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13 , 17:44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就在昨天,火星群的朋友被老王刷屏的咖啡内容烦得不行,一大佬忍不住来了一句:“不就是豆浆么,这么麻烦?”接下来,有人问如果把黄豆和咖啡豆一起萃取,会是什么味道。老王心说这我也没试过,要不咱试试?

再次将黄豆放在咖啡机前,老王又想起了以前用黄豆粉萃取,结果爆缸的惨剧。有了这次教训,我这次选择一半咖啡豆一半黄豆。准备工作做到这里,我内心如同Sein方丈一样平静。因为我已经体验过了纯黄豆“咖啡”的寡淡屁水味儿,这杯无论如何不会再有什么惊喜了。换个角度想,黄豆如果能代替咖啡豆,那商品咖啡中早就添加大豆了。这就好像超市里卖的灯影牛肉丝,每袋的成分表里都有大豆蛋白这个扫兴玩意儿。好了,废话不多说,秉着老王家干就完了的门风,开干。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这些黄豆落在我手上也是倒了霉。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这颗黄豆内心在想:大家都是豆子,都能出浆,凭什么咖啡卖那么贵?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咖啡豆五兄弟:嘿嘿嘿嘿嘿嘿……听说有人想出浆?

想到马上就要把这些可爱的小黄豆绞成粉,心里难免有些不舍。

咖啡对很多人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我们谁都喝过咖啡,包括速溶的、现磨的、美式咖啡、拿铁、玛琪雅朵、卡布奇诺、浓缩咖啡、星冰乐、鸳鸯奶茶、手冲的、冰滴的、法压的、做成罐装饮料放在便利店冰柜里售卖的、私人小咖啡店卖得很贵的叫不出来的什么耶加或者特宁之类的……咖啡作为饮品,它和茶叶在很多方面都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中国茶叶店随处可见;但要买咖啡豆,几乎只能往奶茶原料批发市场跑。就算去这些地方,你也只能买到烘焙时间超过3个月以上,品种可疑的深度烘焙豆。对我们来说,咖啡要么被大型食品企业完全垄断,做成高度加工的饮品卖给消费者;要么只在小众咖啡圈子里交流,圈子里的人用着精致、昂贵的机器和设备,冲泡着看起来完全一样但根本没听说过的豆子。

我喝了7年咖啡,虽然没资格说自己把咖啡喝明白了,但我可以自信地说,外面店里卖的咖啡我大致心里有数。你就说咖啡馆的咖啡吧,什么基诺什么铁的,这些个奶咖用的都是拼配豆,均价在50左右一磅。所谓拼配豆,就是啥豆子都有,焦香和酸苦平衡,也不是多好的豆子。要喝好的,就要数单品,也就是单一品种咖啡豆,一般用手冲萃取。别看单品咖啡那么玄乎,其实除了基本的酸苦甜几味,真正决定它们身价的那些个别香味很微弱,如果不是很有研究的,一般不会感觉到。

扯得有点远,我们来萃取一杯黄豆拼配咖啡。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磨粉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萃取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加奶,老王有语:咖啡不加奶,小老娘们不睬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拉了个屁股花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最美妙的就是第一口

喝到现在,最好喝的咖啡还是自己萃取的。原因别有其他,只是咖啡还过得去,奶也还可以。我自己用的豆子是烘焙日期在10~30天的拼配豆,不像某客的豆子老得都渗油了。某客在云南收购咖啡,生豆一斤才8元……说到云南,我国庆才去了云南保山市潞江镇被誉为中国咖啡第一村的新寨村。

老王搞了杯黄豆拼配咖啡
我第一次见到矮矮的咖啡树,红色的果实已经成熟,可以采摘。

虽然云南咖啡这几年名气越来越大,但以保山高黎贡山为中心的咖啡产区在当地和游客中的知名度却和其名气不相匹配。当地人基本不喝咖啡,也没有看见大型咖啡交易市场。这其中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一般人不知道怎么自己做咖啡,导致民间市场一直起不来。我喝完这杯咖啡,在回家的路上,坐在摩托车坐垫上的屁股就没停过屁。这让我对黄豆多了许多敬畏之情——不愧是一斤黄豆四斤屁,回头看看还不止。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