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图 No.4219536

空条跳跳蛙 发布于 2019-04-16T08:37:33+08:00

十八岁前我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二十岁前却经历了与亲人接二连三生离死别的沉重打击。
昨天还没下课就接到母亲电话告诉我马上请假买票坐车来杭州,父亲不慎摔落,做了开颅手术,腰部也粉碎性骨折,他在icu好几天高烧不退一直昏迷。还没从之前很喜欢的乐队主唱wowaka离世的难过里挣脱出来,我又突然被父亲病危这个通知打击得精神恍惚。翻开聊天记录,才发现我们的微信记录还停留在上周我和他说早上好的时候。
妈妈小心翼翼问我可不可以弄水滴筹或者轻松筹,icu一天花费近两万了,这几天在靠亲戚帮忙交钱,她说一直没勇气和我说。我有预感到这种情况,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妈还在犹豫女儿在学校的处境,会不会因为受人捐款被人歧视。可是比起我的尊严问题,我更担心筹不到救治他的费用,没有什么能比他平安无事醒过来更重要了。
还有三个月我就二十岁了,请一定要亲口和我说宝贝生日快乐啊爸爸。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