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12 , 13:00

与逝去的亲人对话:虚拟永生业务

熟悉科幻作品的朋友,对意识上传和虚拟永生的概念一定不会陌生:在近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人类通过逐一扫描自己的神经元,并保留其中的关联,将自己的神经状态copy到服务器上,实现虚拟永生。

当然,现在的技术还无法把科学幻想变成现实。不过已经出现了一批初创公司(如Eternime、HereAfter、Nectome、Legacy Locker)致力于售卖“虚拟永生”服务。

对逝者的思念

因为难以遏制的思念,2016年,詹姆斯·弗拉霍斯(James Vlahos)开发了一款聊天机器人——与其父具有相同的语言风格。 现在,他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与逝去的亲人继续互动的机会。

弗拉霍斯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把父亲生前的书信和语音录入电脑,并将它们转换为“ Dadbot”(基于固定文本的Siri)。与虚拟人格对话的时候,后台处理器会通过检索已知文本,来完成互动。

现在,弗拉霍斯(Vlahos)的雄心壮志是将技术商业化并分享给每个需要者。他于8月与他人共同创立了HereAfter,这家公司承诺“复现人们真实的精神世界,并使他们的人生永垂不朽”。

弗拉霍斯的目标是打造Mambot,Brobot和frinbot,尽管这些机器人能否真正反应人类的本质尚有待商榷。 Dadbot有局限性,即使是当今最先进的AI——具有真实的声音和生动的表情——也很少能令真实人类感受到人性化特征。

机器人的极限

并非所有人都支持他。 尽管他说他的妻子理解他,但她从不愿意和Dadbot说话。

弗拉霍斯说:“她发现它令人沮丧,因为它听起来确实有点像我的父亲,但又令她明白那不是。所以对她来说,它只是在伤口上撒盐。”

人们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但确实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求之不得的。——詹姆斯·弗拉霍斯

聊天机器人永远不会感到幸福或孤独——实际上它们不会“感到”任何东西。 即使配有大数据和专业的程序员,也不能将当前的机器人称之为智能。

弗拉霍斯表示,在目前的迭代中,Dadbot不再是父亲的数字化身,而是父亲的图书管理员,可以对父亲的生活和遗产进行分类。

商业与前景

有了新公司,弗拉霍斯希望给所有人一个机会。

弗拉霍斯对《 华盛顿邮报 》说:“想象一下,能够站在厨房里,打电话给已故的母亲,让她马上回来。能够听到亲人的声音就是一种安慰。”

HereAfter尚未透露其商业运作模式,但弗拉霍斯说,他对提供订阅服务持谨慎态度。

如果我们有能力欺骗自己,我们可能就会想欺骗自己。 ——詹姆斯·弗拉霍斯

他说:“如果按照订阅方式进行,而您停止为Dadbot付款,那么Dadbot将会死亡。就成了第二次死亡。”

但是他不确定替代方案是什么。即使采用了正确的框架和商业模式,也很难说悲痛的家属会如何看待逝去亲人的虚拟备份。

The Atlantic的一位记者写道,她发现自己告诉Google Assistant她感到孤独后,该设备回答:“我希望我有手臂,那样就可以给你一个拥抱。”

本文译自 cbc,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