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社

保罗艾伦生前创立的航天企业或将停止运营

拥有NBA波特兰开拓者的艾伦曾表示,他从小就一直怀有太空梦。

中期选举结果将对美国的科学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拥有科学、医学和工程学位的候选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2017年被盖洛普评为最令人悲观的一年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无边的黑夜终将迎来黎明的曙光,请保持积极的心态度过低谷。

两分半正确地回顾《冰与火之歌》前五季

明天杀与□□之歌第六季就要开播啦!两分半包你理解前五季剧情!绝对和原剧本没有任何偏差!

清真寺里讲座没人听,□□很伤心

文章里的内容虽然不是真的, 却很难说没有现实的影子。

滚石乐队南美巡演,遭袭后开启全天防护

乐队随后将在巴西,乌拉圭,秘鲁和哥伦比亚演出。3月14日和17日,乐队在墨西哥城将以两晚的演出收官。

泰坦尼克二号将于2018年出航

假如泰坦尼克号的复制品泰坦尼克II号出航的话,那它将与那艘史上最倒霉、最出名的航船在外观上看起来丝毫不差。

透露社:大学里的狙击塔楼

假新闻媒体透露社报道,美国注册学生组织“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学生联盟”最近得到了母校一笔500美元的拨款,用于修建一所狙击塔楼,用以提前发现对大学的潜在威胁。

[希腊] 飞行员开着战斗机去土耳其取钱

取钱事件后,土耳其政府还向雅典提出了正式抗议。

透露社:Google雇佣学生绘制街景

以下假新闻 继在阿拉伯半岛用骆驼绘制沙漠地图后,Google街景服务目前决定:要绘制出孟买贫民窟达拉维的每条小巷。 Google印度地区的头头说:“虽然我们已经用骆驼征服了沙漠,但是达拉维这个地方都是狭窄的小路和小巷子,测绘车量很难走,对我们来说是目前最艰巨的任务。” 这位头头还说:“我们也考虑过用更加适合地形的车辆来测绘街道。为此我们投入了许多特制的自行车、摩托车,但是好像在达拉维狭窄坑爹的小巷子里都施展不开。” 当被问到为什么要对达拉维这个贫民区进行街景测绘,这位头头说,在大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火了以后,来这参观的西方游客猛增,对于一些没钱来印度旅游的人,光是坐在自己家在网上看看街景也是很享受一件事。 根据网上的搜索数据显示,按照大众受欢迎程度来看,达拉维仅次于泰姬陵。 这么火的地方一定要尽早加入街景,这个常识Google不是不知道,无奈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街景车。达拉维迷宫般复杂的街道形成了复杂的网络,街景车要走遍每一个小角落根本是不可能。 不过在和当地一位技术员兼有线电视维修员,作为当地项目顾问的“阿卜杜尔·嘎哩哇啦”沟通后,Google看到了一线希望。 阿卜杜尔·嘎哩哇啦很开心地告诉我们说,在达拉维,要解决测绘难题只有使用人为介入,他说他就是这么干的。他在达拉维雇了几百个还在上学的孩子,这些孩子脑袋上绑着摄像头到处走。10小时不到,整个达拉维每个角落都就都扫描到了。 这种测绘方法帮助Google用最便宜最清洁的办法解决了最棘手的问题,没有有毒尾气排放、没有动物受伤。因为在阿拉伯用骆驼测绘那件事被人知道后,Google受到许多批评和指责。 Google印度地区的这位老大很高兴地告诉我们说,要是没有人为介入,他们还真搞不定达拉维,虽然Google经常说:“Man minimum Machine maximum”,不过这回这个道理用不上了。 这则新闻发布后,不少莫迪总理的支持者表示,人力介入测绘这个方法是莫迪总理大人在华盛顿会见Google首席执行官的时候想出来的。 本文译自 Faking News,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韦氏大学词典录入selfie等150个新词

