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No.4346416

发布于

家在小镇,我父亲欠了一屁股账,一个他同村的做钢筋生意发家的镇子首富盖了栋楼1-2层超市在招商,我父亲一意孤行要去租场地卖海鲜。他去年冬天在自家门面和我一表叔卖过海鲜,买的人基本是他的同学朋友们,然后大部分他自己请客喝酒吃掉,账目也很糊涂,那个表叔说不会再和他共事。我妈妈阻止他,他就发火骂人,我绞尽脑汁也说服不了他。
这些年他做过很多事都以失败倒闭告终,真的受不了,想起他还要去租场地卖海鲜就头疼。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