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20 , 21:11

科幻小说投稿:《载体空间》

《载体空间》
作者: 尚丘

科幻小说投稿:《载体空间》

『载体空间』讲述的是一个名为素茹会的组织,为地球建立文明备份的故事。


主要人物:

吴佑問 天体物理学教授,素茹会创始人,Ks理论发现者
西蒙 吴佑問Ks理论合作者,素茹会主要捐资人
Richard M大学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吴佑問副手
沈仪芸 天文台研究员,吴佑問前女友
秦翀 M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学生,素茹会成员,乙宸计划技术骨干
黎晓瑗 前JPL工程师,秦翀课题搭档
埃瑞克 核专家,素茹会早期成员
梁晴枫 M大学计算数学专业学生,素茹会成员,乙宸计划技术骨干
黑客刘 素茹会早期成员,网络高手
Ken 素茹会成员,行星地质学家,第一批登陆N31的探索组领队
汉娜 素茹会成员,空间任务专家,医生,第一批登陆N31探索组成员
马丁 素茹会成员,农学家,第一批登陆N31探索组成员
睿銝 普里特联合舰队指挥官
小靴子 秦憧宠物,九命量子猫,第一个进入N31轨道的地球生物
洛伦 N31殖民地治安官
伊琳 殖民地荣归派女首领
王耀五 N31殖民单程志愿者,荣归派二号人物


目录

第一章 事发春西路 第二章 大学城
第三章 探测器 第四章 缓存文件
第五章 素茹会 第六章 科学讲座
第七章 将计就计 第八章 载体空间
第九章 主推进器 第十章 B计划
第十一章 突然袭击 第十二章 就地检修
第十三章 Ks效应 第十四章 西装男
第十五章 身陷囹圄 第十六章 洛希极限
第十七章 秦工程师 第十八章 亡命之旅
第十九章 功率异常 第二十章 蓝川公司
第二十一章 命悬一线 第二十二章 剔蚆蛒(debug)
第二十三章 孤寂行星 第二十四章 黑色石头
第二十五章 矿藏探测器 第二十六章 农耕生活
第二十七章 第二次理事会 第二十八章 星河湾
第二十九章 小行星带 第三十章 古岩洞
第三十一章 地下设施 第三十二章 意外发现
第三十三章 褐色球体 第三十四章 金属飞盘
第三十五章 循规蹈矩 第三十六章 庆祝晚宴
第三十七章 外星母船 第三十八章 船长睿銝
第三十九章 地核加热器 第四十章 观察者文明
第四十一章 银河宜居带
第四十二章 昂希文明之一(外传) 第四十三章 昂希文明之二(外传)
第四十四章 昂希文明之三(外传) 第四十五章 昂希文明之四(外传)
第四十六章 猛操作(外传) 第四十七章 乱象处处
第四十八章 恍若梦中 第四十九章 荣归派
第五十章 旧友重逢 第五十一章 宁静花园
第五十二章 武装叛乱 第五十三章 代养政策
第五十四章 文殊II核电站 第五十五章 孤注一掷
第五十六章 凤凰II增殖堆 第五十七章 锎战争
第五十八章 投诚阴谋 第五十九章 铁矿山
第六十章 女首领 第六十一章 山东猫
第六十二章 战后世界 第六十三章 善后不利
第六十四章 拼死一搏 第六十五章 永失挚友
第六十六章 遗失部件
第六十七章 隔离检查
第六十八章 拯救计划
第六十九章 曲线拟合
第七十章 先遣队
第七十一章 打手枪
第七十二章 三足鼎立


楔子

两百四十年前,一个炎热的夜晚,
詹姆斯·瓦特辗转难眠,
灵感如同债主一般纠缠着这位苏格兰巧匠,
他亢奋的从床上爬起来,忍不住又挑灯来到树林后的工作间,
借着月光,端详着那台尚未完工的机器。
大约从这一晚开始,人类文明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猛蹿。

二零一六,
历经了两个多世纪迅猛,当初的鸡血已耗尽,
颓惫悄然来袭,今日技术之辉煌触及理论上限,
九十年,基础科学,踏步不前。

无奈伴随着我们进入二十一世纪,
看呐,这就是儿时梦想的地方:
航天飞机在这个年代被除役,
芯片公司日渐沦为牙膏厂,
核聚变发电始终还差五十年,
就连好莱电影都玩了命的拍续集…

如同以往,商业驾驭着日益憔悴的科技依旧所向披靡,
两百年间,这对搭档早已密不可分,
合体变成一头不知饥饱的巨兽,扫荡世界,
后蒸气时代的人们遍尝其带来的甜头。
如今,已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知道如何放缓这头奔命巨兽的步伐。
我们一起闭上眼睛,享受着、忍受着生活,等待着那一天到来。

