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22 , 14:00

半个世纪以来,美加两国损失了近1/3的鸟类

19日,Science上有一篇文章称,自1970年以来,美国和加拿大的鸟类数量下降了29%,即近30亿只,这是大范围生态危机的标志。

“多项独立证据表明,鸟类的丰度大幅减少,”研究的主要作者、康奈尔鸟类学和美国鸟类保护实验室的资深科学家Ken Rosenberg说,“我们预计濒临灭绝的物种将持续减员。但这一结果也首次展示了所有栖息地(包括栖居在人类住宅后院的鸟类)的普通鸟类也普遍存在的数量损失。”

研究指出,鸟类是环境健康的指标,所以,美国和加拿大的自然系统现在已经因人类活动而遭到严重的影响,以至于它们无法继续支持原本繁盛的野生动物种群。

调查结果显示,损失掉的近30亿只,其中90%属于常见的12种鸟类,包括麻雀、莺、雀和燕子——从种子传播到害虫防治,在食物网络和生态系统功能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普通物种。

·自1970年以来,草原鸟类受到的打击特别严重,数目减少了53%——超过7.2亿只。
·大多数对环境敏感的沿海栖息地水鸟已经处于危险水平,且已失去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数量。
·在过去10年,雷达在夜空中检测到,在春季迁徙期间,鸟类的数量下降了14%。

在世界各地,类似的研究得到了一致的结论。

“必须解决当前和持续的威胁,因为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导致人类所依赖的生态系统的崩溃,而且全世界的人们大多数也不希望鸟类灭绝吧……你能想象一个没有鸟儿鸣叫的世界?”

在整个非洲大陆的143个NEXRAD气象雷达站中,通过多年监测工作收集了近50年的数据,探测到空中候鸟的数量出现了下降的证据。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合作者John Sauer说:“公民科学参与者提供了重要的科学数据,我们的结果还提供了关于可采取的行动的见解。”

虽然Science上的研究并没有分析鸟类数量下降的原因,但它指出,北美鸟类的急剧下降与世界其他地方的鸟类损失相似,这表明多种相互作用的原因会降低它们的繁殖成功率并增加死亡率。最大的因素可能是栖息地的普遍丧失和退化,特别是由于农业集约化和城市化。

此外还有杀虫剂的普遍应用,昆虫是鸟类必不可少的食物来源。气候变化将改变栖息地的特征和威胁鸟类生存所必需的植物群落。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个别物种减少的主要原因。

美国鸟类保护协会会长Michael Parr说:“故事还没有结束。有很多方法拯救鸟儿。有些需要政策支持;我们还可以努力制约有害农药的使用,并为保护计划提供适当资金。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日常行为,拯救数百万只鸟儿的生命。”

文章包括若干给人以希望的数字,某些禽鸟数理出现了令人欣喜的反弹——源于我们人类的努力。在过去的50年里,水禽(鸭,鹅和天鹅)群落取得了显著恢复——得益于猎人保护投资和用于湿地保护和恢复的数十亿美元的政府资金。自有害农药DDT被禁用以及美国和加拿大通过为濒危物种的立法,付出的努力得到了结果,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如秃头鹰这样的猛禽数量也出现了惊人的回升。

来自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协会的共同作者Adam Smith说:“这是一个大自然敲响的警钟……但这场危机远远超出了我们的个人边界。许多栖息在加拿大人家后院的鸟类,向美国迁徙,在更远的南方度过冬天。现在需要一场历史性的全球协作,把人们和组织团结在一起,共同实现一个目标:拯救小鸟。”

本文译自 phys,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