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18 , 13:54

最后的笑声;屋顶上的老板

最后的笑声

谢伊·布拉德利(Shay Bradley)在都柏林的一个墓地里被放下去时,风笛开始演奏,突然他的声音从棺材中传了出来:

“喂!”布拉德利的声音。

风笛停止了,他的朋友和家人凝视着坟墓。起初他们很困惑,但后来他们开始大笑。

“我TM的在哪?!”布拉德利叫道。“喂?”

棺材里传来敲击声:“让我出去,这里TM的太黑了!我听到的是牧师的声音吗?这是谢伊,我在箱子里!”

布拉德利身患绝症。一年前,他和女儿安德里亚(Andrea)一起策划了这场恶作剧。他录制了这段录音,并告诉她:他希望在他的棺木下葬时播放这段录音。

“我的父亲,谢伊·布拉德利是位传奇人物。”女儿安德里亚说,“他说,他的遗愿是在他的葬礼上播放这首歌。这个人就是这样. . . .在我们极度悲伤的时候却逗我们大笑. . . .”

本文译自 cultofweird,由译者 暴雨里的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屋顶上的老板

印第安纳州一家餐馆的老板发誓,在他最喜欢的“辛辛那提孟加拉队”赢得一场比赛之前,他将永远住在餐馆屋顶上的帐篷里。

杰夫·兰纳姆(Jeff Lanham)是米兰“Hog Rock咖啡馆”的老板,他在“孟加拉队”与“亚利桑那红雀队”(Arizona Cardinals)的比赛之前承诺:如果孟加拉队输了,他就会住到餐馆的屋顶上。比赛的结果是:他需要遵守自己的诺言,去屋顶上住。

然后杰夫的坏运气延续到了这周:“孟加拉队”曾经以17-23输给了“巴尔的摩乌鸦队”(Baltimore Ravens),这周他们的比分是0-6。

他说他希望在即将到来的“孟加拉队-美洲虎队”的比赛以后从屋顶下来。

杰夫告诉电视台:“只要像一个团队一样地比赛,让我们那些受伤的首发球员回到场上--你懂的,我个人认为,如果他们回来了,我们就能赢。”

1991年,威尔德曼·沃克(Wildman Walker)曾经在一块广告牌上度过了61天,等待着孟加拉队夺冠。他带来了一张签名照片,请求杰夫不要打破他的纪录。

“我希望我不会。”杰夫说。

本文译自 upi,由译者 暴雨里的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