前天,美国最著名的词典商,梅里厄姆·韦伯斯特宣布在2014年将在大学词典中录入150个新词。其中包括,selfie(自拍),hashtag(微博上的#号),和steampunk(蒸汽朋克)。这些词反映了最新的流行风,并广为流传,足以在大红书里获得一席之地。 “这些新词里面好多个都彰显出在线网络对我们的生活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大编辑彼得·索科罗斯基在一次媒体发表会上如是说。但并不仅仅是这些。 这150个新词里的一些的确能代表流行文化和科技,像Auto-Tune(字面意思自动音调,来源于音高修正软件Auto-Tune)和paywall(付费墙,报纸等媒体设立的付费等级制度,付钱才能看新闻哦)。但其它词,像freegan(免费素食主义,“免费”和“素食主义者”两个词的组合)和turducken(火鸭鸡,将去骨全鸡塞入去骨全鸭后再塞入去骨火鸡一起火烤)则向我们展示了美国吃货的勇敢追求,前者拒绝浪费,后者一次要吃十个多种家禽。而且尽管韦氏不肯多说,但其它一些词则反映了王妃凯特·米德尔顿对社会的持续影响。 下面是一些新词节选:(我又筛了一些,去掉了一些没意思和我们又没关联的词。) Auto-Tune (动词,2003年):用Auto-Tune或其它软件对录音音调进行调整。 baby bump (名词,2003年):(字面意思宝宝+冲撞)指孕妇突起的腹部。(汉语大肚子啦,这么简单) big data (名词,1980年):大数据。指积累的数据,很大,而且传统数据库管理工具难以处理。 catfish (名词,新义):原义是鲶鱼。指以诈骗和其它目的,在社交网络上创建假帐号的人。 crowdfunding (名词,2006年):众筹。指在网上,从大群人手中获取资金捐赠的行为。 digital divide (名词,1996年):数字鸿沟。指有网的人,和没网的人,在经济,教育和社交上的不平等性。 e-waste (名词,2004年):电子垃圾。废弃的电子产品,电脑,电视,手机等。 freegan (名词,2006年):免费素食主义。只吃免费食物(多数是商店餐馆垃圾桶里的)的激进主义者,意在减少资源消费。 gamification (名词,2010年):游戏化。指在事物,活动中加入游戏元素,鼓励人们参与。 hot spot (名词,新义):热点。原义是热门地点区域。新义是指有无线网的地方。 insource (动词,1983年):外包。把工作用合约形式交给别人做。 […]

洋葱新闻:带你游览2014索契奥运村[v]

