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树洞,存放那些不可轻易示人的秘密、引而不发的情绪、难以启齿的柔弱

# 蛋友 汪汪酱 提醒,遭遇心理危机时请联系以下途径:

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 010-82951332 (网站 www.crisis.org.cn)
全国各地心理危机干预热线:http://anseeing.com/hotlines/

+1

  1. 猴头菇
    @1 hour ago
    4351987

    好多匿名啊
    还是我好
    没人想当一个蘑菇
    还是长毛的

  2. 明明是
    @1 hour ago
    4351982

    结合地域黑和性格遗传两个话题,瞎扯一段

    河南闹过大饥荒,死了几百万人,当时大家都饥不择食,据说孩子都吃,更别讲什么社会道德了
    都说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性格会遗传的话,是不是饥饿贫穷的习性遗传了一些下来,所以有人不太在乎社会道德,极端利己

    当然,素质差的人哪里都有,但贫困的地方更多一些

  3. 脑子坏掉了
    @1 hour ago
    4351965

    看到有人说他父亲不过生日不过节……这有啥好奇怪的?

    我也是。参加工作之后就没过生日了——又不是小朋友,过生日就想着吃蛋糕收礼物。而且过生日不就是在提醒自己“你又老了一岁”吗?

    一年到头法定假日也会好好休息或者出去玩耍。但真正当做节日来过的也就春节。

    近两年春节也不想过了……感觉都是老一套——在家做顿年夜饭(菜式味道未必比平时好),然后一家人傻不愣登看春晚。倒不如省了这天的烦恼,趁着大家都在家过年,自己一家出门玩去。

    从大前年开始,我都会在春节假期带着老婆出去自驾游。不事先定目的地,就定个大方向随便开,路上遇到感兴趣的景点就去看看。没人跟我们挤的感觉真好!

  4. 4351948

    早上出门又忘记带钥匙,开锁又花了50,生气去超市买了个小锁,再把大锁钥匙圈钩到小锁上,最后把小锁锁在大锁把手上。
    这样我要开门出去,必须要先开小锁,拿到大锁钥匙再开大锁出门

  5. 4351943

    5:00微凉,醒过来了,
    梦到几次姑父,有很多话想说,又没什么说的。他很严厉,我话很少,教过我初中。
    小时候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都会有自闭吗?
    现在在外面,回去就话更少了。
    当我写下来这些,我是很内疚的。
    今天天气很好

  6. nullnull
    @2 hours ago
    4351932

    地域敏感这事,我是这样,封闭在学校里,根本没机会接触真实情况的时候,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河南人,广东人,上海人,我的了解就只有别人贴给他们的标签,然后自己也没主见,人说啥就是啥瞎凑热闹,后来一出社会,这种想法差不多半年就掉光光了,到处的人一见,就知道什么叫龙生九子,哪是一个标签盖得住啊,还有人会下意识地往别人标给他的人设上贴,而他本身根本不是那样,所以成见这东西,很误人啊,尤其是当你不知道的事太多,容易被诱导的时候。

  7. zypmk2
    @3 hours ago
    4351910

    服装从业者,大家抱怨衣服领标袖标扎的难受,我们自己也难受,可是各种标的大小材质都是有国标的,我们不能随便改,只能买了衣服自己拆。

  8. Hitori
    @3 hours ago
    4351906

    要去面试了 表面上不慌其实内心慌的一批

  9. tshjlak111
    @3 hours ago
    4351905

    才上班第二个星期,委屈已经这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多了,而且不知道1900的工资让我怎么好好加油。。。(来自天天都上班的实习生。。。)

  10. 广东仁
    @3 hours ago
    4351899

    老实讲,地域黑的责任不全在黑的人身上吧。现在是什么样的理由讲一个地域不好都有人站出来反驳。可是确实存在某些问题才产生某种偏见吧。首先应该反省自身,然后就事论事才对吧。只会喷别人地域黑,就跟吵架吵不过别人只会说DSB一样。广东人在吃这方面确实黑真实,不说全部吧,起码有8成是确有其事的(除了福建人那一部分)

  11. 两句话
    @3 hours ago
    4351890

    戒是好东西,只是怕戒习惯之后,磨灭了自己该有的活力和可能性。放挺好的,但也怕过度。其实生与死,这个区间就是修行了吧。

  12. 所長
    @3 hours ago
    4351888

    “像我們這種僅靠着腹脅下方袋囊裏兩顆蠶豆大小的東西分泌一丁點兒萃取物確定自己男性意識的可憐兮兮的傢伙,一旦見了這種腔體裏奔流的、皮膚汗毛揮發的全是純質雄性荷爾蒙的烈性漢子,恐怕也會情不自禁從喉頭發出一聲女性的哀鳴。”——《西夏旅館》

发表评论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