:::第一章 事发春西路

帝都,二月初,天儿干冷干冷的,没有一丝风。

傍晚快下班的点儿,春西路银行大厅已没什么人,五点三十九分,运钞车总算来了,晚了将近十分钟,有约,急着下班的出纳员等得都不耐烦了。

银行对面居民楼四零二室,王耀五站在厨房窗前心不在焉地剥蒜。
"我菜马上下锅了,你蒜还没好?"王耀五老婆催着。
"奇怪,上星期对面工地就放假了,刚清静两天,怎么这会儿塔吊又开始转了?"

"问你蒜呢!扯这么远干嘛,剥多少算多少,都拿过来。"
"哦,马上就好。"王耀五又瞄了两眼斜对面工地,隔着霾看不大清楚,整个工地黑灯瞎火也不像是要开工的样子。

五点五十三分,押运员拎着钱箱从银行大门出来,只过了不到十五分钟,落日最后一丝余晖,被街两旁的霓虹灯抢去光彩,灯管花里胡哨,在尘雾中一闪一闪吐着晕,煞是好看。

路上行人匆匆,两位押运员快步走到运钞车后门,动作麻利地放好钱箱,钻进车里关上门,像往常一样拍了拍驾驶室和后厢之间隔板,示意可以发车了。

司机扣上安全带,刚要踩离合,"砰"一声,运钞车车厢顶棚不知被什么东西砸凹进一块,后厢两个押运员吓了一跳,忍不住想骂脏话。

科幻小说投稿:《载体空间》

"茨…"嗷的音儿还没来及出口,"轰!"一声地动山摇,接踵而至,运钞车弹起,后坐,倒扣。与此同时,整条街全黑下来,绷断的输电线,一头连在电线杆上,一头耷拉在人行道地面,不时冒出火花。

站在窗前剥蒜的王耀五,眼睛看到了整个过程,意识还没来得及跟上,突如其来的巨响,瞬间的变黑,惊了他一哆嗦,刚剥好的蒜瓣撒了一地。

"有块楼板掉下去了!"王耀五指着塔吊方向,一边对老婆喊道一边冲去阳台向楼下张望,运钞车四轮朝天,后车门斜挂着,只一个角还连在车厢上,车尾灯一闪一闪,苟延残喘。

"电线给砸断了,还砸到了车!"王耀五这句话刚说完,又一团黑乎乎东西从眼前划过,"啪!"伴随短促撞击声,银行门口腾起大朵烟雾,如同魔术师变戏法总要用块布遮住一样,烟尘迅速弥散开,将四仰八叉的运钞车笼罩起来。

几秒钟里连续发生的一切,让周围目击者几乎惊掉了下巴,正当有人开始觉得这事故太邪门时候,黑漆漆街上传来摩托车驶近声音,一道光柱射入烟尘,紧接着一声急刹车,摩托在运钞车躺着的地方停住。

银行保安刚回过神儿,手握警棍,猫腰碎步,朝银行大门口挪去,生怕外面再掉下来什么东西。
"啪!啪!"两声枪响,笼罩在运钞车周围的烟尘被映红了两次,银行落地窗玻璃出现蜘蛛网状裂纹,营业大厅传出一阵尖叫,保安立马转身贴在门口墙后面,大气儿不敢出,时间像凝固了一样。

枪响之后,对面四楼阳台上的王耀五,不知应该立刻躲回房间还是继续观看,他犹豫着蹲下来,透过阳台栅栏,趁着摩托车大灯光柱,隐约看到烟雾里有人影晃动,传出几声金属切断声音。

这就是传说中的抢银行?王耀五脑门青筋突突直跳,手扶着阳台栅栏有些颤抖,忽然,一个冷冰冰东西顶到脖子后面,吓得王耀五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整个人僵在那。

"哎,刚才又掉下去那坨是什么东西?"一个熟悉声音问道,王耀五老婆耐不住房间里漆黑寂寞,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王耀五身后,一起看楼下故事,她手里的不锈钢汤勺正搭在老公脖颈子上。

王耀五一把拨开汤勺,又不便发作,压低声音不耐烦答道:"谁知道是什么,反正掉下去就起灰了。"
"呦,现在干活的人可真没准头,这楼板灰包都掉到大街上了,还弄停了电,我这饭刚做一半……"王耀五老婆亮着嗓门说。

