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2 , 11:58
52

为了证明维米尔是用人肉相机的方式来作画,一位超级粉丝用数年时间来还原场景和作画过程

[-]
2008年,我(原作者,下同)坐在浴缸洗澡的时候终于想到了Johannes Vermeer是怎么在350年前,那个没有设想技术的年代,画出像照片般逼真的油画的。Vermeer的画作一直以高度逼真程度被人们称为传奇,许多人猜测他一定是采用某种类似暗箱的光学技术进行创作的。

透过相机屏幕可以看到图像,本质上就是一个安有镜头的黑盒。通过相机捕捉图像,能够帮助了解所要绘画的物品的大小及形状,直观地将各个物品的颜色将之与黑箱中的图案对应好,就能得到一个和照片一样的效果的画像。

事实上,这样自以为很好操作的过程并没用。只要试过就会明白为什么,镜头折射出来的光线会掩盖掉你在画布上的色彩,这样上色以后得出来的图像色彩会比实物更浓重。镜头光和画布的颜色会互相干扰,你必须得不断地开灯看清楚你在画布上到底画的是什么颜色。

而维米尔的画告诉我们,他不仅有办法找到描画轮廓的办法,更有准确捕捉图像色彩的办法。他做到了,因为他的画作就像350年前的彩色照片一样还原度高。

我们可以从他的现存画作中找到蛛丝马迹,比如从《音乐课( The Music Lesson)》上画的房间后面的白墙。

[-]
维米尔画墙的方式跟照相采用的原理是一样的,这并不符合人类视觉习惯。如果你站在维米尔画的这堵墙所在的房间你就会发现它实际上看起来有些阴暗,那是因为视网膜对光线进行了处理以避免太强或太弱的光对眼睛造成伤害。在你眼里,那堵墙的光线对比已经远比它实际的光线对比度要低得多。维米尔不一样,他不是用眼睛看事物,他画墙的时候像把自己当成了相机。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和电脑制图和视频中不断循环往复,慢慢习惯了从技术角度看事物。正如我的眼睛一样,维米尔正是这样,做出了超越人类生理本能的事情,而这也就是我在浴缸里灵光一闪所想到的。

终于要说到这篇文章的点子了:找一个镜子来反射光线,好让你在画布上画的事物与实物相符。
我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实验来验证我的想法。我并不会画画,但是我利用镜想原理做了黑白照片的翻版油画,这是我第一次画油画,整个过程只用了个把小时。

[-]
[-]

到现在为止,我的初步猜想已经得到了印证。但是维米尔能不能用一个光学机械一模一样地复制一个真实空间里的真实的人呢?我得做另一个实验来找到答案。

有一天晚饭时候,我把我的想法和死党Penn Jillette 说了,他对我的想法很兴奋,并且说服我把接下来要做的实验过程录下来做成纪录片。他还把Teller拉进来做导演,于是这个实验就这么提上了日程并开始实行。

这时候,出了点我们都没预料到的小意外——听起来很简单的实验装置花了几年时间才完成。为了完全重现维米尔的绘画思路,我打算重建一座和《音乐课》一模一样的房间,带着我的光学装置和画画工具坐在里面,用17世纪维米尔可能用到的自然光和手段想方设法完成画作。我想,如果我这么一个水货都能画出点和维米尔相似的一点东西,那我的想法很有可能是对的。

在《音乐课》中所展现的有些东西是可以购买到的,比如放在地上的中提琴,盖桌子的土耳其毛毯。其他的,我都得自己去做。

幸运的是,我的DIY能力还是可以的。

最开始,我利用3D光波原理对整个场景进行数字化建模。(前文提到作者长年从事电脑工作,眼睛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工作)

[-]
然后将做出来的3D模型放到法道4020(Fadal 4020)机床里打磨出木屑,这个机器通常是用来打磨金属,但用它切割出来的木制模型也堪称完美。我不能用3D打印技术投机取巧,因为我想让一切程序还原到17世纪的样子,是木质的而不是塑料的。

但是我还需要一个数控车床得做大键琴和蓝椅子的腿。我没办法,出于省钱考虑,只能自己组装一个木头做的机床先用着。

[-]
在油画的中心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维米尔的画作中的蓝色椅子,我在荷兰代尔夫特的一个博物馆找到了一个酷似它的椅子,并且给它拍了很多照片,这样就方便为它建立一个精确的3D模型了。我把椅子各部分分别放入我组装的机床中制作成型,其中最精细的活要数椅子上的几个小狮子头了。

[-]
这是机器做出的椅子各零件,下一步是刷漆和组装。

[-]

在画的左边是一些彩色玻璃窗,下面的两扇窗上有些复杂的由方形和圆形图案组成的纹路,我用激光切割机在丙烯酸塑料中切割出来一模一样的花样,然后粘到了窗玻璃上。

[-]
[-]
原画中的大键琴被称作Ruckers virginal,我在苏格兰找到一个名叫Grant O'Brien的大键琴行家,他为我提供了这种大键琴的图纸和花样。大键琴的腿居然比我做的机器所能做的最大长度还要长,于是我只能分两次切割再把它们拼在一起。

[-]
这是还没刷漆、装饰的大键琴腿。

[-]
大键琴前的装饰是用17世纪的雕版印刷纸完成的,这些工具还和印刷纸一起在博物馆完好无损地收藏着,所以我清楚地知道了维米尔在画画时所看到的东西。通过大键琴的照片和O'Brien提供的图纸,我将画上的装饰花纹重现了,并且用喷墨打印机把它们大片大片印了出来。之后,我用双面胶把它粘在了大键琴上。

[-]
我花了一年多时间建造房间和里面所有的布景。这就像一个时光机器,带我穿梭回了维米尔的世界。下面我终于可以开始光学与油画创作实验了。

[-]
从下图中,你可以看到光学机。它是由一个4英寸直径透镜和28英寸焦距镜头、一面12英寸凹面镜和一个支在支架上的镜子组成的。

[-]
由于17世纪的镜头并不如现代这样完美,我决定用17世纪的技术自己做一个仿制的镜头。首先,我把镜子反面贴上了一块黄铜。

[-]
然后用很细很细的磨料和一个制陶用的旋转轮子,把镜头打圆、抛光。

[-]
真正开始画画,我用了七个月。这项工作很繁琐,而且越到后面越困难,但是我组装的装置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的实验并不能证明维米尔确实是用这个办法画的这幅《音乐课》,但是他“可以”用这个的办法。我画出来的墙和维米尔画出来的是一模一样的。

[-]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有很多摄像机同时工作,在实验完成的时候装了2400盒磁带。Penn和Teller的团队正在努力把它剪辑成80分钟的纪录片。一年之后,他们终于完成了这部名叫《Tim's Vermeer》的纪录片。

本文译自 Boing Boing,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9)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2439700

    就像用显微镜画东西一样~

  2. 2437805

    28mm镜头吧。。。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