolm做个个人采访,昨天电话里发现我们都养了条混种牧羊犬。我尴尬地问他有没有觉得养狗与恋兽癖让自己混乱。他说:“我不是无选择地吸引动物,就像我不是被所有女性喜欢一个道理。”

人们对恋兽癖的误解是不是很常见?

当然。而且,人们经常会以为你会被孩子吸引,事实上我完全对他们没兴趣。

在纪录片里,你能在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不是会被动物吸引。五岁喜欢迪士尼,11岁喜欢家里的狗,但是狗对你不感兴趣。

狗是我妈妈养的,她对我没有兴趣。

与此同时,你的肉体和性都被心理医生虐待了。

这涉及到一个更加陌生的领域,称之为orgonomy。创始人是一个叫Wilhelm Reich的男人,就是他的一个学生对我动手动脚。Reich有一个心理治疗学校,那里的所有都是围绕性的,认为性是宇宙的生命力量,与重力和光息息相关。治疗涉及到一个非常严苛的物理疗法。

我被治疗的特殊物理治疗师是曾经欺负过数以百计的儿童和成人患者的人。我的兄弟现在还在这一领域做研究和治疗,做了许多研究,他的罪行才真是可怕。

由于这一领域的物理治疗围绕性展开,病人的病因是不是也会和性有关?

我之所以会被带到这个医生手里是因为我在生育上有问题。在orgonomy里,当什么事降临在你身上,你会压抑跟它有关的感受,身体呈现紧张的状态。你会检查神经然后治疗它们,但这很痛苦,不是个愉快地经历。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将恋兽癖和这段被虐经历联系在一起的?

直到后来,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对Reich的理论产生怀疑,有太多证据证明他是错的了,完全打破了他原来在我心中的偶像形象。

那是在你和Dolly发生关系之后,对吗?

是的,我和Dolly是在我19、20岁的时候。你看过影片了吗?

是的,我觉得很棒。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对它有所顾虑

确实有。Joey和Kareem之前只有过一次合作,我无法确定他们能不能把握《Dolphin Lover》的正确基调。但是我们之前见过,有了一点会谈。在Kareem对我说他相信我和Dolly是真爱时,他赢得了我的信任。

为什么有的人愿意投入那么多精力去看一个他们不喜欢的人的回忆?

从评论来看,他们似乎不知道这是真实发生的故事。

你看过评论了?

开始会看,现在不了。

我有一个大家普遍会有的问题。动物身上哪点吸引你?是特定的某一种动物,还是它的哪个性格,还是在某种情境还是这些综合因素?

我对有独立思考的动物情有独钟。它们会为自己着想。除了海豚,我还和狗狗性交过。这两种动物是我唯一接触过的。

那Dolly又是哪里吸引你了呢?在纪录片里你有说她是如何在外表上吸引你的:身体接触,轻轻把她的牙齿放在你的胳膊和大腿上,用生殖器在你身上摩擦。

在最初见面的时候,那些都没发生,因为当时水太冷了。

但是Dolly是只非常独特的海豚,她被允许和游船一起表演。她可以随时离开这个游乐园和海军一起进行水上作业,但她又一次次地回来游乐园。所以我开始想,这里对她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我没有找到答案,但我真的觉得她在学习人类的行为。

你当时在游乐园是为了拍摄点素材对吗?

是,我在为一位作家的书拍照。我和她的第一次肢体接触大概是在到那的三个月之后,可能是从11月到下个月的1月下旬。

她在接触你之后你是什么感觉?你有没有一些马上和她发生性关系之类的想法?

我感觉很尴尬。我对自己的动物恋倾向有点不适应,我其实是不想成为恋兽癖的。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抵抗这个动物的魅力,她好像知道我的秘密。她大概花了3、4个月才完全征服我,向我证明她在智力上完全和我平等。

在那个时间点,我开始问自己,如果它这么关心我,如果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女人,我还会不会坚守自己不动心?我脑子里得到的答案是不会。所以,我对自己的压制开始慢慢瓦解。

Dolly实际上有改变过她的求爱策略。起初她对我很温柔主动,就像你说的那样。但是之后她开始变得贪心,她会把自己甩到我身上,在我的膝盖上擦她的外阴。我身体的任何突出部分都成为她嬉戏的道具,她还会在我面前自慰。我还得帮她看着周围没人看到这些。

我刚想问公园里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些

没人看到。说老实话,我慢慢领悟到了她的意思。我不是处,但是基本上还是差不多算是。我的性经验很少,感情上也不是很懂。我认为,这也是这段关系失败的原因。

为什么?