"你给我闭嘴!人家抢银行呢!"王耀五实在忍无可忍。
忽然,楼下烟尘中光柱熄灭了,摩托车油门声响起,黑影一闪,只几秒钟就驶远了,银行保安大喝一声,冲出来。

楼下的事儿这么快就结束了?王耀五有点不情愿从刚才紧张气氛中自拔,他觉得老婆打岔让他错过了什么,虽说不是每个人都谋划过抢银行的大梦,当有人在眼前利落地把活干了,全身而退,自己只是蹲在阳台上心跳被动加快的看客,那感觉就像后背有个地方痒,挠了几下却都挠不对位置。

"哎,上面好像还有一坨东西。"王耀五老婆指着塔吊。
"还能有啥?!人家都跑路回家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王耀五抬头还是看了一眼,就当目光和吊钩末端那坨黑乎乎东西相遇瞬间,它脱钩了,这次看的真切,划过一条直线,那东西撞在银行出口雨棚边角被弹了一下,先是东西碎裂的声,紧接着就听有水泼在地上,一只摔残的塑料桶,飘着石灰味,滚到银行保安面前,地上一大滩不明液体冒着泡泡。
科幻小说投稿:《载体空间》

春西路运钞车被劫,案情扑朔,又临近春节放假,案发当天便成了新闻头条,网上论坛,各种专家分析的头头是道,键盘侠们争得口干舌燥,键盘掉帽。

隔天,王耀五约了几个春节同样没回老家的死党,来家里喝酒吹牛。按老规矩,二勇,小鹏各带一份熟菜,铁头拎了一捆啤酒,哥几个进门坐下寒暄没多大会儿,王耀五老婆的几个家常菜也端上了桌,五个人推杯换盏喝上了。

"五哥,你这房子真不赖,坐北朝南,交通方便,站阳台上还能看银行劫案大片。"铁头说道。
"不错啥,今年房租又涨了四百!"王耀五老婆撇撇嘴,伸出四个手指头。
"操,我那房东也一个德行,再这么涨下去,老子也要考虑抢银行了。"二勇附和。
"你要是有前天五哥楼下那位这么牛,我情愿给你打个下手。"小鹏调侃。

"楼板砸运钞车,这主意咋想出来的?"二勇泯了口酒,"网上有人讲,那运钞车是被楼板干翻的,五哥,你倒是说说,真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吹的我不信。"

王耀五吐出嘴里的鸡骨头,呷了口生啤:"何止楼板,那塔吊钩子上坠了好几个物件,"王耀五又嚼了块黄瓜片,"那天,先掉下来的是块楼板,不但直接把运钞车干翻,还把电线砸断了,整条街立马乌漆嘛黑!"
"嘿,还真是一石二鸟。"二勇。

"紧跟着就是半袋子水泥撒下来,把运钞车那块儿弄得云山雾罩,干活的主儿真狠,一下摩托就是两枪,也就是我,换个人估计都吓回屋了。"王耀五。
"拉倒吧,哪有你说的生猛,我都以为是哪个半大小子放的两个炮仗。"王耀五老婆抹掉嘴角啤酒沫子,"那会儿,我就站在我们家那口子后面,差点没把他给吓尿裤子。"众人一阵窃笑。

"去去去!娘们懂个屁!"王耀五做了个别打岔的手势,"那位手脚真麻利,嘁哩喀喳也就分把钟,就搞定跑路了!"
"真有这么神?"铁头将信将疑。

"神?神的还在后面,看那主儿跑路闪人了,老子刚想松口气,一桶石灰水又从塔吊上仍下来,不偏不斜,就泼在刚才下手地方,强力洗地!"加上酒劲王耀五脸都开始涨红了。

"楼板干翻运钞车,撒水泥障人耳目,石灰水强力洗地,三板斧一气呵成,高,实在是高!"二勇酒气攻心。
"哎,别光说,五哥,去你们家阳台看看案发现场怎么样?"小鹏提议。

众人放下碗筷挤上阳台。
"运钞车当时被干翻就躺在那儿,"王耀五撸胳膊指着银行出口电线杆,"看到没有,雨棚那儿耷拉下一块,就是前天水泥袋子给砸的!"
"东西都是从这个塔吊上扔下来的!?"小鹏昂头指着孤零零立在那儿的塔吊,"这么高也能砸这么准?"

