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7 , 12:00

身患绝症的机器人学家希望成为电子改造人

英国机器人学家彼得·斯科特·摩根(Peter Scott-Morgan)不希望您将他视为即将死于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绝症患者。他想成为Peter 2.0——有史以来最先进的机器人。

现在他已经植入了辅助他呼吸、进食和交流的设备;同时制造了一个与他本人外形类似的电子仿生人,作为身体的延伸。但是,根据斯科特-摩根的说法,机器并不是用来延缓死亡的,而是用来替换人类身体的。

他在博客中承认:“是的,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是,最强大的高科技大公司组成了联盟,世界上的顶尖人才一定会在今年年底前实现这一目标。”

Deadline或多或少与斯科特-摩根(Scott-Morgan)预期寿命相一致。从统计上来看,他应该能坚持到2020年,或更久。

他的生物身体从神经末梢开始逐渐失去生理功能,这被称为运动神经元疾病,就是与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1963年被诊断出的疾病。像霍金一样,斯科特-摩根的神经系统正逐渐失去控制关键功能和自发性运动的能力——他处于完全瘫痪的状态。现在,他依靠高科技装置来移动和说话。

本周早些时候,这名61岁的男子在接受了近一个月的重症监护后,暂时度过了危险期。

他说:“我们现在距离革命性的大突破只有一两年的时间。未来技术的各个元素早已经被独立地发明了出来,就等一个人把它们整合到一起。”

这包括仍在发展中的技术创新,如脑机接口和眼动追踪。但是斯科特-摩根的设想远不止于此——他看到了一个未来,Peter 2.0不再是物理空间中的身体,而是数字环境中的思想。

他解释说:“Peter 2.0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不仅仅是生物体的我所控制的外在机械,实际上他就是我。”

斯科特·摩根与他的丈夫弗朗西斯(Francis)共同建立了基金会,致力于探讨如何在伦理框架下应用AI和机器人,拯救因疾病、年龄或事故残疾而失去自理能力的人。

未来早已通过不同的形式来到世间——引用科幻作家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话来说——只是分布不均。

为了提高运动神经元疾病患者获得挽救生命的机会,他们一直在呼吁国会议员的支持。

因为Peter 2.0确实还有更多其他的功能。

他写道:“生存权的核心在于公平获取,真正拥有选择权和医疗保健的平等。”

也许我们几个月后就能再次听到Peter 2.0的消息。希望如此。

但是,即使关键技术没有及时出现,机器人专家斯科特-摩根对未来人体机器化——机器化身体或数字化意识——的实践,仍然是宝贵的财富。在慢性病和残障保健方面,只有全社会加入其中,才能实现科幻般的未来。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