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30 , 21:57
0

[经济学人] 中国的园林外交

[-]

# 本文由 Rudd 童鞋投递译稿:

二十年前,日本人在休斯顿建造了一个安静的日式花园。一些痴迷于亚洲文化的人能很容易辨别出它是按大名时期的花园样式建造。另一帮一点都不罗曼蒂克的经济史学家们,见证了日本向美国伸橄榄枝的这一过程,而在当时,日本的崛起已经激起了一些惶恐不安。时至今日,这个花园已成为一片隐蔽的乐土,周末这里挤满了西班牙裔的家庭,围绕满塘锦鲤休闲娱乐。但说到它的起源,却跟一次G7峰会的举行脱不了干系。那次峰会于1990年在休斯顿举办。日本首相宣布将一所珍贵的茶屋作为礼物赠送给美国,相关筹建工作于第二年开始。其实在那不久之前,日本的买家大肆收购了洛克菲勒中心和圆石滩高尔夫球场。虽然后来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劣质投资,但那时许多人还是将这些手笔视为是日本即将赶超美国的征兆。(一部1993年的电影《正在升起的太阳》标志着恐日情绪达到巅峰,其中混杂着性、谋杀和自我怀疑:追赶日本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人们都意淫着美国警察追赶日本流氓的场景。)

日本的“花园外交”的第一次尝试并不是在休斯顿。随着20世纪70年代贸易摩擦的产生,日本政府帮助美国在密苏里州修建了一个漂亮的花园,藉此纪念1976年美国建国200年。日方往美国国家植物园(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公园及研究所)送去了大量珍贵的盆栽。这份厚礼一方面展示了日本的慷慨,另一方面又巧妙地强调了日本历史之悠久,还提醒美国自己所遭受的一些苦难(这些小型树丛中有一棵是有400岁高龄的松树,并在广岛核爆中存活了下来)。人们对这棵盆栽反响热烈,一度作为头条新闻受到关注。哈佛大学的Joseph Nye创造了一个词组“软实力”用来形容一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而日本这次花园外交正是一国软实力的早期体现。

风水轮流转,现在又轮到中国了。过去的15年间,在纽约的Staten岛,圣路易斯,西雅图,加州的圣马力诺,俄勒冈州的波特兰,中国传统花园如雨后春笋般在这些地方兴起,其中大部分都少不了中国政府的帮助。然而中国的“花园外交”却显得更加露骨。随着中国崛起,中国政府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浩大工程,提出帮美国国家植物园建造一个12英亩(约50000平方)的清式花园。这个“国立中式园林”到处都是中式景物,包括两层高的茶屋,假山,亭台楼阁,竹林,艺术展览和模仿扬州白塔建造的一个仿制品。

美国官方的表态开始是受宠若惊,随后却显得稍微拖沓。关于建造华盛顿花园的文件签署于2003年,是由时任中国林科院院长的Jiang Zehui牵头,与中国高层并非无关,他是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Jiang Zemin的表亲。中国的专家组其实已经为花园选好了天然风化的极具艺术美的鹅卵石,并为亭阁建好了复制品。但是从对话开始直至11年后的今天,在华盛顿郊区所有能观赏到的只是一块未经开发的草地,几棵挺拔的亚洲树种和两只吃草的鹿。美国纳税人的钱并没有落到实处。2008年国会通过一项没有约束力但令人寒心的修正案,用以阻挠联邦向“国立中式园林”投入资金。修正案中提到“这实在不是应该优先考虑的事”,在优先顺序方面,大豆锈病研究和其他农业问题甚至还排在前面。

私人筹款进展慢得让人难熬。中国已经负责了全部的地面建筑,并会派遣工人来组装。但是负责运营国家植物园的农业部必须准备基建和水利设计,预计耗资3500万美元。

政府法令规定,在全部资金筹集完备之前不准破土动工。募款基金会也必须要筹资2500万美元用以支付维护和文化相关建设费用。迄今为止基金会只筹得170万美元,这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美国馆建设的剩余资金,这无疑加剧了中方的失望感。“中国昨天就想要开工。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筹集好资金。”一名工作人员如是说。原因很多,但反过来又说明了一个问题:相比美国,这个花园对中国来说更重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筹资进程缓慢也反映了某种正常的转变,那就是中国越来越开放了。美国的公司如果想要在中国顺风顺水,不需要在华盛顿资助这些项目——现在他们可以直接“在贵州建一所学校”,基辛格研究院的Robert Daly说道。项目延迟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美国的世界观。日本再也掀不起浪花了。华盛顿延绵一个世纪的樱花节,是一年一度的狂欢盛事,到处是粉色的樱花和日本主题展。相对来说中国想通过震慑的方法促进友谊多少有些让人不舒服。坊间流传说中国在这个花园的设计和建造计划上花费了500万美元,并且是中国公司带头筹款。美国官员的确希望花园能够建成,建成后的样子肯定很可爱,并且如果两国人民相互喜爱,那么在21世纪世界格局将会更加稳定。但是破土开工最起码也是两年以后了。

畏惧而不是喜爱

对一国来说利用软实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外国大佬可能会被中国决策的瞬息万变搞得晕头转向,外国的小朋友却会喜欢中国租给动物园的大熊猫。但总体上来说中国更值得去畏惧而非喜爱。六月份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指责中国资助的“孔子学院”宣扬“设立国家议程”和限制言论自由的思想。“孔子学院”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大学里教授汉语和中国历史等知识。中国官方媒体则指责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胆怯”和“无知”。美国最近的一些缺乏自信的表现让两国关系变得更加棘手。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中国是更大的经济体,小部分人则很纳闷为什么官方这么不情愿加深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Rudd via The Economist]

# 因为某些原因,这篇文章不开放评论。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