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13 , 11:00

最糟糕的死亡方式

Anna Gosline近日在《新科学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死亡的感觉如何?》的文章。为了解溺水、坠楼和电椅等可怕的死亡方式,Gosline采访了一些专家。我们禁不住思考:有没有最糟糕的死亡方式?

事实证明,“最糟糕”这一词其实是非常主观的。有些网站上发布了一些即时投票,“烧死”得票很高。但医生和丧葬等专业人士对此却没有达成共识。个人的恐惧可能会影响个人观点。例如,坠楼可能会把恐高的人吓得魂飞魄散,但其他人可不一定这么想。

对死亡类型认识和对未知的恐惧也会使人感觉一种死亡方式比另一种更可怕。在飞机坠毁中丧生就是一个例子,从飞机开始快速下降到撞击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足以引起极大恐慌。更糟糕的是,乘客在这个过程中一般会保持着清醒。他们很清楚,这架飞机会载着自己走向死亡。

我们采访的一位医生讲述了一个非洲工人的故事。这个工人在一大桶硫酸旁作业,有天他不小心掉进去了,尽管他很快跳了出来,但全身都开始被硫酸烧伤。在阵阵恐慌和剧痛中,他飞奔出去。当他的同事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化掉了。

我们会想象硫酸灼烧他的皮肤,烧伤他的血管,腐蚀他的器官,直到走向死亡。为什么在某种原始层面上,我们会产生这种想象一个人的组织从骨头上脱落的冲动呢?为什么 Gosline的文章会如此受欢迎呢?换句话说,我们为什么会思考死亡?继续往下读,你会了解到探索死亡的整个研究领域。

尽管大多数文化中的人可能会避免思考死亡,其他人却发现这是一项令人着迷的研究。整个学派都致力于研究死亡及其过程,这个领域称为死亡学。

研究死亡的医生、丧葬人员和心理学家指出,在上世纪早期之前,死亡是西方文化生活中很明显的一部分。如果一个人死在家里,他的尸体经常会放在沙发上或床上,人们就在旁边吃饭,家人还会睡在已故亲人的尸体旁。家人有时会围聚在遗体旁让专业的摄影师拍照,有时尸体会被抬起来,手动张开眼睛,让死者看起来好像还活着。这通常发生在死者下葬的前几天,家族里的孩子与死亡朝夕相处,他们比现在的孩子更能面对自己的死亡。

为什么死亡对于许多人来说难以面对呢?未知的恐惧当然是一大因素,另一原因则是基于现代医学的崇高方面。一个世纪以前,癌症患者好像无药可治。而当今医疗技术似乎给予了人们更大的生存希望。一些人开始把药物当做是逃避死亡的方式,药物就好比是在最后一根稻草,将他们从不可避免的命运中拯救出来。

这就是心理学家Ernest Becker所谓的转移注意力。尽管有些人允许自己转移注意力,但我们都会无意识地感觉到自己在地球上的时间有限。Becker认为这会导致焦虑和悲伤,并通过侵略行为表现出来。Becker的死亡心理学研究的确提出了一种最糟糕的死亡方式。由于我们分散对死亡的注意力,这可能会导致我们浪费时间。根据Becker的理论,最糟糕的死亡方式正是过着无意义的生活。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镜子大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4)