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16 , 10:00

生活污水知道答案

不同社会经济群体之间的生活方式差异非常明显。现在,科学家又发现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新特征——生活污水。

他们在澳大利亚展开了研究,在2016年的一周人口普查中,从22家废水处理厂集水区取样,并化验了42种生物标志物,如药物和饮食代谢物。

随后将数据与每片区域的租金、就业和教育水平等指标的人口普查数据进行比较。

研究人员称:“它们显示了类鸦片和非法药物等化学物质的消费与社会人口统计学的相关性。我们还分析了反映个人食物消费水平的化学物质,并表明饮食差异与教育程度有关。我们的研究表明,废水中的化学物质反映了相应人群的社会、人口和经济特征,并突出了废水在研究人口健康的社会人口统计学方面的潜在价值。”

他们的结论发人深省。

在较富裕的地区,生物标志物与更好的饮食习惯相一致。以前的研究发现,在社会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不太可能遵循营养健康的指导原则,在租金较高的地区,饮食中摄入B族维生素(非补充剂)产生的代谢产物明显更为丰富。

较富裕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地区,因大量食用新鲜水果、蔬菜和谷物产生的生物标志物浓度也更高。所有这些都与更健康的整体饮食有关。

有趣的是,较富裕地区的咖啡因消费量也较高。咖啡的消费普遍存在,但在社会经济状况较好的人群中消费量较高,尤其是研磨咖啡和浓缩咖啡,但不包括速溶咖啡。

“我们建议,”研究人员写道,“在社会经济上有优势的人群中,咖啡因的消费量可能反映出1)更大的财务自由,让他们沉迷于含咖啡因的饮料(例如咖啡)和/或2)在有优势的和/或或受过教育的人群,形成了习惯引用咖啡饮料的文化。”

在收入水平较低的区域,用于治疗抑郁症(地斯拉法辛,阿米替林和西酞普兰),慢性疼痛(阿片类药物,如美沙酮,可待因,曲马多和羟考酮,以及普瑞巴林)和高血压(阿替洛尔)的处方药的残留水平明显较高。

研究人员甚至能够将人口统计数据与特定类型的抗抑郁药联系起来。服用去甲文拉法辛的劳动者比例更高。阿米替林最常见于学历水平低于高中的人群。服用西酞普兰的人倾向于独居,经常分居或离婚。

所有这些结果似乎与其他有关人口群体生活方式的研究相一致。

基于生活污水成分的流行病学分析手段相对新颖,到目前为止,主要用于研究和监测合法和非法药物的使用状况。

研究人员说,他们的方法还可以用作研究人群总体健康状况并确定表现不佳的领域。

该研究已发表在PNAS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