洋葱新闻台为您带来这一份角度独到的索契冬奥会奥运村特别报道。 优酷/洋葱

阿拉法特之死:杀人物质钋的黑历史

当居里夫妇在1898年发现元素钋后,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放射性元素会在未来经历一段段充斥黑暗的阴谋史。 2004年,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在巴黎的珀西医院死于不明原因。先是恶心、胃痛、肝肾功能衰竭,最终在死前陷入昏迷。2012年,因为怀疑他被钋这种致命武器暗杀,遗体被掘出。 上周,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一篇报道确认在阿拉法特的牙刷、内衣和其他个人用品中发现了钋的残留痕迹。然而阿拉法特也非第一个被钋暗杀的人物。 钋无法穿透完好的皮肤,但如果摄入或吸入,就会对器官、组织和DNA造成放射性损伤——美国核管理委员会。暴露在钋下会提高患癌风险,只需比一粒盐还小的分量就能干掉一个成年人。 死亡天使 俄罗斯政治异见者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居住在伦敦,2006年11月1日,他与另两位俄罗斯男性在千禧酒店的酒吧用茶,结果当天晚时他就病倒,不久后被怀疑为中毒。最终,不仅在利特维年科的体内发现了钋-210(钋的同位素),在酒吧和相邻厨房里也有。利特维年科的用餐同伴 Andrei Lugovoy ,前克格勃官员,作为头号嫌疑人浮出水面。 利特维年科几周后去世,临终前他指责俄罗斯总统普金精心策划了此次暗杀行动。据华盛顿邮报,他的临终声明中说"我躺在这里,清楚地听到死亡天使在扇动翅膀。你也许可以让一个人消声,但是全世界抗议的怒吼将一直回响,普金先生,在你余生中一直回荡在你耳边。" 这次暗杀掀起了一个国际丑闻,俄罗斯当局拒绝英国引渡Lugovoy受审,英国首相称其为"不能忍!":"你们不能在英国土地上杀人,却发现我们要逮捕的人在另一个国家。" 普金驳斥布朗的声明为"侮辱",该案件仍是两国间的一个外交症结,更让人后颈发凉的是,冷战式政治阴谋不止停留于汤姆克兰西的惊悚小说中。 证据显露 阿拉法特死后8年才被挖出遗体重新检查,难于确定死因,部分因素是钋-210的生物半排期(体内含量降低一半的时间)只有50天,且阿拉法特遗孀要求他死后不要做尸检。 《柳叶刀》的报道作者写道:"这个案件中尸检是有效的,因为即使在之前未检测到潜在的钋中毒,人体样本也可以保留以备后期测试。" 尽管如此,报道作者还是发现了支撑“阿拉法特钋-210中毒可能性”的证据,“虽然没有骨髓抑制[骨髓活性降低]和脱发症状,不能证实是急性放射病,但是恶心、呕吐、疲劳、腹泻、厌食,再有肝肾衰竭,都可能表明是发射性中毒。” 阿拉法特可能被钋杀死的证据显露令他被暗杀的谣言更是火上浇油,巴勒斯坦团体乃至以色列当局中的政治竞争对手均表示喜闻乐见,而以色列方面一再否认。 一连串死亡事件 居里夫人以她挚爱的祖国波兰[Poland]为钋[Polonium]命名,而(被怀疑)死于钋下的不只是阿拉法特和利特维年科两人。 伊蕾娜·约里奥·居里,居里夫妇的女儿,也许是因暴露于钋而死的第一人,很可能与1946年一起实验事故有关(如她父母一样,伊蕾娜是位著名的科学家,1935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事故不久后她就病倒,1956年死于白血病。 尽管对人体危害极大,作为一种银白色质软的金属,钋在许多工业应用中贡献颇多,可在卷纸、纺丝过程中消除静电。且由于它的放射性,钋-210已被用为卫星和1970年代苏联无人驾驶月面自动车的能源。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yeh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v] 苹果公司高级设计副总谈新iPhone

一位名叫David So的韩国胖子黑新iPhone。 优酷/Youtube

赛百味推新促销广告纪念911

据透露社报道,著名三明治快餐连锁赛百味在911十二周年之际发布了一个无节操的促销宣传广告。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时刻推出“铭记历史”的促销活动,同时也暗示顾客这一促销时间也是史无前例,值得回味的。不要998,只要9.11,两条12英寸的经典系列三明治带回家。通过这次惊天大促销活动,人们会永远铭记911这个难忘的日子。赛百味董事□□Fred DeLuca对采访记者说到:这次的促销活动是一个限时的促销活动,到时候全国各地的顾客会“飞拥而至”来到成千上万家赛百味门店,任意两条12英寸三明治,只要9.11。[Hugh via theonion]

为什么麦当劳还未征服全世界?

M 记近期在法国推出了新奇大胆的广告活动,只给顾客们展示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和 Logo 的产品照片(汉堡薯条冰激凌,炸翅鸡腿麦旋风,横批“我就不喜欢”)。看来麦当劳是对自己的品牌知名度信心十足,已经不需要浪费口舌一一介绍自己的产品。 至少在我们中多数人生活的地方,从商场广告牌到万恶的优酷片头广告,M 记的大牌子几乎无处不闻无处不见。然而不管你信不信,没有麦当劳叔叔相伴的国家是存在的。 看!这家连锁巨头在同行里可说是称霸世界,不过仍有105个国家免受小丑大叔侵袭,如百慕大、冰岛和加纳,此间缘由不尽相同,但多数是由于经济不发达,老百姓荷包不够鼓,没法时常光顾。 “如果你那有麦当劳,你就是在富国。只要你瞧瞧这些快餐店在哪就会发现:它非定位于文化,而是钞票。”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家 Miguel Centeno 如是说。 而在玻利维亚,麦当劳只是短暂出现又由于政治原因关闭,玻利维亚总统 Evo Morales 全力反对这家快餐连锁店。 其他类似原因: “多数跨国食品公司通过强加食品和文化企图控制食品产业支配全球市场,这些厂商唯利是图,所以他们规范化食品饮料,将其化为以相同标准大规模生产的全球食品。他们不关心人类的健康,只关注企业收入和利润。” 没有 M 记可能会少了点好滋味,但是得知这家胖子工厂尚未征服全世界还是令人颇为欣慰……尚未。本文译自 foodbeast,由译者 yeh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影迷福音:《阿凡达》将有三部续集,同时拍摄,2016年底上映