我要去别的州(华盛顿州)上大学,去新佛罗里达学院(New College of Florida),当时有点不高兴。Evergreen看起来是个振奋人心,有创新精神的地方。但是我和海豚的感情非常强烈,我和她的心灵是有感应的。

纪录片里的性行为是不是你和她的唯一一次?

是。但是我们的心灵感应比纪录片里的强很多,很早就开始了。

很久以前的一天晚上,我听到了一点像是要玩游戏的声音,一开始我听着不像是海豚在跟我交流。我有点怀疑,也很好奇。我不能让声音消失,我可以让她闭嘴不出声但不要离开。我想我是不是要精神分裂了,但是大多数精神分裂症患者发出的声音都很狂暴,自己伤害自己。但是这个声音很有趣、善意,于是我得出结论,是海豚。

你认为这个声音是Dolly的人格体现。

是的。而且重要的是我可以看真海豚,可以和她有非常令人费解且具有挑战性的经历。我曾经把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女孩去那,她觉得和海豚一起游泳很棒。Dolly就是一只可以和她游泳的海豚,其他的都是公的,被认为更难控制。所以我把女孩带去见了Dolly,Dolly把她拖到了水池边缘,然后抛出水面。

这个海豚的行为就像女朋友

是的,她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我还由此看到,她果然适合我。

当你最终和她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是怎样的?

感觉就像是和大海做爱。首先,我觉得我原谅了自己。克服了犹豫,终于给了她她想要的。当我意识到这点,我就觉得我们之间有股能量在涌动,而且越来越激烈,最后把我们推上了高潮。有些科学家说雌性动物没有高潮,但我知道她有,因为她用声音表达出来了。

你是否认为这是你和人最亲密的行为?

是的,它跨越了种族界限。我知道这是海豚,我有意识。她也疏远雄性海豚只接近我。

如此的亲密行为竟是那么久以前经历的,还是和海豚一起,想起这些你现在是不是会有点寂寞?

是。但我和第二任妻子也有很强的亲密感。我们接近时会有一些物理反应,她的气味、她的电场等等。我认为那种亲密行为会维持我们的关系。

你结过两次婚,有没有哪个妻子嫉妒Dolly

我不认为嫉妒是婚姻关系失败的大问题。还有其他原因。

我在你的个人简历里看到你的第一任妻子跟你介绍了现代巫术,在这个信仰里是认可你和Dolly的性关系的

在现代巫术里,所有爱与快乐的行为都是对神举行的仪式。那是对性很开放的陈述,似乎符合我的经历。我练习现代巫术20年。

如果你拥有改变和Dolly关系的处理能力,你会改变什么?

我希望能和她更近一些,而不是现在这样几乎横穿整个国家。她被送去了密西西比一个水族馆,生活在很恶劣的条件下,就是开放水域里做了个混凝土的围栏。这对她这样的海豚来说是一种折磨。

她的驯兽师告诉我说他有一天早上出门了,回来就看到她死了,沉尸于水箱底部。

我都忘记了关于海豚的事情,直到这部纪录片出来。它们不是自动吸入吐出空气,而是有意识地呼吸着。你还说过你做过一个梦,好像预告了她的死亡。我已经能想象那对你有多糟糕。

我花了5年时间才从抑郁中走出来,不仅仅是因为Dolly和我分离了。她也被一只雄海豚喜欢上了,那只海豚在佛罗里达州,Dolly也躲着他好和我做爱。后来她也和他分开了,在新的水族馆里的其他海豚也没能和她交往。它们有自己的选择。

