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21 , 09:00

用“NULL”车牌愚弄车管所的代价

上周末,一位名为Droogie的安全研究员在参加DEF CON黑客攻击与安全大会期间,向观众们介绍了他试图愚弄官僚系统而受挫的故事。

正如Gizmodo网站报道的那样,这一切都始于Droogie决定为其汽车注册一个名叫“NULL”的个性牌照,而这个词通常被计算机程序用于指定空值。他认为自动车牌识别系统(ALPR)可能会错误地将其车牌误解为空值,从而无法对车辆数据进行登记。

ALPR系统内置于警车、路灯、高速公路立交桥、以及其他地方的监控摄像头内,用于收集车牌号码以及时间、日期和地点。摄像头不只是会对正在超速或车主在做一些其他可疑事情的汽车进行登记,而是会登记所拍到的每一张车牌数据。

目前我们连该系统何时以及为何会跟踪自己的下落都不清楚,更不用说谁在观看以及他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了,所以Droogie的计划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而不是试图躲避罚单。

他的假设被证明有一部分是正确的:该系统确实没有正确处理他的“NULL”牌照,但结果却与他所希望的背道而驰。首先,当他在DMV网站上尝试延长车牌期限时,在输入“NULL”之后,网站转到了报错页面。

随后,他收到了一大批累计超过12000美元的停车罚单,因为一个处理中心将所有不明车辆的违章停车都错误归类为了“NULL”,因此系统错误地将它们全部归咎于了Droogie的汽车。

根据Mashable网站的说法,Droogie告诉观众:“我本以为…‘我会变得隐形'。但与此相反,我收到了所有罚单”。

在Droogie与DMV和洛杉矶警察局联系后,他们帮助他清空了帐户中的罚款,并建议他更换其牌照,以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因为他们还没有计划修复先前给他开罚单的处理系统。但是Droogie拒绝了此事,并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Droogie参加DEF CON演讲时,他又收到了另外6000美元的误报罚单。

本文译自 Mentalfloss,由译者 HTT110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