"我也觉得忒神,开塔吊的不会是篮翔出来的吧?"王耀五拍着光溜溜脑门。

就在王耀五一干人喝酒吹牛时候,市局小会议室灯火通明,分管刑侦大案的孙副局长,坐在长长会议桌一头,看人都到齐了,开始讲话:
"今天这个时间把大家找来,还是因为春西路的案子,下午四点,接到上级部门最新通知,我在这儿先念一遍。"

孙副局长拿起白瓷杯喝了口龙井:"本月三日,我市春西路发生恶性运钞车抢劫案,造成四名押运人员受伤,损毀运钞车一辆,案犯作案过程中,破坏电力设施,导致公共电力中断,影响十分恶劣。本案共计被劫人民币两百三十万,美元两万三千一百,欧元一万八千零五十。案件发生后,有关部门领导高度重视,为打击犯罪分子嚣张气焰,挽回社会影响,责成市局刑侦部门,立即启动大案要案侦破机制,限期破案!"

孙副局长放下红头文件,扫了一眼下面:"各位都听到了,上面已经定了调子,春西路这案子,敏感时期,顶风作案,影响恶劣,现在要限期侦破,这具体工作落到实处,自然得有人做,接下来一阵子,大家肯定要多加辛苦,请各位务必心中有数。"孙副局长又呷了口茶,"这都两天了,各部门报告差不多出来了吧,案子有什么进展?"
下面鸦雀无声。

"前天春西路现场谁去的?"孙副局长有点不耐烦。
刑警二大队许队长一看躲是躲不过去了,硬着头皮答道:
"孙局,前天我们队操办的现场,这两天正梳理案情,已经协调山东警方,把施工队开塔吊的民工在当地控制了,还在审讯中。案发现场被石灰水泡过,没留下多少有价值线索,目前来看,应该是老手作案。"

"老手作案?!从楼板掉下来到跑路,前后不到两分钟,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老手作案!"孙副局长盯着许队长:"案发闹市地段,这么多监控摄像头,就抓不到点线索?"

"好几个组还在筛选监控资料,当天有雾霾,能见度不好,路上行人一多半带着口罩,案发后整个街区被断电…现在唯一能追下去的线索就是案犯交通工具摩托车,这也是现阶段监控视频筛选工作重点。"许队长。

"有线索就好,摩托车呀,可以排查嘛。"孙副局长指示。
"叮铃铃,叮铃铃"会议室里不知谁的手机响了,会场不尴不尬寂静了几秒钟,孙副局长站起来:"老徐,一定要抓几条线索,调动一切可调动资源,深挖下去,限期破案!"说完,孙副局长夹起公文包,拿着手机,朝会议室门口走去,"喂,喂……我这开会呢…哦……哦,好…"

众人腰杆笔直坐在那儿,听着局长渐行渐远的皮鞋声,"嘭"会议室大门被风带上了。

许队长伸开腿往椅背上一靠:"就怕过年出幺蛾子,今年春节看来是过不安生喽,小陈,山东那边有什么新消息?"
专案组跨省联络员陈警官:"许队,工地春节放假,整个施工队几天前就返乡了,山东警方基本排除邹姓塔吊操作工直接作案可能,至于是否参与本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新调来的二大队副队长忍不住插话:"当日案犯逃离现场一分钟后,塔吊驾驶室和吊钩一起着火,经专家鉴定,烧毀的是某种电子遥控装置,具体型号虽不能辨认,但基本可以说明,塔吊被遥控作案,案情整体来看,更像一起高科技犯罪,山东民工那边是不是可以缓一缓,先把主要调查方向放在本市或许更……"

"嗯,"许队长哼了一声打断副队长发言:"这摩托车也是活见鬼,你要说案发后断电,找不到摩托车跑路影像,还情有可原,可翻遍案发前一小时所有监控视频,愣是看不到一辆可疑摩托车进场。"许队长叹口气,"全市能开进四环内A字头摩托车,不下两三万辆,不少车主都是一问三不知的老炮,要是按孙局说的排查,那可真要死人了。"

刑警老高分析:"许队,案犯会不会提早很多进场,先找个监控死角猫起来,或者案犯就住在附近,离被劫银行不足百米,就有个居民小区,街区被断电后,案犯开摩托从小区冲到银行门口,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才没被监控拍到。"

"嗯,灯下黑,有点道理,过会让监控筛选小组扩大搜索时间范围,另外也安排人手去排查春西路附近居民小区的摩托车。"许队长若有所思。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市局干警们顾不上那些,继续讨论着令人蛋疼的案情。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1): Herry · 可乐 · XNsc · 阿令 · 脑子坏掉了 · 晓月 · Ruuu · 咕噜咕噜 · 洋葱剑士max · 卖萌老兄 · 桃花白 · y · L · 七月的烟火想念寿司猫 · 高 · y2konion · Petrolhead · 香蕉皮 · zrenx · Mice · 老孙
赞一个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