想象一下你爱的人死亡,永远离开你。真的是件很悲伤的事情

是啊,这也是我把这个教训传播出去的原因,这不是我们应该对待动物的方式。

我想问你,关于传递教训的问题。你的名字后面贴有很多类似“恋兽癖倡导者”的名词,我想知道,那对你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不公开承认自己的恋兽癖然后讲述这个故事,我可能还是会讲这些故事,但我没办法不说。我根本不是在提倡恋兽癖,我只是想建议政府停止控诉我们。我们只是爱上了自己爱的人/物,我不是提倡大家都要这样。

你在纪录片中区分了恋兽癖和兽交,在我的理解就是直接一条明确的界限区分:兽交的重点在于动物没有明显的同意意愿,但是恋兽癖倾向于得到动物无声的许可,尽可能地像个人能表达出同意意见那样。

是的,我会这样说:一个恋兽癖会关心他的伴侣是否会和其他人一样同意、开心。动物和人双方乐意的话就是恋的过程。而如果你从动物的角度接近一个动物,你会赢得它对其他动物一样的许可信号。

判断是否同意不是件难事,你接近一个雌性动物,如果你没有正确行事你会被伤得很重。动物会毫无顾虑地让你知道你做的事情它们能不能接受。有人指责我强奸海豚,但没有哪个男人能在水里强奸海豚。

它会以每小时20英里的速度游离你。

海豹突击队(Navy SEALs)告诉过我他们也无法抵御海豚。

我看资料发现你在和Dolly发生性关系之后便再没和别的动物有过,是出于对她的尊重还是缺少合适的情境?

除了一次非常短暂的性接触,我在过去10年里没有任何一个伴侣。

你会对一个“正常的”伴侣有性欲吗?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如果可以,我愿意付出一切只求Dolly回来。在我生命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但在这个年纪,我已经接受了自己是恋兽癖的事实,永远,不变。

你和其他恋兽癖有联系吗?有没有考虑过和她们约会?

恋兽癖们喜欢聚在聊天室里,但我不会在里面待很长时间。据Kinsey说,女性恋兽癖出现的概率是男性的一半。我还真没遇到或接近过谁。

有没有曾经对Dolly的话题倦怠?

我觉得现在的公开宣传压力更大。我不是个公众人物,我写这本书是不想费口舌讲这个故事了,但是我现在还是在这里讲。

你会不会每天都想起她?

至少,每天一次。

本文译自 jezebel,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265)

TOTAL COMMENTS: 65+1

[2] 1 »
  1. 尺寸
    @3 years ago
    2703522

    可怜的人,为了出名至于吗?

  2. 2693294

    纪录片呢???

    [11] XX [3] 回复 [0]
  3. 兔美酱
    @3 years ago
    2693249

    我记得有一位女性跟海豚有恋情 谁能给个地址

    [17] XX [7] 回复 [0]
  4. 在十字路口
    @3 years ago
    2693094

    @收皮王: 海豚在2009年就挂了,so sad……:-(

  5. 一片臀蛋
    @3 years ago
    2693093

    原文链接按不出来,想看没有翻译的版本

    [13] XX [10] 回复 [0]
  6. 抚琴
    @3 years ago
    2692869

    发图不发种

    [11] XX [5] 回复 [0]
  7. 大海的方向
    @3 years ago
    2692860

    @白银的猎人: 去试试呗

  8. smallyueng
    @3 years ago
    2692766

    記得在布卡”一條狗”的評論上看過海豚會調情求ML…

  9. 笑眯眯的狗
    @3 years ago
    2692706

    这不前几天刚发的么

  10. 2692667

    你会不会每天都想起她?

    至少,每天一次。

    [10] XX [4] 回复 [0]
  11. 2692662

    那个海豚成年了吗

  12. nevercever
    @3 years ago
    2692622

    煎蛋至少是第三次发这文了,居然还有人信

  13. 悲风
    @3 years ago
    2692609

    有人知道悲风吗?

    [14] XX [3] 回复 [0]
  14. 百得
    @3 years ago
    2692562

    我就看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不是它自愿的,你永远别想操到一头自由的海豚,追都追不上。

    [31] XX [9] 回复 [0]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