据之前报道,詹姆斯·卡梅隆导演正在准备《阿凡达》的两部续集,但可能“一对”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野心。Deadline Hollywood 报道,卡梅隆实际上在准备三部不同的续集,三部同时制作,而非像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三部曲那样一部部来。第一部续集将于2016年12月上映,之后每年一部。#等得久总好过没有。 《阿凡达》原作者只有卡没龙一人,如今他正聘请一大帮编剧与他合作这个新系列。包括:Josh Friedman《世界大战》,Shane Salerno《世界末日》《野蛮人》,还有 Rick Jaffa 和 Amanda Silver(猩球黎明)的工作室,他们将与卡梅隆在此系列的不同电影中合作。和原作一样,维塔数码公司将负责大部分视觉特效。 卡梅隆说:“构建《阿凡达》中的世界是个宝贵经验,在撰写新电影时,我发觉《阿凡达》的世界架构、故事和角色的价值远超预期。显然两部续集远远不够表达我想放到荧幕上的内容。”新的公映计划将把《阿凡达》排除在大片云集的2015年之外,仅目前来看,2015电影市场就有两部超级大作:《复仇者联盟之超能时代》、《星球大战7》。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yeh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中国要加新税,好莱坞拒绝屈服

不管《大破天幕杀机》《钢铁之躯》《星际迷航》在中国赚得多少票房,但是一些好莱坞大佬们,从2012年底到现在,还没有从中国拿到一毛钱,因为中国电影集团要求从利润中再新抽走2%的税。而好莱坞和中方之前已经订好了分账的合约,所以好莱坞各厂都拒绝支付这笔莫名其妙的钱,而且这已经违反了去年美国副总统拜登和习大大签署的协议,和 WTO 的贸易规。现在事态已经扩大到了「有关部门」的上层。 对于好莱坞来说,这2%的税收是算在他们的海外市场的利润里,而中国已经是美国以外第二大电影市场,并且妥妥地在未来5年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消费国。按常理,好莱坞可以选择「爱看不看给我滚!」的对策,但是中国的市场大门刚刚漏了一个缝(一年14部配额),门里面的金山银山哪个好莱坞大厂不眼馋。虽然现在还有上百万美元的争议悬而未决,但是很多报道都认为中美双方在夏末就会找到解决方案。目前美国电影协会□□/CEO,Chris Dodd正在中美之间斡旋,在这个敏感时期,任何好莱坞厂长都对此事不予置评。美国电影协会可以要求美国政府出面调查中方是否违反了 WTO 交易规则,但这么做简直就是自绝后路,但是会不会走到这一步,还得看双方的协商情况。 来自国外网友的评论: 成交就不能反悔。如果另外一方反悔协议,来个2%试试你你就认了,明年就是个5%,然后10%…… --by Bahumbug 顶楼上,很多人不懂得谈判的规矩,如果你让对方一寸,他肯定就会敬你一尺,最后从你的尸体上踩过去。 --by yanivc 但是在这个案子里,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交易」,这是「税」。政府有权利在它觉得你有赚的时候问你收税,税是他们收的,规则是他们定的。所以如果中国要向好莱坞收税,我不觉得好莱坞有什么办法拒绝。 如果你想在外国做生意,就必须无条件地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不管这有多操蛋。要么,你就失去了市场。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好莱坞需要中国,比中国需要好莱坞多得多得多。 --by UzEE 楼上,这就是交易,然后才是税收。事实是,你同意政府有权力在他们觉得合适的任何时候收税。 反过来看,如果一个市场如此封闭,又通过税收削薄你的利润,那你在那里做的什么生意? 和其他生意一样,好莱坞确实想在中国卖电影,但如果政府太过贪婪太凶狠,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 by Schnydz 回楼上,不是每个国家的法律和美国一样。特别是中国这样,在对于民主的理解上,和美国有完全不同观念的国家。所以,你要在这些国家做买卖,客随主便入乡随俗是必须的。 或者,打包走人。 -- by UzEE […]

