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22 , 13:00

四千年的性别和阶级不平等并没有真正改变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住在纽约的16岁女孩。一天,你的母上决定让你离开家了--你将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新婚丈夫。但是想要到达那个新家,你必须走到弗吉尼亚的里士满--一个距离纽约342英里(550公里)远的地方。

《科学》杂志针对德国南部的一个小部落的DNA进行了一项研究,这个部落有近4000年历史了;研究结果显示:上文提到的长途跋涉可能在这个部落里持续了近700年。通过将尖端的基因技术与传统考古学相结合,研究人员重构家族谱系,追溯欧洲各地的移民模式,从而揭示了社会的复杂性和被时间遗忘了的“社会不平等”的深度。

这项研究集中在青铜时代早期的104个人身上,当时的人类刚刚开始使用金属工具:金字塔刚刚建成,强大的巴比伦帝国还处于婴儿期,《汉谟拉比法典》即将完成。考古学家&首席研究员 菲利普·斯托克汉默(Philipp Stockhammer)说:“古代人们的流动性很强,相互联系也很紧密,认为‘那时的人们孤立又单纯’是错的。”

牛津布鲁克斯大学人类学家 西蒙·安德当(Simon Underdown)说:“我们知道现在的社会是不平等的,这项研究能让我们一瞥4000年前的社会组织方式,然后会发现和现今的情况何其相似。”

菲利普和同事们研究了莱赫河谷的骸骨。莱赫河谷是一个占地6平方英里(15平方公里)的小型部落,在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1700年间,这里维持着稳定的“自给自足式”的“家庭农场”况态。根据菲利普的说法,每个农场都有自己的墓地,这使得这片地区成为了完美的研究目标。他说:“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谁住在哪个农场里,因为他的家人就葬在农场边上。”

每个人是怎样埋葬的、他们都有什么陪葬品,这些都提供了有关死者的社会地位的信息。对于男人来说,典型的陪葬品包括各种武器:比如匕首、斧头、凿子和箭头;而女人们的陪葬品多是漂亮的首饰:像是头饰、脚环之类的。而胸针显然是男女都喜欢的,因为他们的陪葬品里都有。一般来说,地位更高的人有更多陪葬品。

可以清晰地看出许多研究对象的社会地位,接下来就是从他们的骨骼中提取DNA。通常情况下,因为时间、温度、湿度和细菌的原因,古代人的DNA是破碎和难以提取的;但是研究小组兴奋地发现,德国南部特有的砂砾土壤使得遗传物质相对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菲利普说,“我当时就想,‘我的老天爷,这也保存得太好了。’--我们可以用上所有的技术,也就是说我的天,我们可以搞清楚所有事儿了!”

传统的考古学是通过研究骨头、埋葬方式和陪葬品来推测古人们是如何生活、如何死亡的;现如今,有了这些骨头里保存的完好DNA,意味着菲利普的团队可以将传统考古学和现代基因学结合到一起,更好的揭示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生活状态。取下每个研究对象的一颗牙,通过分析在牙齿牙髓中提取出的DNA信息,研究人员就能够得知每个研究对象的性别、血统以及他们和部落中其他人的关系。这些牙齿还有另一个用途:通过检查牙釉质中的锶和氧同位素,然后与特定地点的食物和水中的这些元素进行对比,就可以得知一个人在哪里长大,在哪里度过童年。

研究人员在结果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首先,没有一个家庭墓地里有成年女儿--的确有几位女性葬在华丽的坟墓里,但她们明显是在遥远的地方长大的;而一些当地的男性则埋葬在与他们没有关系的富裕家庭的坟墓里(可能是倒插门)。

在将新的遗传证据与之前的理论以及从更大规模的基因调查中收集到的数据结合起来之后,菲利普说,研究小组发现古代社会的复杂程度颠覆了“他们以前对古代家庭生活的假设”--他们那时研究的课题是“单一家庭中的社会分层”。

在大多数地方,遗传学家可以绘制四或五代的父-子系家谱,所以他们认为那里由男性血统来继承农场;他们的妻子是外来的富裕家庭的女子--她们来自遥远的部落;而家族中的成年女性则以“交换”的方式远嫁到其他部落。通过研究牙釉质可以得知,嫁入部落的妻子来自260英里(418公里)以外的前-阿尔卑斯低地地区(现在的意大利和瑞士)和流行乌尼蒂茨文化(Únětice culture)的地区(中欧和东欧的大部分地区)。

那么,那些葬在简陋坟墓里的地位较低的当地人呢?这些人和被研究农场的核心家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但他们还是和这些家族葬在一起;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富裕家族雇佣了这些当地地位较低的人做他们的仆人或奴隶。虽然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古罗马和古希腊的家庭特色是“仆人和奴隶”,但这个新证据表明,这种做法可能早在1500年前就存在于这里了。

菲利普说,虽然不可能知道佣人和外来女性是怎样被对待的,但这个制度有它的好处:“我绝对相信,这些来自远方的女性对知识的传播至关重要,她们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考古学常常在“大陆的尺度”上研究史前人类,借以弄清大的变革、追踪大规模的基因迁移;因为在铁器时代(约公元前1000-900年)以前,欧洲的大部分地区是没有书面文件的,所以通常无法针对当时社会中的个人进行研究。现在,有了从DNA中提取遗传信息的能力,科学家可以直接从坟墓里的人身上--而不再仅仅是对他们的遗物开展研究了。

菲利普和西蒙都认为,在未来,考古学家和遗传学家的合作将成为常态。他们说,为了更好地了解过去,我们必须整合现今所有可用的方法:而随着DNA技术变得越来越先进、越来越便宜,这些技术会将对史前人类生活和人际关系的研究提升到新的高度。

“不再仅仅只是坟墓里的一堆金子或者碎骨头,这次的研究可以让你‘走进’4000年前的那个家庭,它是对未来考古学研究方向的有益探索。”西蒙说。

本文译自 popsci.com,由译者 暴雨里的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