墨西哥城管当街羞辱印第安卖打火机的小男孩

一名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兜售香烟糖果的印度裔印第安小男孩被墨西哥城的政府巡查员(下文统称城管)当街羞辱,视频被现场目击者拍摄记录下来,发布在网上后引起了众怒。 这名墨西哥城管名叫Juan Diego Lopez,因为发现男孩非法兜售商品所以迫使他将篮子里的香烟,火机,糖果以及零食统统丢到地上。在城管拿走几包好烟离开后,一旁的一位好心人帮助小男孩捡起丢了的物品。据男孩阿姨介绍,男孩只是想在暑假勤工俭学。 市政府在开除这名城管后还给了小男孩一笔奖学金,以及医疗和心理上的帮助。 虽然未成年儿童在街头兜售香烟是违法行为,但是鉴于该城管的不当行径,政府还是将其开除了,即便他本是一名原住民。 墨西哥国家人权委员会称,对于任何形式的针对儿童的暴力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特别是对于印度族裔印第安族裔,他们是在这个国家最易受到伤害的群体。 [Hugh via dailymail] [youtube/56]

《辛普森一家》联合创作者Sam Simon患癌,向慈善机构捐出所有财产

Sam Simon,58岁,著名动画剧集《辛普森一家》联合创作者,9次艾美奖得主,最近确诊患有晚期结肠癌,他决定捐出所有财产用于慈善。他甚至还没整清自己到底多有钱,现在光《辛普森一家》每年给他带来的版税就有数千万美元。 在以敛财拜金著称的好莱坞,这么慷慨善良的人实不多见。Simon 既没结婚,也无子嗣,慈善事业一直贯穿他的一生,他创办了 Sam Simon 基金会,2011年总值2300万美元,救济无数饥民饿狗。同时还向善待动物组织、拯救儿童和海洋守护者协会等捐助大笔资金。 在记者的访谈中他说:“实际上,我的钱远比我想花的多,我的家人也过得挺好,生活无忧。”他也不觉得做善事有什么因果业力在其中。“好莱坞精神不包括慷慨,我觉得人们真的很吝惜给予,在纽约也是这样。许多慈善机构花100万美元办个募捐活动,却只收回15,000美元的资金。在败血症时我接受过紧急手术,已经离死仅有一步之遥,结肠癌导致我的结肠穿孔。当我在医院醒来,虽然知道还有点希望,但为未来做点什么对我来才更为重要。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顾问们总是神人,我们也找到了绝佳的受托人。这些将是我离开后,存活于世的东西。” 再有,关于资金去向,在过去20年里,他也向环保组织捐款无数,但他表示这类组织多是在划水。“基本上,环境已经被破坏。” Simon 的医生说他只剩几个月的寿命。本文译自 salon,由译者 yeh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马丁大叔在 Comic-Con 的访谈

当我们在 Comic-Con 上总算捉到了在《冰与火》里杀人如麻的作者,马丁大叔做采访,决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拷问一下这个老头子,问一些滚烫的问题,比如,是不是这个故事只有七卷,Dothraki的故事是不是属于直线剧情式的, (小编:你们敢问他有信心活到七卷交稿吗……) 警告:下文有重大剧透集中在《群鸦的盛宴》和《与龙狂舞》两卷,被剧透就要死星人速速退散,看剧不看书党速速退散,透死不赔。 注意:我们这次的采访史无前例地长,所以这里只是节选,未编辑完整版请戳这里 另外,我也不知道原文这些倒霉配图是什么情况,反正和采访内容无任何关系 提问:在冰与火整个故事里,哪个场景是您梦想构思了20年,最后才写成的?最后让您兴奋不已。 嗯,我从1991年开始写,那时候我也不清楚到底能写出个毛,我甚至连写个长篇小说,还是写个中篇故事都不太确定。直到那年夏天,我才有点头绪,这刨坑屙屎的灵感忽然就冒出来了,让我一直刨到现在,你懂的。到了那年夏末,我明白事情搞大了。一开始的计划是个三部曲,但出来刨的总是要还的,于是越写越大。虽然加入了更多的元素,成了鸿篇巨坑,但角色还是和91年构思的那几个。 是什么,让您在写完第一部的时候,意识到三部曲不够用了。 第一卷快写完的时候吧,是1995年,我意识到三卷的篇幅是不够填的,因为光手稿就有1,500页,第一卷还没写完,于是我说:「三卷肯定是写不完的,不如把第一卷拆成了上下两卷吧。」这下可好,好多故事结构都需要重新调整。但我马丁是什么人啊,我埋头就干,直接抽出300页,放到第二卷的开头,哒哒~ 这就就搞定了。然后接着写就是了。 这些角色和场景已经萦绕在您脑中22年,您会对此感到厌倦吗? 厌倦,那到不至于。因为我还有好多坑想挖还没挖呢,1991年开始创作的故事还远没结束,我如果真能活着把这个系列写完了,倒是有这可能。那时候我就没必要在重复这些「谁最后活下来」的故事,那种感觉就和写到福尔摩斯与宿敌决斗与莱幸巴赫瀑布的作者一样:「我烦透福尔摩斯的故事了,我再也不想写下去了。」 不过,放眼望去,我满目皆坑啊,没一个故事有交代的,这事儿没完呢,你们都饶不了我啊,我真心想好好写完这个故事,到写完的时候,我才会担心这个问题。 你曾说过,您不喜欢写作的过程,但是您喜欢完成的作品 耶~不光我是这样,所有的作家都说过这样的话(马丁我向你请求出处),写作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当我坐在那里搜肠刮肚的时候。 骚年啊,每天我起来都会说:「老子的灵感都死哪儿去了?看看这写的狗屁不通的东西,不忍直视!这就是我昨天码的,自毁双目,自毁双目啊!」虽然我脑海中的构思曼妙无比,抓起笔杆子就觉千斤重,写不出来啊!太沮丧了。有时候一连几天都便秘没灵感,有时候又思如泉涌不可收拾,连夜连页地停不下来。灵感这鬼东西……你说不准的。 从我出道之前很早的时候,六七十年代我还没成为专业作家,作为一个发烧友给杂志写东西的时候,就有这种「刨坑不填」的毛病。当我有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开始写一个故事,我写上个五页,十页就写不下去了,因为写出来的离我想象的要差很多,我马丁,竟然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太牛鼻了。于是我就再开一个新的,看看能不能继续下去,如果这个看上去比之前的好,之前的就不管它了。 最后是罗伯特·海莱因(Robert A. Heinlein),关于写作的四条军规警醒了我,其中一条就是:「把你的挖的坑填好。(You must finish what you write.)」对于他说的第一条:「必须动手写。(You must write)」我完全可以做到,但那时候,我从来都是刨坑不填的主。抽屉里都是废稿,我不断被更好的,更迷人的,更让我兴奋的创意吸引,而抛弃了手头的作品。这真对我没有好处。 于是,我决定要把作品写完,就从《冰与火》开始。 […]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在Instagram上秀战利品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博客团队开了一个Instagram的账号,用来展示一些没收的违禁品,基本上都是枪支弹药。 伪装成香烟的电击枪 烟花爆竹 折叠卡片刀 大口径短筒小手枪 刺刀,飞刀,惰性手榴弹 皮带扣折叠刀 伪装成手枪的折叠刀。。。 随身携带的包中发现的已上膛的手枪 [Hugh via instagram]

[v]请关爱您身边的“天生婊子脸”患者

生活中有些人总是莫名其妙地就摆出一副臭脸,然而,这可能并不是他们的本意,或许,他们只是天生长了一张欠抽的婊子脸而已…… 优酷/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